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男人可否无泪

  还是一条无人的街,还是一个无人的夜,还是一首无眠的诗,还是一颗无伤的心,还是一滴无泪的痛。侧过了身,转过了脸,翻过了一页的疼,飘过了一地的雪,散落了一片的叶,划过了一脸的泪,却守护了黑夜中的梦和许诺一生的她。她总是眨着明亮的眼睛,而它总是流下一串串雪花般的水晶。问她为什么要盯着我看,她不语,而它说“她在用心守护你,用情温暖你,用爱让你知道她也舍不得你”。我问它,“那你为什么要跑出来?静静的呆在眼眶中不是很好吗?那里虽不是港湾,但也很平静,那里虽不是天堂,可你还是天使。”它说“当你的心开始痛的时候,当你开始想她的时候,当你在乎的忘却了伤痛的时候,我见证了那个夏天,也见证了那个夜晚,见证了相依相偎的执着,见证了花开花落的咏叹,见证了歇斯底里的哭和痛彻心扉的思恋。也许我不能在你的脸上流下眼泪的足迹,也不能留下在乎的印痕,可我知道,当我洒落的一瞬间,她的心会震颤,就像飘零的雪花不在乎花落的季节,只在乎飘落的那个她守护的梦和梦中的曾经”。

  梦里无心花落泪,惊醒唯见孤枕湿。痛如刺心独声泣,不见归来两人迟。雪白的小雨飘散在阳光里,透着晶莹的诗意,滴在脸上却流落心底,不是些许微凉,不是点滴寒冷,只是丝丝情意,是否那时的你又在想我了呢?还是此时的我执着于阳光中雨泪里只留下不再平静的想你的轻叹和那日离别的思绪?一步步走上渐高的台阶,却不曾回过停留在雨泪世界中的眼神,也不曾丢下阳光里灿烂微笑的风蓝和执着的希望之光。想去漫步,想张开双臂拥抱前面的彩虹,透过七彩便可以看见你玲珑般的心和在乎的魂。

  静静的习惯了等待中的笑和流连中的哭,你给的一定会是最好的,微笑的也是最甜的。重复的听着你说的话,回味着那些关心的眼神和在乎的心疼,谱动着普罗修斯般的乐章,记录着如爱情海般的纯洁与善良。悄悄地改变着不再纪念的过往,斩断了习惯中的悲伤,学会了快乐你的快乐,忧伤你的忧伤,只为了你喜欢的那样,在你期望的眼神中我有了自己的模样,有了成熟的微笑和责任的重量,眼中的不再是一个人的情绪,挥洒的不再是一个人的汗水,心动的不再是一个人的成功,执着的不再是一个人的理想,收获的不再是一个人的微笑,等待的不再是一个人的列车,孤独的不再是一个人的孤独,温暖的不再是一个人的心房,咀嚼的不再是一个人的粗粮,斑白的也不再是一个人的黑发,苍老的也终将不再是一个人的守候。为此,我愿意,一直都愿意。

  如果哪天我疲倦了,可否给我揉揉肩?如果哪天我走不动了,可否给我一次搀扶?如果哪天我走丢了,可否满世界寻我?如果哪天我哭了,可否擦擦我的眼泪?如果哪天我痛了,可否给我安慰?如果哪天我们迎来了风雨,可否放心交给我你的手掌?如果哪天我们遇到了坎坷,可否愿意依偎在我身旁?如果哪天我们等来了朝霞,可否继续陪我直到夕阳?如果哪天我们看见了彩虹,可否陪我轻轻踏上?如果哪天我们苍老了等待,可否守候直到天荒?在每一天,我都会守护,在每一天,我都会等你起床,在每一天,我都会等你入睡。只为了守候的执着,只为了怜惜的习惯,只为了你说的值得。

  爱了,能付出的就只有一样那就是所有,痛了,能抚慰的就只有一样那就是执着,伤了,能守候的就只有一样那就是在乎。我不把这叫做傻,而是叫做依赖和信任,而是叫做我爱你。你的缺点早已变成了我的习惯,你的性格早已变成了我的守护,你的哭泣早已变成我了的心殇,你的笑容早已变成了我的梦,如果我又想你了怎么办?我还是会哭,那时,我流的不是眼泪而是心泪,有心则有泪,无心则无泪无伤。

  总有一天你会变成最美的天使,而我一直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