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忧伤的油菜花

   2月27日,阴天。

   看完病人已经下午4点,护士老师约着一起去农场采草莓。

   农场和监狱区一墙之隔,过了铁门,一道土路随着高墙转弯,走几步,农场的全貌便进入眼里了。远处一片油油的菜地,高高低低的碧绿,中间一方金黄色的油菜花田,远远看去像一块翡翠里镶着一叶黄金,春天来了吧。微风过来,还觉得一点冰凉,像刚吃完冰激凌的女儿来吻我的脸。那片碧绿的尽头有几间房舍,那里就是种草莓的地方了,护士老师告诉我。

   慢慢的走近,才发现那一片碧绿被阡陌纵横的小石子路分割成若干小块,每一个小块由不同的人士种植着各种蔬菜,散开的叶子遮住了小石子路,远远的不能分辨,连绵成一片绿了。走进小路,我们便徘徊在那碧绿的海洋里了。护士老师却能分辨的清那绿色的不同:芹菜、小葱、豌豆尖……我单注意着那稍高出其他绿的那片油菜,碧绿的茎叶上覆盖着一层金灿灿的细小的花……我们终于慢慢的走近,“不是油菜,是小白菜的花“护士老师惊讶的说。我细细的看,终究还是分不清,这相同的金黄色细小的花朵,一样的四片花瓣。有成簇开着的,像T台的模特完美的呈现自己的美;有半开半露的,仿佛邻家女孩一样的娇羞。“你看它们的根茎叶子和油菜不一样”,我才注意到,油菜的茎仿佛要高多了,我记得。

   我所记得的油菜花还是在我的中学时代。

   那是漫山的油菜花开的季节,高高的茎上热闹的开着金黄色的小花朵。我常常晚学后去学校的后坡上背课文,有意无意的会遇到同班的那个女孩。她站在油菜花边,拈花微笑,眼波流转,一脸的天真烂漫。“菜花是有香味的,像蜜一样的甜香,只是你要用心才感觉的到”,她俯下身,轻轻的闭上眼,鼻尖放在花瓣上,陶醉在那仿佛的花香里,夕阳正照着她洁白的面庞。

   你和我一起去读师范校吧,她说。

   可是我爸让我去当医生。

   她睁开眼,眼光逐渐变得迷离起来,摘下一簇花。唱歌给你听吧?一缕清脆的声音从她淡红的嘴唇婉转而出“……大雁高飞头上过,山沟里的黄花花给妹戴一朵”,她把手里的花插在短发间,清纯可爱。你比花还漂亮。她脸红了,像半开半合的花蕾般的娇羞……

   走那边草莓地去吧,没什么好逛的,护士老师说。嗯,我答应着。

   我俯下身,像她一般的轻轻闭上眼,静静的、静静的感觉鼻尖的花香,那蜜一样的甜香,甜的那么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