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爱的感悟

  爱,每个人都曾经历,可没有人能说明白。情不知由何而生,不知为何而终,也许,这就是爱的特性。

  佛教有句话,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动物也好,植物也罢,任何因缘生的东西,都不会长久,花开了谢了,树枯了荣了,人们感觉是那样的自然,没有人会为花流泪,也没人会为树伤悲。因为,所有人都明白,有开就有谢,有生就有灭,方生方死,方死方生,大千世界,无时不在变化之中,世上哪有绝对的永恒?

  可是,就是这么明白的人们,面对爱情,却都是当局者迷,爱得越深,迷的越重,在这个迷魂阵中,没有谁会真正清醒。爱情是什么,爱情就是生命之花。把爱情形容为花,是爱的荣耀,也是爱的悲哀。因为,好花不长开,好景不长在。在各种人类的爱中,爱情是最短命的,可陷入爱情的人们,却偏偏喜欢做天长地久的打算,即使她们知道,她品尝过的那种甜蜜,可能是梦幻者在睡梦中品尝到的甜蜜,但那又何妨?人生如梦,做个好梦有何不可?能这样执迷不悟的,女人居多,痴情也好,愚蠢也罢,只能任人评说了。相信无论男人还是女人,只要真的用情了,谁也无法做到去留无意,淡定从容的,果能如此,估计不是神圣,就是愚痴了。

  很多女人,都是感性的,当爱情来临的时刻,她们爱的投入,也爱的忘我,犹如飞蛾扑火。即使在物欲横流的社会,价值观被扭曲的时代,也还会有这样一些女人,不被世俗左右,不被金钱吞噬,不为他人的目光而活,只在乎心中的那份纯粹的感觉,活得率真,活的单纯。她们从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平坦与坎坷,都是自己所走的路,忧伤与快乐,都是自己心中的歌。来世走一趟,能够活得这样真实,这样简单,就够了。

  不过,爱情确是有四季的。“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宫”,是爱情的春天。“山无陵,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是爱情的夏天,有春夏,就有秋冬了,这应该是自然的,因为,世上万事成物,每分每秒都在变化之中,何况这看不见摸不着的扑朔迷离的爱情?可是,陷入爱情的女人们,有谁会考虑这些?有谁在杨柳依依的春天,不欣赏春的妩媚,还去想象冬日的冰雪?也许,正是这些弱点,让他们活的温暖,活的快乐。也活的多愁善感了。她们感叹,长久的真挚的爱情,不在人间,在天上,牛郎织女永远分离两地,永远遥遥相望,永远情深义重,天不老,爱永生。令人沉醉向往的爱情,在琼瑶的小说中,《聚散两依依》,《几度夕阳红》,一个爱得那么深沉,一个爱的那样痴情,一份爱,一生情。长相思,长相守的爱情,不在现实中,在梁山拍与祝英台的悲剧中,在白马王子与公主的童话中。

  自爱情降临到人间,沾上了几分人性,人性的弱点,渗入到爱情中,这世上就显得热闹非凡了,万水千山都是情,悲欢离合总关情。初相见是多么美好,“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于是,窈窕淑女,君子好求,求之不得,辗转反侧。等到有情人终成眷属,那感觉,如“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如“桑之未落,其叶沃若”,爱情美满,载笑载言。随着时间的推移,审美出现了疲劳感,爱情,这个需要保鲜的尤物,就开始躁动不安了。于是,爱情的小舟开始摇摆了,那个“皑如地上雪,皎若云间月”的纯洁爱情,也如《乐府诗》所言,“玉颜随年变,丈夫多好新,昔为形与影,今为胡与秦”。恨如海,愁如山,令人无奈又伤感。“山桃红花满上头,蜀江春水拍山流。花红易衰似郎意,水流无限似侬愁”。白居易笔下的悲情女子,哪个朝代没有?“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古今女人,时代不同,心声依旧。对美好爱情的向往,是女人永远的梦想。

  爱情,象天上的云,变幻莫测,象绽放的烟花,璀璨夺目。她如一位圣洁的仙女,躲藏在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让人们穷尽一生都在寻觅着,正如一位外国作家描述的,爱情,只有极少数人,极少的时刻,能一睹她的芳容,而那难得的瞬间,是生命的精华和核心,如火和光,而丢下的,只是残渣和皮壳,柴薪和灰烬。

  这,就是爱情。甜蜜,苦涩,幸福,痛苦,欢乐,忧伤,人们的所有感受,爱情都要亲尝,而一切感受,哪怕是痛断肝肠,时间这个魔术师,也会把它酿成醇香的美酒,让人用一生来品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