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重走蜈蚣岗

今年金秋,我回老家重走了蜈蚣岗。它坐落在玉环岛西侧,不高却长长,在高处俯瞰,宛如一条多脚蜈蚣蜿蜒而下,向西爬去,因而得名蜈蚣岗。它还有一段生动的传说:古时候这里有一条蜈蚣精常常戏弄女子。某日,有个姑娘在山岗上赶路,这蜈蚣精化作小蜈蚣爬在她脖子上蛰了一口,钻到她的身上,姑娘顿时感觉身上奇痒无比,只好脱下上衣。岂料那蜈蚣又钻到她下身,她顾不得许多,只好脱光衣服。这时过路人很多,姑娘羞愤交加,怕日后无颜见人,回家自缢而亡。仙人张必官听讯后,决心除掉这条蜈蚣精。蜈蚣精闻讯后立即就逃,一直逃到大海边,但尾巴却被张必官一把抓住,顺手挥剑杀死它,鲜血染红了一片土地,这鲜血染红的土地就叫黄泥塘。这蜈蚣精身子就伏卧在那山岗上,变成现在的蜈蚣岗。

这里有肥沃的土地,滋养着代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一方人。人们开荒造地,见缝插针,不荒废一寸土地。忆当年:春天,蜈蚣岗树木吐绿,小草嫩黄,油菜花遍地盛开;夏天,蜈蚣岗百草碧绿,万木郁葱,收油菜,割小麦,挑肥料,压番薯;秋天,蜈蚣岗秋叶飘落,硕果累累,全民总动员,争分夺秒,抢收抢种;冬天,蜈蚣岗北风凛冽,万物皆收。在集体化年代,每逢冬季晒薯丝时节,我们都要在蜈蚣岗上边挖薯边刨薯丝边晒干,并搭草棚轮流值夜。记忆犹新的某日夜里,轮到我和叔叔二人值夜,到半夜三更,我听到哇哇哇的叫声由远而近,不由得毛骨悚然,抱紧叔叔的身体。叔叔对我说:不要怕,这是猫头鹰叫,当夜,我提心吊胆,难以入睡。今日故地重游,早已不见当年的旧模样。

想当初每到十月份,村民会把满山遍地的柴木砍光,剩下光秃秃的山岗。如今草木繁茂,一派生机。在蜈蚣岗顶驻足远眺,向北可见双峰山峦遥相呼应,兴港大道高楼林立,古老的双榕遮阴蔽日,拔地而起的排排居民楼,一派欣欣向荣景象。向南望,一条大鲳鱼镶嵌在崇山峻岭中一动不动,这鲳鱼比名师画作还逼真,活灵活现,俗称鲳鱼山。连绵的群山上挺立着架架白色风车,旋转不停。从蜈蚣岗向东走,有座大跃进年代建的龙潭坑水库。这里四周郁郁葱葱,鸟语花香,湖水清绿如玉,碧水荡漾,漫山遍野是柿子和柚子树,枝头挂满不熟的果实。路上刚好遇到建造公路,一条盘山公路已初具雏形。据龙潭坑村民介绍,这蜈蚣岗和龙潭坑将会建成生态公园。我坚信,再过几年,重游蜈蚣岗,这里将更加山清水秀,面目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