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奈何

  孟婆让多少人喝了忘情的汤药,月老又让多少人终成了眷属?

  她白发苍苍,站在阴冷的暗色桥边。

  一个破旧的伞支撑在地上,灰暗的桌子上放满了瓷碗,悬浊的液体看上去让人有些恶心。

  她拿着大大的勺子在锅里搅拌着同样的悬浊液体,干枯的嘴唇嘀嘀咕咕,

  “过路的人啊,要喝一碗么?味道很好的,来一碗吧。”

  没人知道她在这里多久了,叫什么,只知道,这里人都叫她孟婆。

  眼前一下恍惚,多出一个面如生无可恋的白衣女子,

  或许是因为人老了,喜欢闲聊,

  也或许是因为,和曾经的自己有几分相似吧。

  孟婆看着坐在破椅子上的女子声音沙哑的问道,

  “姑娘,为何看起来这么难过?”

  在这阴暗的环境突兀的声音显得有些吓人。

  那女子的声音有些哭腔,

  “他答应要来娶我的,最后亲手杀了我。”

  她突然有些疯狂的喊到,

  “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明明要来娶我的……”

  女子还未说完,已被孟婆打晕,孟婆叹了口气,喂下碗中汤。

  曾经,也有个温润如玉的男子对她说过

  “等我娶你。”

  不过,也只是虚言罢了。

  她和他都是修仙之人,家境接近,从小青梅竹马,倒也是美谈。

  后来,他离家历练,想碰些机遇,他回来时,却带回来了一陌生女子,下令大婚,不论谁劝阻都无用。

  她听到消息后,杯子碎片割破了手,红色的血在白皙肤色下衬的吓人,她却没有一点疼感,再大的疼也比不上心里的疼。

  她跑去找他,一路上不知道磕了多少次,她没想到,他在门口指挥着下人摆布红灯笼,她有些站不住的退了两步,忍住泪水走到他面前

  “你,可是真要娶她?”

  他没有回头,声音却显得格外坚定。

  “你回吧,别再纠缠我了。”

  她从此一心修仙,险些走火入魔。

  或许是她比较决绝,在她即将成仙的那天,她去了他家,点燃了心头血,用所有功力毁了他的家。

  满天的血色和肢体,破旧的房屋不复曾经的富丽堂皇,说不清心中到底是报复的愉悦还是嘲讽。

  后来,她死了,到了地狱,或许是因为阎王的怜悯吧,不过她可不会觉得那个狠辣的男人会有怜悯,让她做了孟婆,一做就是几万年。

  他是月老,也是那个抛弃她的男人。

  他欠了她一个解释,欠了她几万年。

  当初,那个女人救了他,也因为她的家族太过显赫,权利大的无法抵抗,那个女人让他娶她,他不愿,就被威胁要杀了他的家人。

  他知道,她是可以做到的。

  他娶了那个女人,也伤了那个与自己青梅竹马的人的心。

  她来找他质问,他却连头都不敢回。

  后来,他就没有听到过她的消息,他和那女人成亲后,却从未碰过她,一心修仙。

  直到他听说,她要来毁了他的家,他带着家人离开,被毁的只不过是一些十恶不赦的罪人。

  他成仙后,杀了那个女人,他去问玉帝,得知她已魂飞魄散,他用终身在天界的条件换得她的魂魄,却因魂魄不全只能在阴间,他求得天帝让她做了孟婆,他,做了月老。

  这样,他和她就有了关系了吧,哪怕,只有一丝……

  白发苍苍,不复当初模样。

  未老先衰,不念当初想望。

  是不是月老和孟婆曾是情人,一个牵了情丝,一个断了红尘。

   何以别离久,何以不得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