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此情无关风月(十二)

  我和雨桐一阵忙碌,饺子终于端上餐桌。雨桐急不可耐的尝了一个,不停用模糊不清的语言表示很香。整个房间里充满了甜蜜和温馨。我想爱情不仅仅有风花雪月,还有柴米油盐。

   吃过饭,雨桐在阳台绘画,而我躺在沙发上看书,更多的是看雨桐。雨桐一拿起画笔,整个人得气质就变的迷幻了,不在是那个娇柔中有点小刁蛮、柔情中有着浪漫的小女人了。她整个人都变得磅礴大气了,知性中有着艺术家的迷幻,手中的笔时而轻柔,时而苍劲。色彩在她的双手间不停的变幻着。雨桐绘画的时候是不许打扰的,我也不可以。翻看了几页书,倦意袭来,我昏昏的在沙发上睡着了。

   早晨我醒的时候发现身上盖了张毛毯,雨桐蜷缩在我身边香甜的睡着。我轻轻的起来,没有弄醒她,换了一衣服,下楼买了早餐。她还没有醒,我给她留好早餐,发了微信。就去商店了。

   接下来的日子,我们像泡在了蜜里,只要商店不忙,我就回家,和雨桐腻在一起,热恋的感觉除了幸福还是幸福。

   有时我们一起去逛街,手里拿着冰激淋像小孩子那样互相舔着吃,天热时就腻在家里,不停的说着情话。有时晚上也会去影院看场电影。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有一天午夜,雨桐叫起了睡得正香的我,还要月下泛舟,理由是今天月亮是圆的,我想说这是七月十五的鬼月,怕吓到她,没有说出来。

   雨桐迷恋上了月下泛舟,在第三次去的时候,我们被抓到了,好在看船的是个很好说话的老人,给了他五十元钱后,老人眯着眼睛说,欢迎我们晚上常去,每次收费五十,没时间限制。雨桐听了,嘴角眼角都是笑意,说老人能长命百岁。

  天气越来越热,蚊子也多了,每次去都要洒一身刺鼻的香水。第二天一到商店,张姐就闻到了,很猥琐的说我无证驾驶了。我懒得解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情方式,我喜欢单纯的爱着,有些事情一旦揭开,反而没了先前的美丽。

   时间如梭,转眼间进了九月,树叶稍稍的有点泛黄,秋季的晚来风急,我不在带她去月下泛舟了,她有些不开心,我说那咱们去看火山吧,她又兴奋的跳起来。九月学生开学了,商店也不太忙,我朝武子借了车,当然是雨桐开车,我没驾照的。我们开始了火山之旅。

   火山离我们这找城市不是很远,大概六十多公里。火山在一个小镇上,已进九月不是旅游旺季,镇上的游客不多,我和雨桐却热情高涨。

   为了保证火山环境不被破坏,机动车是不让进的,但是有电动观光车,雨桐和我选择了徒步前往。那样会便于她写生,我们迤逦前行,不肯错过沿途风景,每到一处雨桐喜欢的地方,我们都会停下来,用相机或手机记录下来,有时她也会拿出笔和画纸快速的临摹。在这个火山小镇上我们玩了三天,爬火山,游石海,穿梭白桦林。喝冷泉水,泡温泉浴。

  三天后我们尽兴而归,在路上,雨桐对我说“我想买台车。”我疑惑道“你上海不是有车吗?买车做什么?”说完我突然有一种预感,可又无法说清。雨桐笑了笑“是买给你的,买个六七万的可以吧?”我摇摇头“我连驾照都没有,要车干吗,在说我骑摩托感觉比车方便,你办画展要不少钱,我都帮不上,那能还要买车。”雨桐无所谓的说“冰姐发微信给我,正在找商业赞助,上海是商业化城市,如果可以资金不是问题了。”我还是摇着头说“我不想让你买,也不想花你的钱。”她听了又些微微的不高兴“你我还要分得那么清楚吗?”我听了自语道“你要回上海的”。她赌气的说“开完画展我就回来”声音稍微有点犹豫,她想了想又说“你跟我去上海呗?”我没回答,而是岔开可话题“开车吧,别溜号,这都是以后的事,现在我的任务就是好好爱你”。她听了幸福的笑着。此刻我也有些心动,跟她去上海吗?我问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