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重生异能少女(2)

  夏雨轩的妈妈段艺激动地说道:“雨轩,你烧退了,先吃点稀饭,等会该去上学了,最近几天,你发烧耽误了不少功课,不能再缺课了。”

  “上学,学校在哪?”夏雨轩一边端着碗往嘴里灌稀饭,一边疑惑的问道,她叫的怎么和自己原来的名字一样呢?还有自己还用上学吗?看着自己单薄还没有发育完全的小身板。心中又笑起来,不上学还能干什么?

  段艺急着伸出右手再次去抚摸夏雨轩的额头,并说道:“孩子,你是不是发烧把自己脑袋烧坏了,你的学校在哪也不知了?”

  “妈妈,病刚好,还有点糊涂。现在没事了!您不用担心,我会找到学校的。”夏雨轩说完背起木凳上的书包就去上学了。

  段艺摸索着家门紧追去:“孩子,你走错方向了。”

  夏雨轩停下了脚步说道:“妈妈,您是怎么知道我走错方向了?”

  段艺露出了浅浅的微笑,说道:“孩子,自从你1岁开始学步,我已经听你的脚步声12年了,你如今也已13岁,是大孩子了。我难道还不能听出你的脚步声?”

  夏雨轩扭头回答道:“不是大孩子,是美少女。”

  这时,夏雨美、夏雨丽都跑了出来,说道:“姐,你好笨,连学校的路都不知怎么走?”说完,二位小妹妹都格格地笑了起来,那笑声飘荡在山林中,有一种格外清脆的感觉。雨美、雨丽说完,开始你追我赶,嬉闹起来。

  段艺微笑着用右手指着左边一座山说道:“孩子,你从这座山下去,左拐、左拐、右拐、右拐再右拐,再爬过一座山就到了学校。”

  夏雨轩在心里叫着:“晕,这么远,这不是让我参加马拉松赛跑吗?”看看一脸慈祥的妈妈,再看看二位可爱的小妹妹。夏雨轩毅然爽快地回答道:“妈妈,您进屋吧,外面凉,我一定会找到学校。”

  段艺站在原地感觉夏雨轩慢慢地隐藏在山中,才离去。

  夏雨轩名字中有一个“雨”字,因而,她好象跟雨有缘似的,突然天空乌云密布,万朵小乌云纷纷汇集于夏雨轩的头顶。

  夏雨轩心想,这会儿老天不会再次让我重生吧?她可是已经重生了一次。也许经历了一回,她对风雨雷电已经不再害怕了,她继续走路,左拐,左拐。

  夏雨轩走到哪儿,乌云就跟到哪儿。她停下,乌云也停了下来,她仰头,乌云懒洋洋地在她头顶假睡,她低头,万朵小乌云竟然笑哈哈。

  一会儿,风起了,雷声大作,闪电敏捷地向大地施加压力。

  也许是刚重生后的夏雨轩走了这么长的一段路,累了,她于是靠在一棵大树下睡着了。

  她的脑细胞不断地浮现出一个个活灵活现的梦。

  万朵小乌云互相说道:“风姐姐、雷哥哥、闪电哥哥都来了,我们赶快下雨吧,天母说了,今天务必要下雨。”

  其中一朵调皮的乌云说道:“我听到一个秘密,今天下完雨后,天母已下令将我们关闭10年,天上10年,人间可是100年。”

  其它乌云听到这一个消息,都在叽叽喳喳地叫着:“不行,我要自由,我要自由,天母为什么要关闭我们10年?”

  那朵调皮的乌云说道:“好象是人间有一人得罪了天帝,因而天母下令要人间干旱100年。”

  其它乌云又在叽叽喳喳地闹着:“人间要干旱100年,那不是要毁灭人间吗?”

  “人间是多么可爱,我喜欢看看人世间的美丽风光,喜欢人们的勤劳朴实。”

  “那我们赶快藏起来吧,我们需要自由。”

  “我们要为自由而战,藏起来吧。”

  “藏在哪儿,藏到哪儿,天母都会找到我们的,我们还是认命吧。”

  “不行,我可要好好地活下来,人间是多么地美好,我们如果被关在天庭的禁闭室,那将是多么悲惨的事情呀?”

  “再不躲,可来不及了,大家抓紧时间。”

  万朵小乌云叽叽喳喳地说过不停。

  夏雨轩在梦境中感觉朵朵乌云通过它的嘴、鼻子和毛细血管慢慢地浸入它的体内,很快地收缩在一起。

  惊雷把梦中的夏雨轩吵醒了。

  夏雨轩继续赶路,右拐、右拐再右拐,很快地她看到了另一座山。

  夏雨轩站在山顶,终于看到了美丽的早慧学校,她感觉自己此时的确是一个小姑娘,需要好好学习,好好成长,好好接受教育。

  于是,她加快了下山的步伐。

  “雨轩,你怎么这时才来?你的脸色看起来很憔悴。”同班一位名叫李瓜女的女同学走近夏雨轩问道。

  “是呀,最近几天我可烧坏了,谢谢你关心。”夏雨轩说道。

  没等夏雨轩把话说完,她的头顶下起了大雨。她心想:“这是教室,怎么会有雨呀?”

  夏雨轩扭头一看原来是一位男生举着一桶水站在椅子上把水向她倾泄下来。

  这位男生就是班上桀傲不驯的陌顺,他可是班上最跋扈的男生,家庭显赫,全校的女生差不多都被他欺侮过。因为父母管不住他,就把他扔在这个偏远山区中学,让他吃吃苦,希望能够锻炼他。同学都怕他,老师甚至都会让他三分。大家都尊称他为学校的“王子”。

  谁叫他家庭有着优越的条件,整个学校的修建都是他爸出钱,还有老师的额外福利,都是他爸的功劳。因而老师和同学都让着他,惯着他。

  此时,夏雨轩用眼瞪了瞪这位男生,心想,自己的灵魂附在这个名叫雨轩的小女生身上,难道以前她得罪了这男生?夏雨轩心里这么想着,想是这么想了,但是,当众受侮辱,夏雨轩变得愤怒了。

  夏雨轩的眼直直地盯着陌顺的眼,随着她愤怒程度的增加,她的眼发出了一种奇异的光芒,其他人是无法看到的,只有她自己能看到了,她也觉得很奇怪,想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奇异的光芒直直地射向陌顺,陌顺虽然在班上属于高个,又是比较强壮的人物,但是,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奇异的光芒,那种强大的力量,击得他节节后退。

  在场的同学都觉得很奇怪,有的想进一步看个究竟,只要靠近陌顺的同学,他们都能感觉到从夏雨轩那边传过来一种力量,推动他们不断向后退。

  几分钟后,陌顺的鼻子竟然不自觉地流出了血,他自小到大从来不流鼻血,现在竟然刷刷地流下来。

  “夏雨轩,教导主任叫你去他办公室。”李瓜女过来拉了拉夏雨轩的衣袖说道,“不知是哪一个掏蛋的同学已向老师报告了这件事情。”

  夏雨轩笑了笑说道:“我马上去。”

  李瓜女惊讶地说道:“你怎么还笑得出来?”

  夏雨轩说道:“是他先欺负我,我有理在先,我怕什么呀?”

  李瓜女凑近她耳旁说道:“你以前一看到他就跑,现在你怎么胆子这么大了,校长都会给他几分面子,何况你呀?”

  夏雨轩说道:“我就不相信,正不能胜邪。”

  班上的同学都在议论纷纷,有的同学觉得有好戏看了。夏雨轩在同学们诧异的目光下进入了教导主任的办公室。

  “你就是夏雨轩?”教导主任趾高气扬地问道。

  “是的,我就是夏雨轩,我正有一件事情向你汇报。”夏雨轩立在教导主任的对面请示。

  “有什么事,说来听听。”教导主任不屑地说道。

  夏雨轩把刚发生的事情向教导主任陈述了一番。

  “夏雨轩,你知道今天犯下了什么错吗?”教导主任不讲理地说道。

  “我没错。”夏雨轩镇定地回答道。

  “你竟然说你没错,从现在开始,你就不用来上课了。”教导主任吼道。

  “你这是为人师表吗?”夏雨轩说道。

  “你胆大包天呀,竟然敢说我?”教导主任呲着牙说道。

  夏雨轩听说要开除自己,眼泪差点要掉下来。接下来的事就是愤怒,她一愤怒,眼神死死地盯着教导主任。

  教导主任突然感觉自己象被电住了一样,他傻傻地呆在那儿一动不动。嘴里吱唔着:“你,你,你使用了什么妖法?”

  夏雨轩自己也不知自己眼里会发光,这种光芒常人是看不到的,只有她自己能看到,她也不知这种奇异的光芒是怎么产生的?

  这时,她仿佛看到了重生后的妈妈段艺的期待,于是收回了愤怒的眼神,说也奇怪,那种奇异的光芒也随之消失了。

  她看着教导主任还在颤抖着肥胖的身体,她头也不回地向着教室走去。

  夏雨轩一走,教导主任才稳住了自己的身子,他迷惑了,他觉得夏雨轩身上有邪门,一个小小的女生,竟然能把他震住,他推开窗户,看着夏雨轩稳健的步伐,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