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乱世烟火 静看风花雪月

  乱世烟火 静看风花雪月

  我赏漫天烟火,饮月光下的惆怅,不知孑然何尝?

  我等一场乱世,看沉浮中的你我,如何演绎传说?

  ————题记 文/几墨

  轮回四季,一身何止萧途,岁月之上总有看不完的风景。一山一水,莫问是清影翠竹,莫问翠山碧波,或四月里姹紫嫣红尽繁华。隔着云卷云舒的距离,总是念着那端、彼岸,是否同有那么一人乱世之中守着天上人间纤尘不染的景致,静看风花雪月。

  【风】

  无声无息,静吹秋叶落,笑扶二月花,如何天涯路远无期,杳杳随风而去?

  那一阵,流水落花,流沙携着和煦,暖香似人笑解不语。只管把每一地,每一处,佳音杳杳,留下踪迹。

  那一阵,春深闺阁,卷起风帘翠幕,不知惊醒了谁人的一帘幽梦,迷离如镜。唤起了谁人的一念一思,泪眼远目,满是伤身往事,茫茫未知。

  那一阵,可叹磅礴,踏过霓裳衣起,踏过寻常巷陌,踏过万水千山,红尘之中,莫数这风来去自如,自在逍遥。

  若那端的你,我寻觅的你,如风这般洒脱、随性,我便等你亦如你是否在等我,共听这风,云卷云舒,坐破万里。

  【花】

  伫立黄昏,夕阳的余晖燃起梨的愁绪,袜尘暖烟迟日,不尽人道荒凉梦消。

  前身清澹施妆,醉得行人忘却来路。梨在秋千更深处,开落几度?

  一幅游动山间的水墨,是哪位仙人闲点了几笔?

  是梨,白妆素袖碧纱裙,本自宛如仙子。

  那一朵,冷艳欺霜,余香兮兮,微风乍入衣。

  那一朵,鸾画折枝,弱柳缠绵,碧白总相宜。

  那一朵,玉苞吐蕊,漫天卷起,香砌寥落若。

  这梨开在无悲无喜的彼岸,开在忘川河边那片净土,开在你必经的路段,刚好你碰巧经过,我化作梨花一朵,落在你的眉梢,落在你清涧的面上,落在拂袖归去的青衫。飘零随意,不带尘土。

  或你为这梨,我为你素衣碟裳不经意的清香,凋零时飞过千万家。我,随去。

  【雪】

  世人多人爱雪,爱那片银装素裹,爱那片一尘不染,爱那片天山共色。

  曾想,流经四季的喧嚣,绿春,炎夏,残秋,冬初入时,凛冽突如而来,那股寒气,正好洗涤半身繁杂,便让心可静之。

  骤雪初停,万籁安逸。

  千古墨迹云书,皆是雪后的湖边短亭,夜色烟凉,偶遇故人,青梅煮酒,知音话坐天明。

  风起,惊涛拍岸,再饮不敌风凉。我看到彼此怅然的衣裳与雪亲近,融合,所谓落尽琼花,几朵未消。

  都说知音难觅,我寻了你,你的眸在雪光下泯灭,泯灭,弄影风起,然而并没有看到狂风卷起千堆雪。

  你说,雪上的记忆没有踪迹,等到回首之时残缺的痕迹早被风雪湮没。尽留一声叹息,在这空旷的土地上飘远,暗殇。

  若你似雪这般稳重。静谧,我便等你,等你再次看雪起雪落,煮酒语话天亮。

  【月】

  有一物,文人墨客素笔淋笺无数遍,不厌。

  无论是杨柳岸的晓风残月,无论是江上别是茫茫的浸月,无论还是起舞弄清影时的明月…哪一弯不是惆怅满肠,又添心伤?

  夜上,月正明,总相思。独酌时候,近山遥水,总是能吟出亘古的佳句。

  于否,花醉了,借把月色做乱曲,舞着,唱着。

  细细聆听,笙歌梵唱的曲章总是有着莫名的安然。也总能听出,世间寂寥那一指的沧桑。

  想起流年过往、世事无常,而岁月绵绵无限延长。而这时,温柔的月光像是陌上扑面而来的兰麝,沁入心脾,婉转流淌。

  很久以前便想,你若和这月一样,启窗空明,温柔。静谧,我有何理由不寻你,不等你共老光年?

  【世人】

  滚滚红尘之中,紫阡繁华,总有些缘分,可喜、可悲、可聚散;总有些相守,可念、可变、可蹉跎;总有些寻觅,可等、可看、可叹……本自痴人,皆是冥顽不灵。到头来,自己都不曾知,是时光弃了我,还是我负了时光。

  可不管烟花易冷或是乱世荒凉,总等那么一个人,陪自己静看风花雪月,细水流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