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愿无岁月可回头,别有余生话温柔

   “能给我唱一次《十年》吗?”

   十三年后,我们还是朋友,偶尔问候,只是不见。当初离别时候在江上桥头唱的那首《十年》,歌词我都快忘得零星点点了,若不是旧城的街景还在,我想我在这里经过的记忆也随岁月淡去了吧。从那以后,我看过几多春花秋月,夏草冬梅,四处奔波,或学习,或打工,或流浪,多少繁华世界,从指尖滑过,如今,面对悲欢或者离合,都已觉得麻木了。

   时光总是太匆匆了,又一个春悄悄而来,渐渐清晰,烟雨季节,山水如画。记忆之中,桥头的木棉花该是要开放了的,红妆满树,鲜艳欲滴。并不是遇景思人的那种矫情,只是念当初的年少青葱,追不回的执着纯真。那时候的岁月总是天蓝地绿的,时光似乎是挥霍不完的,总觉得相逢不会太久,殊不知,已是十几个春秋。

  “我结婚了,你该祝福我的吧?”

   对,我是要祝福你的,因为这是当初我给不了你的,现在有人给你了,我从心里高兴。

   我并没有像电视剧里演的情节,还要到场欢笑,手机的信息里打出满满的字,最后却只发出“要幸福”三个字。 其实,我早已放下了当年那种关于爱情的心思了,只是觉得那时候若不是我,你早该有自己的幸福了,是要祝福你的。

   现在的工作让我很忙碌,朝九晚五,偶尔加班。有好友来电瞎扯,说我最近不太活跃,我说我都在网站上活跃了,以前手机捧在手里不放,一天充几次电,现在这智能手机真像是传说中的“老人手机”了,下班回来还电量充足,一天要是没有来电,都没时间多看两眼。 上星期,一个多年的好哥们儿结婚,在微信给我留言,晒了许多结婚照,幸福满满的样子,我看到这些时很是替他高兴,也终于修成正果了。无奈我事情太多,无法赶去,本打算他结婚当日微信红包祝福,结果一忙,什么都忘了,也罢,找个休息日,上南宁看看他再补一个吧,这个应该可以有的吧。

   我还是老样子,一个人,流浪似得走走停停,时间允许的话有婚礼就参加,说一些祝福的话;有工作就上班,有应酬就端端酒杯喝上二两;累了休息,春节就回回老家,陪陪家人,看看春晚,然后放那些烟花,仰望着夜空上的五彩光点,数着时间划过一年;没事了一个人到处逛逛,拍拍街景,瞅着那些呢喃的情侣走过身边,或者宅在屋里看书,写一写一两段不成文的日志。

   十又三年了,青春多过了。你发来信息,说自己就快要做妈妈了,欣喜得难以言喻。我看了,我的心也可以歇歇了,当年那段最美的青春,让你吃过的苦,如今看你满字的幸福,那份愧,我可以安放了。

   再路过这个小镇,如当初一样的烟雨时节,街景依旧,桥上车水马龙,行人匆匆,我已习惯如此了,一个人路过那些旧时风景,不追诉过往,不眷恋厮守,不泣袖于别离,与爱无关,把心安放,祝你安好,“能给我唱一次《十年》吗?”

   十三年后,我们还是朋友,偶尔问候,只是不见。当初离别时候在江上桥头唱的那首《十年》,歌词我都快忘得零星点点了,若不是旧城的街景还在,我想我在这里经过的记忆也随岁月淡去了吧。从那以后,我看过几多春花秋月,夏草冬梅,四处奔波,或学习,或打工,或流浪,多少繁华世界,从指尖滑过,如今,面对悲欢或者离合,都已觉得麻木了。

   时光总是太匆匆了,又一个春悄悄而来,渐渐清晰,烟雨季节,山水如画。记忆之中,桥头的木棉花该是要开放了的,红妆满树,鲜艳欲滴。并不是遇景思人的那种矫情,只是念当初的年少青葱,追不回的执着纯真。那时候的岁月总是天蓝地绿的,时光似乎是挥霍不完的,总觉得相逢不会太久,殊不知,已是十几个春秋。

  “我结婚了,你该祝福我的吧?”

   对,我是要祝福你的,因为这是当初我给不了你的,现在有人给你了,我从心里高兴。

   我并没有像电视剧里演的情节,还要到场欢笑,手机的信息里打出满满的字,最后却只发出“要幸福”三个字。 其实,我早已放下了当年那种关于爱情的心思了,只是觉得那时候若不是我,你早该有自己的幸福了,是要祝福你的。

   现在的工作让我很忙碌,朝九晚五,偶尔加班。有好友来电瞎扯,说我最近不太活跃,我说我都在网站上活跃了,以前手机捧在手里不放,一天充几次电,现在这智能手机真像是传说中的“老人手机”了,下班回来还电量充足,一天要是没有来电,都没时间多看两眼。 上星期,一个多年的好哥们儿结婚,在微信给我留言,晒了许多结婚照,幸福满满的样子,我看到这些时很是替他高兴,也终于修成正果了。无奈我事情太多,无法赶去,本打算他结婚当日微信红包祝福,结果一忙,什么都忘了,也罢,找个休息日,上南宁看看他再补一个吧,这个应该可以有的吧。

   我还是老样子,一个人,流浪似得走走停停,时间允许的话有婚礼就参加,说一些祝福的话;有工作就上班,有应酬就端端酒杯喝上二两;累了休息,春节就回回老家,陪陪家人,看看春晚,然后放那些烟花,仰望着夜空上的五彩光点,数着时间划过一年;没事了一个人到处逛逛,拍拍街景,瞅着那些呢喃的情侣走过身边,或者宅在屋里看书,写一写一两段不成文的日志。

   十又三年了,青春多过了。你发来信息,说自己就快要做妈妈了,欣喜得难以言喻。我看了,我的心也可以歇歇了,当年那段最美的青春,让你吃过的苦,如今看你满字的幸福,那份愧,我可以安放了。

   再路过这个小镇,如当初一样的烟雨时节,街景依旧,桥上车水马龙,行人匆匆,我已习惯如此了,一个人路过那些旧时风景,不追诉过往,不眷恋厮守,不泣袖于别离,与爱无关,把心安放,祝你安好,愿彼此无岁月可回头,别有余生话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