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等我的那个他

  我拎着饭盒从食堂出来,听见有人在身后“嗨”了一声。我回头一看,是一个好的很清秀的小男生,不认识。

  见我回头了,他一口的带着方言的普通话:“我四(是)机动车间的马强,想和你交个朋友,欢(方)便留个你的电话号或是qq号吗?”他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破破烂烂的“诺基基”手机,作出等待输入号码的姿势。

  在路上被别人搭讪要电话号码,作为厂里长得比较好看的我早已司空见惯了,于是不假思索地就拒绝:“没这个必要吧。”

  可他却锲而不舍:“都是一个厂子的,再说我又不是坏人。”听了这话,我只好用缓兵之计:“如果有缘再见的话,我一定告诉你我的电话号码。”

  这一回,马强很配合没有再纠缠,对我说了声“再见”便大步的走开了,我满以为此事就这样到此结束了,

  没料到当我走到宿舍楼下,冷不防发现马强正从另一条路拐过来,他假装很惊喜很意外地迎上来说:“哇,这世界真是太小了,我们又见面了。既然大家这么有缘,你该告诉我你的电话号码了吧?”

  看他装模作样的表情,我忍俊不禁,没有想到这家伙长得蛮老实的,鬼点子还挺多。我不好意思单方毁约,只好讲手机号码给他。

  此后,马强总是会在适当的时间“恰巧”的出现在我的面前---在打饭时替我排队,或是在我拎开水瓶时伸出援手……而我的手机里也开始出现他的嘘寒问暖的短信:“今天天气预报说,要下雨,记得带雨伞哦。”“明天听说会降温,记的多穿点衣服。”我心里清楚他对我的想法。虽然他没有说出口来,但这样殷勤总不会是在学雷锋把。

  可惜我已经名花有主了,男朋友田磊就是本市人,大学毕业后在一家事业单位工作,每个周末都会打车来接我到市中心吃饭,看电影,逛街。他既有文化又长得很帅气,家庭条件也不错,还懂得浪漫,和厂里面那些灰头土脸的傻小子们不可同日耳语。所以,我怎么可能被马强和那点小恩小惠所打动呢?

  当我在开水房第十次“偶遇”马强的时候,我认为有必要阻止他这种得不到回报的付出,我闪开他伸过来的手,一边护住热水瓶一边说:“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我知道啊,"马强笑嘻嘻地说,“有男朋友一样要喝水呀。”

  “可……”我张了一下嘴语言又止,想起人家什么也没有表示过,我讲出来反显得自己自作多情,只好作罢。

  然而,马强那不求回报的热情不仅没有消退,反而有增无减。他打着“普通朋友”的称号来邀约我,被我严词拒绝过不下十来次。他的厚脸皮一点儿也没有受挫,仍然一而再再而三地邀约我,我被他那保险推销员一般的执着所打败,答应和他去吃饭。

  约会那天,他把我带到一个小吃摊上,兴致勃勃地冲老板喊:“老板,来两份情侣套餐。”那个小吃摊的老板颇有默契地应了一声,不一会儿端上来两大碗。我很好奇这个小摊上的情侣套餐,结果一看,顿时大跌眼睛,碗里装着的竟是牛肉面。

  我忍不住问马强:“不就是两碗牛肉面嘛,为什么叫‘情侣套餐’?”他得意洋洋地说:“这个地方只供牛肉面,不管怎么叫,最后上的都是这个。”

  我顿时又好笑又生气地说:“还以为你会带我去什么好地方呢,这么有诚意,就请我吃牛肉面?”不是我虚荣,实在是想乘机打击一下他的一厢情愿,“我男朋友呢,每次请我吃饭,都带我去那种高级西餐厅,有烛光,还有音乐的那种,桌子当中还要摆一枝花……”

  我比划着向他描述。

  可是马强的心理素质就是这么好,听了以后不仅没有自惭形秽,反而大言不惭地承诺:“不就是吃西餐,有烛光,有音乐,有花吗,下次我带你去。”

  我心里暗想,这小子还真不知道什么叫知难而退,看他那样子,恐怕连牛排馆的门在哪里都不知道吧,我倒要看看他的牛皮是怎么吹破的。

  很快到了马强请我吃牛排的日子了,他神秘兮兮地领着我上了厂房。我搞不清楚他那闷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只好跟在他后面一层一层地爬楼梯,结果一直爬到了顶楼。推开天台的门,赫然看见地坪上铺着一张草席,草席的两端放着两只饭盒,当中放着一盆从同事那里临时借来的仙人球。

  我走过去,打开饭盒一看,里面装着三块牛排---厂食堂卖的八块钱一块的那种,我忍不住笑了,问:“这就是牛排?”又用手指着仙人球说:“这就是花?”

  马强一脸无辜地说:“仙人球也是花嘛。”

  “那音乐呢?”我问。

  他马上从他的裤兜里掏出一个口琴,毫不含糊地吹起了《阿里山的姑娘》,我拍着饭盒当场快要笑死了。那天晚上,我就坐在草席上,以天为幕以地为桌,对着一盆仙人球,就着马强的口琴声,吃起了五香牛排。

  毫无疑问,这是我吃过最有创意的一次“西餐”。

  可创意归创意,我又不傻,怎么会轻易被两次“山寨”式浪漫忽悠呢?我还是更喜欢我男朋友田磊送我的99朵玫瑰和爱马仕的手表。

  而马强显然送不起,也舍不得给我送这些,瞧他一身的打扮,人家穿乔丹他穿迈丹;诺基亚已经很便宜了,他非要用诺基基……

  他衣服穿山寨的,饭吃山寨的,人也是山寨的。我又不傻,女孩子还是喜欢货真价实的东西。

  随意回去的路上,我就对马强直说了:“虽然你很聪明也很幽默,但我们俩都是打工的。找男朋友,我还是希望对方能给我一个安定幸福的未来……希望你别认为我太现实,其实社会就是这么现实吧。”

  他是个聪明的人,点点头,说:“我明白你的意思。”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马强没有再来约我了。我松了一口气,继续和我的白领男朋友贴贴蜜蜜。我们的感情很稳定,美中不足的是我男朋友的妈妈不太喜欢我,嫌弃我是乡下人,家庭条件也不好,工作也不好……不过,在这婚恋自己的年代,只要他儿子足够的爱我,她也奈何不了什么。

  我们一到周末,就泡在一起,去吃大餐,看电影,逛街,去ktv唱歌,知道2008年下半年,金融海啸席卷全球,许多企业或倒闭或裁员,我们这个拥有上千名员工的纺织厂也受到了波及。

  厂里接不到单子,工人们整天都吊儿郎当无所事事。是该辞职还是继续守着这一份奄奄一息的工作,我拿不定主意。想去征求一下我男朋友的意见,才发现他比我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单位已经开始裁员了。田磊当初进去工作是靠熟人托关系进去的,在业务上没有多少基础,这回裁员恐怕是首当其冲。

  俩个多月后,我收到了工厂倒闭的确切消息,同时还被限令在五天之内必须搬离宿舍。我拖着行李风尘仆仆地投奔我男朋友,心里想至少我身边还有你,心里不是很难过,看见田磊的时候还甜甜的撒娇:“我失业了,以后要靠你来养我了哦。”

  冷不防他一句:“我也失业了,我们还是分手吧。”将我打入了深渊,我说:“你在和我开玩笑?失业了也不一定非要分手不可啊,我们以后可以一起努力呀。”

  田磊满脸悲苦地说:“我妈说了,如果我以后继续和你交往的话,她是不会给我一分钱的。”

  “你的钱呢?”我问。

  “我花钱花的那么凶,那还有什么钱呀?”田磊说,“你知道我花钱花惯了,缺钱我会过不下去的,反正我养不了你了,我们分手吧。”我打了他一巴掌,丢下一句:“你真窝囊。”拖着行李哭着跑了出来。

  一天之内,我失业又失恋,我却无处可去。只好拖着行李,回到还可以暂住五天的宿舍。

  为了生计,我开始马不停蹄的找工作。可是,经济危机之下,许多的企业开源节流,都停止了招聘,而失业的人到处都是,想找到工作谈何容易。

  我在人才市场找了好几天的工作一无所获,正心灰意冷之际,却在人才市场的门口遇见了马强,他问我:“你最近过的好吗?”

  我与他原来并不算亲密,但在这样的情况下遇见,却倍感亲切。我连忙问:“你也是来找工作的吗?”

  “不是,我是特意来找你的,去你的宿舍,她们说你去找工作了,我就想你可能是来这里了。”他仍是一副腼腆的笑容。

  “找我?”“对呀。”他摸摸头,“我准备开一家快餐店,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们可以合伙。”

  原来,马强在被我拒绝之后消失了,并不是知难而退,而是去新东方厨师学校学习厨艺,学了大半年。因为他认为要达到“给我一个幸福安定的未来”的目标,首先该有一技之长,学厨艺是一项保险稳当的传统行业。我忍不住问:“你哪里来的钱开店?”

  他得意洋洋地说:“我在咱们厂干了7年了,每个月的工资是一千五,我定期存一千,七年存了八万多……”难怪他平时那么省,他穿最便宜的衣服,吃最便宜的食物,用最便宜的手机,可是,他却用便宜的产品一样实惠体贴的行动,证明了自己货真价实的爱。

  一个月后,我们的快餐店开业了,店名就叫“吃得起”,是不是很土。可你别看我们的店很小,经济危机让许多人都舍不得去高级餐厅,所以我们的小快餐店因为物美价廉反而大受大家的欢迎。而我和马强的爱情,也在携手开店中水到渠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