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散文赏析

冷冷秋雨抚清秋

冷冷秋雨抚清秋

  秋日将盡,冷雨微寒,窗外是潺潺的雨聲,蕭蕭的雨幕,象落葉飄飛,似靜夜飛花。燈下是清清的茶水,淡淡的書香,令詩情濃郁,讓心緒飛揚,那就讓我且随先人詩詞的牽引,撥雲穿霧,去感受雨爲何物,竟能使晝短,能讓夜長,能被人千古吟唱。

  對于雨的描寫,自古以來,佳句甚多。蘇東坡的水光潋滟睛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溫庭筠的鹹陽橋上雨如懸,萬點空蒙隔釣船,還有韓愈的天街小雨潤如酥,草色遙看近且無都描繪出了潮潮潤潤的雨給人們帶來的美好享受。隻要雨不直落,風不斜吹,撐傘走在雨中,任雨點敲在傘面,再将傘柄輕旋,雨珠向四方噴灑,既而旋成了一圈飛檐。亦或是将傘抛到一邊,把年輕的長發和肌膚交給漫天的濕意,這樣的雨中即景我們一生又能趕上幾回呢?

  驟雨初歇,景色清冽,詩人們難免會感慨萬千,王維有《山居秋暝》:空山新雨後,天氣晚來秋。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仿佛将我們帶到了世外桃源,這裏不見喧嚣的車流,混沌的天空,隻有風爽月明松清,讓心情得到片刻的沉澱,也是不錯。蘇轼有《浣溪沙》:軟草平莎過雨新,輕沙走馬路無塵,是一種雨後揚鞭的快意,軟草,輕沙,讓詩人策馬趕路心自閑,揮灑文字雲雨間。

  雨,很奇妙,當你高興的時候,它象一首歡快的歌,隔了窗子聽去,歡快悅耳,清韻悠揚;當你落寞的時候,它又變成一首憂傷的詩,雨打窗棂,憑填感傷。詩人們也常常借雨抒情,移情于境,将愛,雨,情,愁,織就成一張細細的網,網住了一顆顆孤獨驿動的心。陳與義的《春寒》海棠不惜胭脂色,獨立細雨中,看似贊花,意在贊人,落筆生花,意味深長。晏幾道的雨中落花: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相尋夢裏路,飛雨落花中,都将這揮之不去的刻骨銘心托入了雨中,仿佛把獨立的人、雙飛的燕、飄灑的雨、凋零的花都融入了時空,化作了永恒。唐後主李煜的窗外雨潺潺,春意闌珊,含思凄婉,未幾下世。詩人身陷北國,中宵羅衾似鐵,細雨潺潺盈耳,心緒無比哀傷,種種愁情,豈是一聲對雨長歎所能承載?

  雨不但可觀,更可以聽。聽聽冷雨。李清照的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聲聲慢尋尋覓覓》,聽上去是那麽凄涼,凄清,凄楚。還有她的《添字采桑子芭蕉》描繪到坐聽雨打芭蕉聲的情景:傷心枕上三更雨,點滴霖霪,點滴霖霪,愁損北人不慣起來聽。凄楚之外,更添凄迷。聶勝瓊的枕前淚共階前雨,隔個窗兒滴到明《鹧鸪天》,可謂寄雨托思極品,恍惚中似見雨點敲在鱗鱗千瓣的瓦上,由遠而近,輕輕重重輕輕,滴滴點點滴滴,細細瑣瑣屑屑,間間密密歇歇,夾着一股股的細流沿瓦槽與屋檐潺潺瀉下,各種敲擊音與滑音密織成網。無論是疏雨滴梧桐,或是驟雨打芭蕉,雨,都象是一顆濕漉漉的靈魂,在屋前窗外,呼喚呢喃。

  窗外,秋雨還在飄飄灑灑,如煙似霧地徽肿炮ぺば生,想着重聚遙遙無期,往事過眼雲煙,掩書長歎青鳥不傳雲外信,丁香空結雨中愁。當雨聲響起時,兀然獨坐,靜聽天籁,隻有聽憑古往今來多少事、都随風雨到心頭了。

  秋日将尽,冷雨微寒,窗外是潺潺的雨声,萧萧的雨幕,象落叶飘飞,似静夜飞花。灯下是清清的茶水,淡淡的书香,令诗情浓郁,让心绪飞扬,那就让我且随先人诗词的牵引,拨云穿雾,去感受雨为何物,竟能使昼短,能让夜长,能被人千古吟唱。

  对于雨的描写,自古以来,佳句甚多。苏东坡的水光潋滟睛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温庭筠的咸阳桥上雨如悬,万点空蒙隔钓船,还有韩愈的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且无都描绘出了潮潮润润的雨给人们带来的美好享受。只要雨不直落,风不斜吹,撑伞走在雨中,任雨点敲在伞面,再将伞柄轻旋,雨珠向四方喷洒,既而旋成了一圈飞檐。亦或是将伞抛到一边,把年轻的长发和肌肤交给漫天的湿意,这样的雨中即景我们一生又能赶上几回呢?

  骤雨初歇,景色清冽,诗人们难免会感慨万千,王维有《山居秋暝》: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仿佛将我们带到了世外桃源,这里不见喧嚣的车流,混沌的天空,只有风爽月明松清,让心情得到片刻的沉淀,也是不错。苏轼有《浣溪沙》:软草平莎过雨新,轻沙走马路无尘,是一种雨后扬鞭的快意,软草,轻沙,让诗人策马赶路心自闲,挥洒文字云雨间。

  雨,很奇妙,当你高兴的时候,它象一首欢快的歌,隔了窗子听去,欢快悦耳,清韵悠扬;当你落寞的时候,它又变成一首忧伤的诗,雨打窗棂,凭填感伤。诗人们也常常借雨抒情,移情于境,将爱,雨,情,愁,织就成一张细细的网,网住了一颗颗孤独驿动的心。陈与义的《春寒》海棠不惜胭脂色,独立细雨中,看似赞花,意在赞人,落笔生花,意味深长。晏几道的雨中落花: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相寻梦里路,飞雨落花中,都将这挥之不去的刻骨铭心托入了雨中,仿佛把独立的人、双飞的燕、飘洒的雨、凋零的花都融入了时空,化作了永恒。唐后主李煜的窗外雨潺潺,春意阑珊,含思凄婉,未几下世。诗人身陷北国,中宵罗衾似铁,细雨潺潺盈耳,心绪无比哀伤,种种愁情,岂是一声对雨长叹所能承载?

  雨不但可观,更可以听。听听冷雨。李清照的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声声慢寻寻觅觅》,听上去是那么凄凉,凄清,凄楚。还有她的《添字采桑子芭蕉》描绘到坐听雨打芭蕉声的情景:伤心枕上三更雨,点滴霖霪,点滴霖霪,愁损北人不惯起来听。凄楚之外,更添凄迷。聂胜琼的枕前泪共阶前雨,隔个窗儿滴到明《鹧鸪天》,可谓寄雨托思极品,恍惚中似见雨点敲在鳞鳞千瓣的瓦上,由远而近,轻轻重重轻轻,滴滴点点滴滴,细细琐琐屑屑,间间密密歇歇,夹着一股股的细流沿瓦槽与屋檐潺潺泻下,各种敲击音与滑音密织成网。无论是疏雨滴梧桐,或是骤雨打芭蕉,雨,都象是一颗湿漉漉的灵魂,在屋前窗外,呼唤呢喃。

  窗外,秋雨还在飘飘洒洒,如烟似雾地笼罩着冥冥众生,想着重聚遥遥无期,往事过眼云烟,掩书长叹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当雨声响起时,兀然独坐,静听天籁,只有听凭古往今来多少事、都随风雨到心头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bbs.yireaders.com/meiwen/sanwen/1357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