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执手,相看。

   文/晴阳不媚

   我执你的手,可许相望一生?

   烟波迷蒙,婉约清雨后,断桥之上是伞下千年的巧遇。

   明月当空,与你携手共舞,普天之下是世间嗟叹的佳话。

   碧色湖光,撑一支船蒿,约近黄昏时是与你的把臂同游。

   花间流水,良宵共度。

   红尘的浮光追影,灯火阑珊,我瞥见你纤弱的指尖,琉璃的媚眼。铮铮的誓言,掌心的温暖,我执你的手,你可愿与我相看。

   小桥流水,漫步人间。街灯人影,我只看见,漫漫崎岖,相携望天涯,同舟过桑田,盈盈一水间,默默相知与卿看,恰似人间。

   世间的风光旖旎,流水潺潺,花下树荫残,相思化作的风中缠,清澈悠远。我的流年,染上你细细的呢喃,是否可以这样留恋。你执我的手,相看,可否就是永远。

   情之长,爱之暖,心的顶尖,滑过共度苍老的誓言。漠漠红尘,只是你刚好路过,我刚好看见,我们刚好寒暄。你在某一瞬间丢下的笑脸,我在那一瞬间搁浅。于是,就这样可以一把伞,一轮船,一个枕,一个屋檐。于是,就可以这样一个眼神,一句蜜语,一个怀抱,一种思恋。你给我温暖,我予你相伴。

   我年轻的泪眼,你心里的誓言。情梦多长,可否抵得过静逝的流年。尘缘多久,是否圈得住游离在梦间。

   如花美眷,开不过百年。卿卿少年,逃不过永远。待到青丝残雪,待到零落尘泥,那缕倾注着誓言的香,还能否如故?

   风中吟,雨中浅,漫步云端。蒲草磐石志坚,堪似蝴蝶越沧海,堪似凤凰涅槃,堪似飞蛾扑火焰,堪似斩断并蹄莲。我不悔你不怨。

   路有多长,情难却;心有多远,誓难圆。春夏已过,秋冬已逝,我们还会在那旧时的月下,观逝去的影,赏开谢的花,缘未完的情。你是否还要送我那山水一程,光影阑珊的浪漫。

   今生,只愿,执手,相看。

   写给爱情和永远。

   据说:永远只比时间多了一秒钟。永远没有多远,却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