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戏曲之村

戏曲之村

  在美麗富饒的魯北平原黃河下遊南岸,有一個曆史悠久,人文厚重的城市,那就是漢孝子董永故裏,中國優秀傳統劇種,呂劇的發祥地。享有“革命老區”和“呂劇之鄉”美譽的山東博興縣的呂藝鎮。

  呂劇屬于一種鄉村藝術,它的前身是“化妝揚琴”,“琴戲”。是由民間說唱藝術“山東琴書”,發展演變而來。演的是農家事,唱的是農家情,劇本多是反映農村人情世故,以古老、傳統、守舊的愛情故事爲題材,内容淳厚,鄉土氣息濃郁芬芳,生動活潑,以及樸實優美的演唱風格,赢得廣大群械纳類郏蔂懮綎|主要地方戲曲之一。

  呂劇在呂藝鎮以及周圍的村莊裏,走南闖北的專業劇團,深入百姓生活的業餘戲班,村村都有。不管在藝術殿堂的大舞台,抑或在田間地頭的小地方,都會有脍炙人口的呂劇演唱。作爲非物質文化遺産的地方戲曲——呂劇,在一九九六年,山東省文化廳命名爲“山東呂劇藝術之鄉”,“山東省民間文化藝術之鄉”。二零零八年,國家文化部命名爲“中國呂劇藝術之鄉”,“中國民間文化藝術之鄉”等榮譽稱號。

  上世紀五十年代初,繩耿村的張樹良(老生)和張傳海(青衣)兩位藝人,創辦了附近第一家呂劇戲班,收納十八歲左右的學徒近二三十人,成爲當地呂劇創始人。六十年代至七十年代,光繩耿村就有近五十口人到外地演出。六三年,繩耿村呂劇班和北李家村京劇班一起,到沂源縣演出。那時所有的道具和行頭,都要到鄉裏去借用。首場先是在沂源縣的蘆鴨店,每天演出兩場,場場爆滿,當地人飽了眼福後,才能換到另一個地方。雖然唱戲是個累人的活,卻也是個能養人的好活,從農村出來的“戲子”,算是出來讨口飯吃,撲騰一天才吃兩頓飯,晚上演完戲後再吃一頓,那熱氣騰騰的白菜炖豆腐,他們吃着就像是在座酒席,工錢也少得可憐,可他們不在乎,并且演的很起勁。那年月,年年鬧災荒,再加上黃河泛濫成災,窮苦的農民,以唱“小曲”的形式進行乞讨,卻成了很多人養家糊口的主要手段,所以很多人爲了能讓孩子吃飽飯,很願意讓孩子參加到這個隊伍裏來。綿長的歲月裏,他們邊唱邊耍,不斷吸取改善戲曲唱腔和對唱詞唱法的精準,逐步豐富自己的表演,完善自己的表演,完善劇本的内容和形式,就是由于他們的不斷努力和鑽研,才有後來能走上大舞台,能搬上熒屏,成爲一部部脍炙人口的好劇。他們演唱劇目有傳統的,也有自編自演的,如《小姑賢》、《王定寶借當》、《瓜園記》、《金镯玉環記》、《王天寶下蘇州》、《白蛇傳》、《李天保娶親》、《牆頭記》、《三月幫》等,内容都豐富多彩,劇情也百看不厭。

  戲班裏的演員雖然都是農村人,他們也不光來回重複巡演原有的老劇種。在農村裏,能人也代代輩出,有個大字不識一升的莊稼杆子,僅憑過目不忘的驚人記憶力,看完電影回家,就能編排創作出深入農村,通俗易懂的好戲,還能把一些老戲中原有的,不健康的或者不積極向上的段子,删去或改掉,使戲曲前後貫通承前啓後,整過劇情更加引人入勝。例如《王漢喜借年》裏,窮漢王漢喜,除夕之夜,到嶽丈家借年,進的大門後,見上房嶽丈一家正在歡度新年,深感自己處境寒酸窘迫,是進是退?躊躇猶豫間,有人出來,情急之下,他躲到馬棚裏,正好嫂嫂到馬棚裏小便……像這種醜化王漢喜的劇情,被統統删去改掉。修改成正當王漢喜自慚形穢,徘徊不前,見有人來,慌忙之中,誤入未婚妻愛姐閨房,正巧來人是陪愛姐回閨房安歇的嫂嫂,嫂嫂對王漢喜和愛姐的處境深表同情和關懷,并暗中決定幫助成全小姑與漢喜二人。《井台會》中,豆蔻少女蘭瑞蓮,因債務逼迫賣與已五十三歲,相貌醜陋的周蘭寬爲妻,婚後受盡周家老少的百般欺辱與虐待。這樣似乎少了一些因果與善惡的強烈對比,後改爲周蘭寬仗着有錢有勢,強行霸占蘭瑞蓮。在婆家,瑞蓮受盡丈夫與婆婆的打罵與折磨……終成一出樸實無華,生動活潑,劇情感人的地方著名戲曲。他們自己創作編排的戲曲有《三月幫》、《王樂喜》等。都洋溢着濃郁芬芳的鄉村氣息,唱詞簡潔精練,主人公心理活動和或果斷或溫柔的肢體動作,以及演員急劇變化的面部表情,刻劃的生動細膩,幾近完美,深受廣大觀械臍g迎。新中國成立以後,繩耿村的戲班子,不光唱呂戲,革命現代京劇,在繩耿村的戲班裏表演的熱火朝天,如火如荼,如《智取威虎山》、《海港》、《紅燈記》、《沙家浜》等。尤其是《三月幫》和《李二嫂改嫁》以及現代京劇《沙家浜》等,是繩耿村劇組的拿手好戲,演員婉轉優美的唱腔,生動悅耳,通俗易懂的唱詞,行雲流水,清脆悠揚的琴音,令人久久回味。

  爲弘揚戲曲藝術,将戲曲這一非物質文化遺産得到發展與傳承,将古老的民間文化藝術發揚光大,博興縣政府,博興縣文化館常常舉辦戲曲大賽,全縣各個鄉村的戲班都積極參加,相互切磋技藝,相互學習唱腔唱法,評選出優秀的劇組,給予鼓勵和獎勵。還經常組織優秀戲班,開展以呂劇爲特色的文藝演出活動。他們不光在鄉下,在田間地頭,他們也到省市級的大舞台。他們不光徘徊在鄰近的縣市,他們的聲音會逐漸響徹周邊縣區,如昌濰、膠東、桓台、廣饒、淄博、濱州、濟南等,齊魯的大地上,到處留下他們輕盈歡快的聲音與渾厚踏實的足迹。二零零七年臘月二十三日,中央電視台十二頻道,戲曲頻道,來繩耿村采訪并現場錄制《李二嫂改嫁》片段,一時在全國引起關注。

  如今,繩耿村戲班擁有成員二十九人,年齡大的八十七歲的老藝人張學敏,腰不彎,耳不聾,精神矍铄,年齡小的業餘演員隻有十幾歲。戲曲在繩耿村不僅是一項業餘健身與娛樂活動,豐富農民群械奈幕睿桓且豁棽荒芏獥壚献孀谶z留下來的,在時間與空間的隧道裏艱難的漂泊百年的民間文化藝術,甚至有待,必須發揚與傳承的重要課題。新任書記劉恒佳,年輕有爲,着力培育呂劇藝術人才,鼓勵創作呂劇精品劇目,還專門在老房子一旁建起了,教戲學戲演戲爲一體的藝術大廳,爲“呂劇之鄉”的長足發展努力增光添彩。

  在美丽富饶的鲁北平原黄河下游南岸,有一个历史悠久,人文厚重的城市,那就是汉孝子董永故里,中国优秀传统剧种,吕剧的发祥地。享有“革命老区”和“吕剧之乡”美誉的山东博兴县的吕艺镇。

  吕剧属于一种乡村艺术,它的前身是“化妆扬琴”,“琴戏”。是由民间说唱艺术“山东琴书”,发展演变而来。演的是农家事,唱的是农家情,剧本多是反映农村人情世故,以古老、传统、守旧的爱情故事为题材,内容淳厚,乡土气息浓郁芬芳,生动活泼,以及朴实优美的演唱风格,赢得广大群众的深爱,成为山东主要地方戏曲之一。

  吕剧在吕艺镇以及周围的村庄里,走南闯北的专业剧团,深入百姓生活的业余戏班,村村都有。不管在艺术殿堂的大舞台,抑或在田间地头的小地方,都会有脍炙人口的吕剧演唱。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地方戏曲——吕剧,在一九九六年,山东省文化厅命名为“山东吕剧艺术之乡”,“山东省民间文化艺术之乡”。二零零八年,国家文化部命名为“中国吕剧艺术之乡”,“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等荣誉称号。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绳耿村的张树良(老生)和张传海(青衣)两位艺人,创办了附近第一家吕剧戏班,收纳十八岁左右的学徒近二三十人,成为当地吕剧创始人。六十年代至七十年代,光绳耿村就有近五十口人到外地演出。六三年,绳耿村吕剧班和北李家村京剧班一起,到沂源县演出。那时所有的道具和行头,都要到乡里去借用。首场先是在沂源县的芦鸭店,每天演出两场,场场爆满,当地人饱了眼福后,才能换到另一个地方。虽然唱戏是个累人的活,却也是个能养人的好活,从农村出来的“戏子”,算是出来讨口饭吃,扑腾一天才吃两顿饭,晚上演完戏后再吃一顿,那热气腾腾的白菜炖豆腐,他们吃着就像是在座酒席,工钱也少得可怜,可他们不在乎,并且演的很起劲。那年月,年年闹灾荒,再加上黄河泛滥成灾,穷苦的农民,以唱“小曲”的形式进行乞讨,却成了很多人养家糊口的主要手段,所以很多人为了能让孩子吃饱饭,很愿意让孩子参加到这个队伍里来。绵长的岁月里,他们边唱边耍,不断吸取改善戏曲唱腔和对唱词唱法的精准,逐步丰富自己的表演,完善自己的表演,完善剧本的内容和形式,就是由于他们的不断努力和钻研,才有后来能走上大舞台,能搬上荧屏,成为一部部脍炙人口的好剧。他们演唱剧目有传统的,也有自编自演的,如《小姑贤》、《王定宝借当》、《瓜园记》、《金镯玉环记》、《王天宝下苏州》、《白蛇传》、《李天保娶亲》、《墙头记》、《三月帮》等,内容都丰富多彩,剧情也百看不厌。

  戏班里的演员虽然都是农村人,他们也不光来回重复巡演原有的老剧种。在农村里,能人也代代辈出,有个大字不识一升的庄稼杆子,仅凭过目不忘的惊人记忆力,看完电影回家,就能编排创作出深入农村,通俗易懂的好戏,还能把一些老戏中原有的,不健康的或者不积极向上的段子,删去或改掉,使戏曲前后贯通承前启后,整过剧情更加引人入胜。例如《王汉喜借年》里,穷汉王汉喜,除夕之夜,到岳丈家借年,进的大门后,见上房岳丈一家正在欢度新年,深感自己处境寒酸窘迫,是进是退?踌躇犹豫间,有人出来,情急之下,他躲到马棚里,正好嫂嫂到马棚里小便……像这种丑化王汉喜的剧情,被统统删去改掉。修改成正当王汉喜自惭形秽,徘徊不前,见有人来,慌忙之中,误入未婚妻爱姐闺房,正巧来人是陪爱姐回闺房安歇的嫂嫂,嫂嫂对王汉喜和爱姐的处境深表同情和关怀,并暗中决定帮助成全小姑与汉喜二人。《井台会》中,豆蔻少女兰瑞莲,因债务逼迫卖与已五十三岁,相貌丑陋的周兰宽为妻,婚后受尽周家老少的百般欺辱与虐待。这样似乎少了一些因果与善恶的强烈对比,后改为周兰宽仗着有钱有势,强行霸占兰瑞莲。在婆家,瑞莲受尽丈夫与婆婆的打骂与折磨……终成一出朴实无华,生动活泼,剧情感人的地方著名戏曲。他们自己创作编排的戏曲有《三月帮》、《王乐喜》等。都洋溢着浓郁芬芳的乡村气息,唱词简洁精练,主人公心理活动和或果断或温柔的肢体动作,以及演员急剧变化的面部表情,刻划的生动细腻,几近完美,深受广大观众的欢迎。新中国成立以后,绳耿村的戏班子,不光唱吕戏,革命现代京剧,在绳耿村的戏班里表演的热火朝天,如火如荼,如《智取威虎山》、《海港》、《红灯记》、《沙家浜》等。尤其是《三月帮》和《李二嫂改嫁》以及现代京剧《沙家浜》等,是绳耿村剧组的拿手好戏,演员婉转优美的唱腔,生动悦耳,通俗易懂的唱词,行云流水,清脆悠扬的琴音,令人久久回味。

  为弘扬戏曲艺术,将戏曲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得到发展与传承,将古老的民间文化艺术发扬光大,博兴县政府,博兴县文化馆常常举办戏曲大赛,全县各个乡村的戏班都积极参加,相互切磋技艺,相互学习唱腔唱法,评选出优秀的剧组,给予鼓励和奖励。还经常组织优秀戏班,开展以吕剧为特色的文艺演出活动。他们不光在乡下,在田间地头,他们也到省市级的大舞台。他们不光徘徊在邻近的县市,他们的声音会逐渐响彻周边县区,如昌潍、胶东、桓台、广饶、淄博、滨州、济南等,齐鲁的大地上,到处留下他们轻盈欢快的声音与浑厚踏实的足迹。二零零七年腊月二十三日,中央电视台十二频道,戏曲频道,来绳耿村采访并现场录制《李二嫂改嫁》片段,一时在全国引起关注。

  如今,绳耿村戏班拥有成员二十九人,年龄大的八十七岁的老艺人张学敏,腰不弯,耳不聋,精神矍铄,年龄小的业余演员只有十几岁。戏曲在绳耿村不仅是一项业余健身与娱乐活动,丰富农民群众的文化生活;更是一项不能丢弃老祖宗遗留下来的,在时间与空间的隧道里艰难的漂泊百年的民间文化艺术,甚至有待,必须发扬与传承的重要课题。新任书记刘恒佳,年轻有为,着力培育吕剧艺术人才,鼓励创作吕剧精品剧目,还专门在老房子一旁建起了,教戏学戏演戏为一体的艺术大厅,为“吕剧之乡”的长足发展努力增光添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