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蒼茫的暮色中輕點腳刹,車子徐徐泊在小區停車場的一角。

你推開車門抖落一路疲憊,踩着高跟鞋優雅轉身無聲的離開。

天很熱,我好冷!

從車站到你家的途中,一路上眉飛色舞、肆無忌憚地叙述這幾天外地赴約各種的浪漫與溫存的細節

喋血的悲傷滲透在無法堅挺曾經笑容可掬的臉膀,我扭過頭假裝欣賞窗外一塵不變的景色。

刀的寒光又怎敵刃不見血的細節!

不是所有的努力都會成功。既給不了你想要的生活,一直努力的我也不能遇見更好的自己!

很難想向沒有金錢兜住的現實生活,拿什麽來維持負罪般親情,聯絡貌似堅若盤石的愛情,鞏固随時散場的友情!

十二年的冰與火的煎熬消溶在不知所起,一往情深的感情裏!

恨自己走不出99次最後的一步。長袖不再善舞,隻爲暗藏的痂!所有的傷痕不關風月,僅僅是因爲你。

不要讨好一個不愛你的人,這樣你會輸掉一直證明什麽不可複制的時間,也丢掉僅存的不曾爲誰彎腰的尊嚴。

風雨中我在貌似路過的傘下等你,而幸福會不會在夢中等我?

苍茫的暮色中轻点脚刹,车子徐徐泊在小区停车场的一角。

你推开车门抖落一路疲惫,踩着高跟鞋优雅转身无声的离开。

天很热,我好冷!

从车站到你家的途中,一路上眉飞色舞、肆无忌惮地叙述这几天外地赴约各种的浪漫与温存的细节

喋血的悲伤渗透在无法坚挺曾经笑容可掬的脸膀,我扭过头假装欣赏窗外一尘不变的景色。

刀的寒光又怎敌刃不见血的细节!

不是所有的努力都会成功。既给不了你想要的生活,一直努力的我也不能遇见更好的自己!

很难想向没有金钱兜住的现实生活,拿什么来维持负罪般亲情,联络貌似坚若盘石的爱情,巩固随时散场的友情!

十二年的冰与火的煎熬消溶在不知所起,一往情深的感情里!

恨自己走不出99次最后的一步。长袖不再善舞,只为暗藏的痂!所有的伤痕不关风月,仅仅是因为你。

不要讨好一个不爱你的人,这样你会输掉一直证明什么不可复制的时间,也丢掉仅存的不曾为谁弯腰的尊严。

风雨中我在貌似路过的伞下等你,而幸福会不会在梦中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