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走在左侧

   还记得三年前的那个夏天,书店门口的喷泉随着音乐的跌宕起伏而时起时落,而我恰好一抬头就看到了你。有时候缘分就是这么奇怪,一直寻它不着,一抬头才发现原来它就在身边。

   你走到我身边,对我说:给我拍张照片好不好,我特别喜欢这个音乐喷泉。那时候的你,留着乌黑亮丽的长发,穿着一条素麻布的裙子,可能是音乐太美妙了,也可能是微风刚好吹到我心坎里了,你就这么的闯入我的心里。我以开玩笑的口吻说,好,但是你得请我吃冰淇淋。你笑了笑说,好,只要你给我拍好了,冰淇淋要多少有多少。

  …… 我时常还是会梦到这个场景,就好像是一切才刚刚开始,就好像是一切都还来得及。

   我充分的发挥了不要脸的精神,跟在你后面一起回了学校,尾随在你后面准备看看你究竟在哪个班。你一转头看到了我 对我说:怎么了,是不是看上我了。尽管我已经充分的发挥了不要脸的精神,但是面对心怡女生这样的质问,我的脸还是红到了耳后根,巴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大概你也看到了我的窘态,哈哈大笑起来。然后你说,其实我看你也蛮顺眼的,要不我们试试加个QQ,留个联系方式? 当她说完这句话,我都感觉自己开心的要飞起来了。我连声说:好好好。

   那天是周五,下午上三节课,最后一节是课外活动,你特别喜欢朗读 而我特别喜欢写写不成篇章的段落。我说我的梦想是当一个作家,你说你的梦想是当一个作家的媳妇。沉浸咋爱情里的人 智商小于等于零,我也没有仔细想过你说这句话什么意思。现在回想过来,才知道没留住你是有多蠢。

   而今天是周六,淅淅沥沥的小雨从早下到了晚。下雨天不自由的带给人一种落寞感,带给人一种欲说还休的对某个人或者某件东西的思念。然后就不自觉地想到了你。你好吗?你的梦想还好吗?我在想你,你在想我吗?

   有人说当你想念一个人的时候,其实她也在想你,当你做梦梦见一个人的时候,可能她也在梦见你。我特别愿意相信这是真的,至少我在想你,至少在某个时间你也想过我。

   高中三年,我一直在努力的去证明我跟别人不一样,一直在寻找自己存在的意义。可是应试教育的模式,哪里能容忍你有这么多无聊的想法。于是我处处碰壁,老师不待见,同学孤立,或许这也是我为什么会喜欢读书,上网的一个重要原因吧,因为太过孤独。

   因为不被老师理解,所以就跟老师对着干,老师让往西我偏偏要往东,老师所以让往北我偏偏往南,哪怕会撞到墙,哪怕会头破血流。在老师们的眼里,我早已经无药可救,所以他们也便坦然的选择了放弃。于是我经常在正课期间可以光明正大从后门溜走,找个僻静的地方看书,或者找个热闹的地方上网。

  对于一个闻见烟味都想吐得人,在一个烟熏雾燎的环境里能呆多长时间? 还记得那天,你整整呆了一个上午,就坐在我的身边,看着我打游戏,时不时的给我买瓶水,还给我带了一份饭。那天雨下的也很大,你只拿了一把伞,于是我的左肩和你的右肩都被淋湿。可是你的脸上依然是那副甜美的笑容,并没有一丝一毫生气的痕迹。

   我说 谢谢媳妇。你说 这些都是你应该做的,你之所以做这一切是因为你觉得值得,你也希望我可以这样子对你,但是爱情不是买卖,也没有什么公平不公平,所以你不强求我为,相扣,记得那天你告诉我让我以后都走在你左侧。

   这么久了,不自不觉就六年了,就好像做了一个梦,这六年来,我时时刻刻在想念这个问题 当时你为什么让我走在你左侧,百思不得其解。直到后来偶遇一对情侣 同样是雨天,同样是两人撑一把伞,同样是男孩走在女孩左边,同样是男孩淋湿了左肩,女孩淋湿了右肩。看,像极了曾经的我们、路过他们的时候,女孩问男孩:你知道为什么我让你走在我左侧吗? 男孩说,不知道,女孩说笨啊,我只是想让你离我的心脏近一些,我只想心里装的都是你。听完了她的话,我呆立在原地,内心却是电闪雷鸣,久久不能平静。

   我打电话给你,可是另外一个女的一直接你电话,并且告诉我我拨打的电话是空号,开玩笑,怎么可能是空号?我开始渐渐明白,原来有些东西,错过了就再也没有了,有些东西不是说你想挽回就是可以挽回的了的。入戏的人是你,浑然不知的人是我,过了这么长时间,我才明白了当初你为我做过的一件一件的事情到底是为了什么到底有什么意义。可是时间过得太快,而愚笨如我,却明白的太迟。

  大年初二见到了你,你牵着他的手,他为你梳理被风吹散的头发。我就那么的跟在你们身后走了很长一段路,直到你们打了车离开。原来,什么都会过去,原来什么都可以从头再来,原来,有些人,一旦错过就再也不会回来。

  还记得那天吗? 语文老师临时考试 民不胜略,自诬服。 老师说,谁要能回答出这略是什么意思我给他奖励,本来我本着让让他们的心理把机会给了其他同学,可全班没有一个人回答出来,毕竟我是语文课代表, 于是我站了起来说,略的意思是严刑拷打。然后语文老师满意的笑了,然后奖励给我一块糖。晚上,回寝室的路上我把那块糖给了你,据说那块糖你也不舍得吃,你保存了起来,直到拿块糖化了,你也没舍得吃。

  还记得吗? 那时候你说广播站的成员,然后我就拼命地写些东西,我就是想听听你朗读我的文章。后来同是广播站的朋友告诉我说,每次我投稿你都会重新抄写一遍,然后把我原稿留存,后来,我的稿子装满了你用来装化妆品的盒子,你说你会永远留存,等老了再慢慢念给我听,。

  ……

  那时候,我们最爱说的一个词大概是终于吧。就像终于周五了 ,终于要放假了,终于要毕业了 ,终于要离开这里了,仿佛任何告别都是一种解脱。只是最后我们才发现,那些我们自以为是的如释重负,才是真正让我们思念的东西。就像三年高中时光,就像小时候做过的美梦,就像曾经刚好遇见的你。

  哈哈,你看这些我都记得,我想大概你也记得,只是你学会了跟过去告别,而我习惯活在过去,走在左侧。我也终于可以慢慢接受,慢慢可以明白,慢慢可以淡忘。

  没有什么会很久,没有什么会一辈子,没有什么敌得过时间,没有什么可以打败距离,没有什么可以修改故事的结局。就像最后的曲终人散和分道扬镳。其实让我后悔的不是分开,而是分开的时候没有好好的告别。

  再见,那时候走在我右侧的你,再见,那时候走在你左侧的我。再见,其实是在说再也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