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许仙自白书

寂寞,让我蠢蠢欲动。寂寞,让我诸多回忆。寂寞,让我孜孜不倦得写着我的自白。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寂寞。记得那是一个烦闷的午后,我睡了一觉,突然醒来,发觉素贞不在她房内。我步到小庭院,一个曼妙的舞者,正疯狂地扭动着她的腰肢。素贞!老实人,是你啊!小青,你姐姐呢?不知道。你眼中就只有她吗?不,不是的。我你看我漂亮吗?漂亮,你很漂亮。撒谎,不过我喜欢。我不会说谎。你喜欢过我吗?一点,一点点。有没有?小青,你很好,会觅得如意郎君的。她用嘴衔了一颗葡萄送到我的嘴边。我有点心旌摇曳,可我毕竟还算是个君子。圣人有言曰:男女授受不清。我本能的躲开了。相公。是素贞回来了。一回头,小青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小青呢?我,我也半天没见了,她不是和你在一起吗?

天气太热了。究竟是天气的缘故还是因为我对素贞的不忠。我也不清楚,也许都有吧!人的心很复杂,有时连她的主人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素贞没有再说什么。我对不起素贞,为了小青竟然对她撒谎了。转眼到了五月。这日,门前来一化缘的和尚,自称是镇江金山寺主持法海,生有慧根,替天行道。一见我就说我印堂发黑,家中有妖怪作祟。我知道这只不过是江湖术士的歪门邪说,无非是想多要些钱。我笑了笑,多给了他些碎银子。见我不信,他忽然神色凝重了起来。并再四告诉我素贞是蛇精,要我远离,否则性命堪忧。还说他有办法让素贞显出原形。看他说得这么郑重其事,我有点动摇了。临走,他给了我一些所谓的显形药粉。次日,便是端午节,一大早素贞便和小青去采办过节所需的物品。

不经意间一个黑影窜进了素贞的房间。我蹑手蹑脚的也跟了上去。是小青。只见她从素贞的枕头底下取出一件东西。啊!白蛇皮,我差点叫了出来。难道素贞真是我不敢往下想。她取出一把剪刀,将白蛇皮剪得粉碎。布置好一切,马上溜出了房间。人太多了,我和小青走散了。小青回来了没?姐姐,我还到处找你,怎么也找不到,我就先回来了。小青,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竟然不知。我又一次对素贞撒谎了。吃饭的时候,我趁素贞不备,把药粉撒入了她的饭里。等待着看她显出原形。我们虽然天天在一起,可是却如同陌路,你有好多事情瞒着我。你是否另有所爱了,回答我。这叫我怎么回答。我只能告诉你,你对我的感情,我一直不能忘怀。这就是你的回答吗?要知道你越这样,我越痛苦。

你竟然跟踪我。我知道在感情上是不能勉强的,我急于想知道自己在你心目中的位置。我以为我会因此而斩断情丝,谁知她仍在撕扯着我的心。我在感情的煎熬中反复思考着这究竟是为什么?我应该告诉你的,可是由于种种原因,我不能直言不讳。这里面的原因,我还是略知一二的。别忘了我是人,而你只不过是条蛇,你太低估人类的能力了。爱情多奇怪,人陷入情网,心神恍惚,患得患失。一旦反爱成恨,说时迟,那时快,便是片甲不留。许仙,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姐姐!你你在什么时候知道我看错了,你再也不是那个让我倾心献身的许仙了。我竟然还突然,素贞全身冰冷,牙关紧咬。你怎么了?我中毒了,小青,快把我的蛇皮拿来。姐姐,我不会的,他告诉我这只会让你显出原形。

金山寺的主持法海和尚。我不相信,怎么会是他。男人真是难以相信的动物。说完这些话,她再也支持不下去了,倒在了地上。姐姐,你等等我,我这就下来陪你。她提剑指向我,可是许久都没有刺过来只听咣当一声小青,不要啊!她们都去了,我却活了下来,丑恶的活了下来。我恨我自己,却没有勇气和毅力随她们而去。我向往安宁和平,向往爱情和温馨。却实在不敢面对这个丑恶的世界。原谅我这个弱书生吧。我将去寻一块净土,那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