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荒草旧梦

  你离开以后,我以为那个地方早已荒草丛生。但就在这样的一个中午,我走进这样一个梦里。看见阳光明媚人来人往。故地重游一般落寞神伤。

  一切都有迹可循,隐秘而蠢蠢欲动。原来我从未忘记你,也从未记得,叫醒自己。

  【无】

  一个无法入眠的夜晚。

  寝室熄灯后都空气都变得百无聊赖。我钻在被窝里,打开手机,屏幕散发出微弱的光。却仍然刺眼。我紧了紧被子,另一只手枕着脑袋,挡住那怕向外溢出的哪怕一丝光线。

  不知道为什么会翻到通讯录。我看着时间跳到二十三点整。想给谁打话,却发现已经这么晚了。但如里不是深夜我又能打给谁呢?列表里每一个名字像存放已久的泛黄的信笺,还未打开却快要腐朽。

  我滑动的手指停在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上。既然你已经把我删除,那么你所有的过去,关于我的,关于我们的,都已无人上心了吧——包括这个号码。我几乎下意识点了拨打。几乎肯定地认为,得到的将是服务器冰冷的回复。

  但我错了。在嘟声过后,屏幕显示号码已经拨通。我突然不知所措。在还没有声音传过来之前,匆匆挂断。

  是几乎半年沉默的第一次联系。意外地毫无准备地开始又匆忙结束。像一整个曾经。

  又像是谁说的。时间就这样过去很久,但无人像你,多么上心。

  【人】

  春暖花败的中午。阳光若隐若现,乌云在地平线上游走,我从食堂里出来。看见花坛中,因前几日暴风雨而凋落的花。细碎而美好,花瓣上沾着晶莹的露水,珊珊可爱。但是已经落了,就在不久之前。

  对面女生寝室里走出来两个女生,说说笑笑朝另一个方向走去。我看见一个熟悉的侧脸,一刹那的神情恍惚。等我反应过来,人已经走远。

  我几乎可以肯定不是她。只是一个可以看见曾经的侧脸而已。虚假的人和和虚假的想象。那一瞬间的失魂落魄,却是真的。

  我朝寝室走去。

  【像】

  坐在寝室的床铺上,我翻看着从前的日记。有一些零散的心情和一篇小说。

  “我一白天,你就黑夜。我一盛开,你就凋零。多么庆幸,那一个春天,万般倾城不如你。多么可惜,下一个春天,山花烂漫没有你。”

  我看见这句,曾经带着眼泪写出的话。直到当初的情绪渐渐平息,睡意涌入脑海。

  但却在某一个时刻猛然惊醒。

  玄关门外出现一个长发女孩,带着淡淡的栀子花香。我看着她越靠越近,飘忽而不可捉摸。我起身,走进阳光里。但那样的身影却已无迹可寻。

  又来到一个熟悉的地方,有长廊和风。虚幻的阳光照在身上。

  他们靠在栏杆上,看着远方的城市。

  他说,这条马路真孤独,有时候我真想跳上一辆卡车,去一个不知名的远方。

  她说,不可以,那我呢?你不要我吗?

  我……我要带你去看落日。去听风。去乌镇。去好多好多地方。

  她开心地笑了,笑得眼神越来越黯淡。眨了眨眼睛,眼泪就要掉下来。

  她转过头,看着我,双手搭在我肩膀上。踮起脚尖,鼻子轻轻挨着我的脸庞。嘴唇动了动。我感受到耳边传来的热流,却什么也听不见。

  一条潮湿的轨迹从她眼角流下去。然后她转身离开。远方的城市仍然寂静无声,我走进阳光里,感受到无法抑制的悲伤。

  这里洁白的花朵纷纷扬扬,盛开又凋落。没有别人,却仿佛人来人往。

  【你】

  就是这样的一个梦。从食堂到寝室,我看了一会儿书,然后沉沉睡去。却做了一个荒草丛生的梦。醒来的时候铃声响起。

  我匆忙向教室赶去。原来外面真的有春天。

  只是春风沉醉,无人像你。

  文/落风 2016-0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