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赵一刀

杀猪匠赵大山有一手杀猪卖肉的绝活,人称赵一刀。赵一刀祖上几代都杀猪,但他们是逢年过节或红白喜事时受邀为乡亲们杀猪,赵一刀则专门在乡亲家购买肥猪,然后杀了猪摆到肉铺上卖肉。久而久之,赵一刀练就了过硬的本领:单手杀猪,快速刺喉,一刀致命,干净利落;顾客买肉,说出斤两,他一刀割肉,毫厘不差。曾有人不信,几次亲身验证后,终于心服口服。赵一刀童叟无欺,凭着良心卖猪肉,乡亲们都很信赖他。虽然肉铺旁放有一秤,但很少有人拿着肉去过秤。有人介绍赵一刀到镇上去杀猪卖肉,说那里能挣更多的钱。赵一刀说,他杀猪卖肉,图的是方便乡亲近邻,不图能挣多少钱。赵一刀挣的钱,除了维持一家大小的生活,他还乐善好施,经常送肉给村里的孤寡老人,谁家要是有困难了,他会慷慨地捐钱捐物。

慢慢地,赵一刀老了,把手中的杀猪刀交给了儿子。儿子没有赵一刀那样的绝活,但肉铺有赵一刀早年积累的人脉,生意一直不错。那天,赵一刀到镇上赶集,听到周围的人议论纷纷:可惜啊,赵一刀的一世英名全毁在儿子手上,他儿子卖肉常常短斤缺两,坑人啊!要不是看在赵一刀爱做好事的面子上,哪个龟孙子才会去他家肉铺买肉。赵一刀面红耳赤,怒气顿生,埋着头快步离开了。回到家,赵一刀把儿子狠狠训责了一番,反复叮嘱他要老实做人、诚信卖肉。第二天,赵一刀让儿子杀了两头肥猪,并亲自来到肉铺前,对买肉的人说:是我儿子对不起大家,短了大家的斤两,凡是今天来卖肉的,我给每人送一斤,以弥补我们的亏欠。说完,赵一刀开始割肉。儿子虽心有不满,也只能依从。

赵一刀怒不可遏,疾步来到肉铺前,对买肉的人说:我儿子屡教不改,亏欠大家斤两,真是对不起了。我原想关了肉铺,可大家买肉又不方便了。现在,我愿意斩断一根手指,向你们赔罪!赵一刀说完操起肉铺上的刀,挥向自己的左手。刀光闪过,他的食指只剩下了半截。买肉的人和赵一刀的儿子都目瞪口呆,不知如何是好。赵一刀接着说:希望大家继续监督我家肉铺,要是他小子再昧着良心卖肉,你们发现一次我就斩断一根手指。要是手指不够,我就斩断脚趾,要是手指加上脚趾还不够,我就斩断我的手臂赵一刀的儿子听到这里,面如土色,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此后,肉铺再也没出现短斤缺两的现象,生意像往常一样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