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那时腊月

时光就像木格窗前流泻而下的鸟鸣,每一声都是温热而又润泽的,洇湿着长长短短的日子,腊月便是一年中滴落窗棂的最后一声,印染出滋味悠长的欣喜。尤其是在乡下,腊月更是令人依恋。其实,腊月的日子很短,每一天都像兔子毛茸茸的短尾巴,一晃,一天的时光就过去了。因此,进入腊月,人们就格外珍惜时光。人们为了犒劳一年来的辛勤劳作,杀猪宰羊便是腊月里的首要大事。家家户户都喂养了猪羊,杀猪宰羊也是应节气变化,须在冬至之后,手巧的年轻人选了村中央的空阔地,三五个人相互帮衬,用不了一个上午的时光,便会搭起一座灶台,灶台四方四正,向着风口的方向留了灶台门,灶台后面连接一个烟囱,通常是用现有的废旧火炉铁桶安装上去,然后生起灶火,熊熊火焰舔着铁锅,水沸腾着,水汽弥散开来,好奇的孩子们围了灶台,追逐着,呼喊着,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们则换了服饰,三五合围宰杀猪羊,年老的长辈则衔了长长的烟锅,相互依偎着靠墙而立,品评着猪羊的大小肥瘦,述说着年份的丰歉。

闲月的女人也不闲着,手持鞋底一针一线地纳着,间或讲一段笑话,惹得一阵前仰后合的推搡。事实上,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村民们才能够将日子过得悠闲而又丰润,毕竟心闲是最大的快慰,虽然每个人的手中并不闲着,闲月就是求得一份心灵的安宁与静谧。腊月的日子亦是落雪的日子。北方的天空养育了雪花的精灵,每到这时,雪花就会洋洋洒洒地飘落下来,似乎每一朵都是天空奉献给村庄的花朵,玲珑剔透,晶莹可爱。往往是夜幕围拢之时,还有风的马车匆忙穿越村庄,看不到一点落雪的兆头,偏偏第二日清晨推窗而望,雪花已积满了整个院落,放眼远山,遍野的荒芜已隐遁无形,取而代之的是茫茫雪野,在无边的天地里散射着圣洁的光芒。这时候,男人们除了清扫积雪,便是围炉而坐,茶香、酒香,弥散着整间屋舍。

剪刀在她们灵动的双手中或疾或慢地游走着,窗纸在空中窸窸窣窣地飘落着,就像窗外的雪花弥漫着节日的喜庆,孩童们则扯开嗓子,在阔大的场院中奔跑着,叫喊着,似乎每一声叫喊都在加速着节日的到来。就这样,腊月的日子在期盼与忙活中一天天远去,春天的脚步一天天地临近。因此,静享腊月时光,就是静享生命中唯美的盛宴。愿我们在与生命相伴而行的间隙,放慢脚步,细品一杯腊月酡红的香酒,让记忆,绵柔而又悠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