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似水流年,终不过锦瑟华年

  如果似水不曾流年,

  我该用怎样伤感的心态去怀念那个懵懂的少年?

  如果沧海不曾桑田,

  我该用怎样绚丽的画笔去勾勒那些欢悦的时间?

  曾经的失之毫厘,

  终造就今朝的谬以千里。

  道一声珍重,

  道一声珍重,

  来掩饰之间的藕断丝连。

  思悠悠,

  恨悠悠,

  一生一代一双人,

  相思相望不相亲。

  风一程,

  泪千痕,

  但哪怕就是似水流年,沧海桑田,

  我仍旧轻吟:

  所谓的似水流年,

  终究莫不过锦瑟华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