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花开三月

   花开三月

  “今年三月,樱花又开了呢!”她坐在自家酒馆年,喃喃地低声说着,不经意间,眼角已滑过一丝泪痕………。

  民国三十年,他与她初次相遇,正是三月,春暖花开的好季节,他认真挑选了一朵樱花,别在她的发间,在这战争纷乱的年代,他们一见钟情了。

  这又有何不可呢?注定要在一起的人,多看一眼都会觉得没有好好珍惜这时间。

  霎那间,一阵风吹过漫天飞舞的樱花落了下来。落到两人发间,落到两人心间。

   “国家之危难,我等男儿定不能袖手旁观,此时不易谈论儿女之情……。”后面说的什么,她已经听不清了,只知双手刚碰到脸颊,就已被打湿。

   这年三月,他离开了她,不过在这之前,他带她来到相识的地方,再一次看到了一场盛大的樱花晚会。

   他站在樱花树下,深情满满的说到:“给我五年时间,若你还未变心,若你还愿意和我在一起,就等我回来,只盼再次相见时,那里遍地都是为我们飞舞,庆贺着的樱花”她坚定的点了点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起初的两年,他们一直依靠书信来知道彼此的近况,可久而久之,她寄出去的书信再未收到过他的一封回信。

   于是,她整天抱着从前的信以泪洗面,在悲伤之中,她写了最后一封信。她告诉他,若还未变心,还愿意和她在一起,就到麦城去找她,那里会种满樱花。

   一年又一年,她已不再年轻,而他的腿在战争中也落下了残疾,需靠着拐杖前行。

   某天,有个行走困难的人点名要找她,她便知道,他回来了。

   从相遇的第一眼开始,便知道你就是我要用生命去爱的人。

   她带着他去了这些年来一直种樱花的地方,正是三月,漫天遍野的樱花为他俩飞舞着,庆贺着。

   她不问他为什么没有回信,因为过了这么多年,也渐渐明白了什么对她最重要。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花开三月,与你共度,生生世世,不离不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