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情欲泥淖

这一年的九月十八日是个特殊的日子,关志超记得非常清楚。因为这一天,正是关志超与妻子汪萍结婚十周年纪念日。

关志超当时没有想到,恰恰在这个值得纪念的日子里,自己竟然会因为一件意外事件,逐渐偏离了正常的人生航线,不知不觉地迷失了方向,向着那一片奇幻美景奋不顾身地冲过去。可是他并不知道,那些幻影的背后不是别的,而是让他万劫不复的人生暗礁。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关志超从学校办公楼出来。他不禁抬头看了看天,朵朵白云把蓝天衬托得格外蓝,真是个秋高气爽的日子。这样的天气让他心旷神怡。他暗自得意地想,我和汪萍的十周年结婚纪念日,天公都在作美啊!他低声哼着小曲,迈着轻快的步伐,来到自己的大众速腾小轿车跟前。车子的银色金属漆在明媚的阳光下闪着刺眼的光芒。此时的关志超正在冀东市中学任教务处主任,他只是兼职教高一(一)班的语文课,课程并不多,今天下午正好没有课。因此,他能有闲暇时间溜出去。

他驾驶汽车从校园出来,直奔市中心的一家大型商场。他准备给妻子汪萍购买一只翡翠手镯,作为他们结婚十周年纪念日的礼物。他在汽车里自言自语道,待晚上回家,亲爱的,我一定要给你一个惊喜。他的脑海中不禁闪过一个画面。他记得,曾经有一次,与妻子汪萍一同逛这家商场时,汪萍见了那款翡翠手镯很是欣赏,可是一看价格,三千多块,不禁让她吐了吐舌头。作为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仍然情不自禁地做出一个小姑娘卖萌的动作,在关志超的眼里,丝毫没有觉得不舒服。他始终承认汪萍是个美人。她一米六五的身高,身材苗条,且凹凸有致;她的眼睛不大,虽是单眼皮,但却充满柔情;她的肌肤白得耀眼,仿佛白玉一样细滑。汪萍吐舌的可爱动作激起了关志超的无限爱意,再说了,作为男人,他不能表现得太小气,他当即劝说汪萍买下那只手镯。可是汪萍犹豫再三,最终还是没有下决心,她强拉着关志超迅速离开了那个柜台。

他驾驶着速腾仿佛一道银光在向阳道上快速奔腾着。他不禁又自言自语道,亲爱的,我今天就替你下这个决心,让你如愿以偿。

他打开汽车的音响,听起了时下流行的相声段子,直听得他在车中禁不住哈哈大笑。

当他开车至向阳道与新疆路交口时,他必须向右转弯驶入新疆路,他打开右转向灯,只是稍稍减了一下速度,突然,右侧一个紫色的身影一闪,随即听到一声闷响,他赶紧一脚急刹车,迅速挂上P挡,拉上手刹,熄火,开车门,急忙下车观看究竟。他感觉自己的一颗心咚咚地跳个不停,仿佛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一样。关志超知道,汽车与自行车发生交通事故,不管骑车人是否违章,交管部门向来是向非机动车倾斜,称他们是弱者。

他的脑子飞速地运转着,紧张而忧心忡忡地想道,这下坏了,汽车撞上行人,不死也得重伤,自己真是乐极生悲,如果把人撞死了,不仅赔钱,还得判刑!如果撞残了,我得弄个倾家荡产啊。如果没事,那么只是碰上一个碰瓷儿的,也是一个扯不清的麻烦啊。他慌忙跑到汽车的右侧,只见摔在一边的一辆自行车,前轮已经严重变形,再看自行车一侧坐着一个身穿紫色连衣裙的年轻女性。

他不禁长出了一口气,心中默念了一句阿弥陀佛。关志超稳定了一下心神。他知道,不管谁对谁错,都应该关注对方身体是否受伤。

他急忙跑到那女人身边,俯下身,关切地问道:怎么样?不要紧吧?

那女人留着一头长及肩头黑里泛着金黄色的秀发,瓜子脸,白里透红的肌肤。她用一双明眸看了一眼关志超。胸脯那一片白皙的肌肤,在阳光下闪着白色的光芒,让关志超在瞬间分了一下神。

可能不要紧吧,只是右腿膝盖这儿破了。她的声音细细的,很是动听。她姣好的面容上没有流露出怨愤的表情,也没有大声地指责,诸如你的车是怎么开的,你没有长眼睛啊云云。关志超不禁把一颗紧张万分的心慢慢地放了下来。

关志超逐渐冷静下来。他看见这女人没有穿丝袜,一双玉腿纤细秀美,右腿膝盖的右侧果然被水泥路面擦了一下,渗着血丝。

来,我扶你起来,走一走试试,看看伤着骨头了吗?关志超说着,便架住了女人的左臂,她穿着一袭紫色的短款抹袖连衣裙,长度仅及大腿中部,她的肌肤凉丝丝的很是细腻,仿佛玉一样的细滑。一股香气扑面而来,关志超不禁有些心神恍惚。

真是倒霉,我是急着到医院看我女儿,她在幼儿园打滑梯,不小心摔着了,还不知道摔得怎么样。我低头拼命骑车向前赶,就没看到你的车向右转弯,没把你的车撞坏吧。关志超听这女子一说,方知并不是自己的责任。这时才想起看一下自己的汽车,只是右前叶子板有一些轻微变形。不太严重,可是你的自行车已经关志超此刻也没忘了幽默一把。

女人苦笑了一下,她在关志超的搀扶下慢慢地站直了身子,轻轻地活动了一下右腿,只是微微地蹙了一下眉头。

关志超见状便说道,这样吧,我送你去医院,一来去看你女儿,二来给你的腿拍张片子,看看骨头到底有事没事。

女人点了点头,那就麻烦你了。

关志超张望了一下四周,这时候,正好没有警察或协勤人员,他们只是在上下班高峰的时候才来站岗值班。他暗忖,没有他们正好省了好多麻烦,看来也不用报110了。这女人伤得并不重,只是一点皮外伤,我做好事把她送到医院看女儿。不错,她低头拼命骑车这是她的问题,但凭良心说,自己的车速还是稍微快了一些,我还是有一定责任的。他扶着女人一瘸一拐地坐进汽车中。然后女人打开后备箱,把那辆前轮变形的自行车放了进去。

后来,关志超常常思索这次撞车事件前前后后的情形,难道是自己一时生出的一点慈悲心,让自己一步一步地迈进了命运的旋涡?不,你生出慈悲心又有什么错?完全是因为你自己没能很好地把持住自己!

二、心旌摇荡

戴玲芳因为女儿在幼儿园打滑梯摔破了头,简直把她急疯了。

幼儿园的张老师先是在电话中说得语焉不详,显然是她也非常紧张,一时乱了方寸,不知说什么好。后来,另一位老师在电话中说什么,您放心,摔得不太严重,您来医院吧,看完大夫,您就把孩子接走。说完就匆忙撂了电话。

两位老师的话,让戴玲芳心急如焚,她实在不敢想象女儿的惨状。她现在在华夏书店打工,急忙向书店老板请了假,飞身骑上自行车,拼命地向医院飞奔。在向阳道和新疆路交口处,一阵秋风袭来,掀起了她的紫裙子,一下暴露了她裙下的春光。其实,她这一路骑来,经常出现这样的情况,常常有男人用色眯眯的目光死盯着她的一双白腿,她不得不经常低下头往下扯裙子。当她又一次低下头向下扯裙子时,等她再抬起头来,她已经从自行车上被横着猛地弹了出去。

戴玲芳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头脑有些发蒙,待瞬间明白过来,发现自己竟然撞在了一辆汽车上,自己明明看到是允许通行的绿灯啊,为什么还会撞上汽车?那辆向右转弯的汽车闪着右转向灯,人家是正常向右行驶,是我自己因为低头,唉,都是这破裙子惹的祸,真是祸不单行。她看见自己右腿膝盖右侧的一块肌肤被擦伤,渗出点点血滴,一时间很是疼痛。

一个高大的男人慌里慌张地跑过来。这人一上来并没有跟戴玲芳分辨谁的责任,而是非常关切地询问戴玲芳摔坏了没有。男人紧张关切的目光,让戴玲芳不禁对他产生了几分好感。她匆匆地瞥了一眼眼前的男人,发现是一个大帅哥,属于玉树临风的那种,高平头,满脸发黑的胡子茬,浓眉大眼,声音颇有男性磁力。他的一双大手很是有力地搀扶起了戴玲芳。

戴玲芳有些语无伦次地叙说着自己因为急着去医院看孩子,所以拼命向前赶男人不容分说,决定送她去医院看孩子,并为她拍片子,看看是否伤着骨头。她由衷地感激这个人。自己的丈夫周富来远在金州市打工,有很多事她只能独自面对。但是,一旦面对突如其来的紧急情况,戴玲芳经常感到无助和无奈。眼前的这个男人成了她的救命稻草,她听命于他的一切摆布。她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由着这个男人开着银色的速腾向医院疾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