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在你眼中我看不见自己

在你眼中我看不见自己

記憶裏隐隐作痛,浮現的是陰沉着的,無奈的,男人的表情;高調的,挖苦的,女人的語氣。不屑的,投下的眼神。無地自容的女生。

以爲成長是所謂的學會堅強的隐忍。自我保護,隻是學會了沉默不語,不動聲色。不像曾經的自己,受了半點委屈,諷刺便止不住落淚,博得不了對面犀利眼神的半點同情。漸漸的,不再無力又固執地爲自己所謂的正确,作絲毫解釋。無力的,總是在對方高聲中奪去所謂的自尊。

失望是一泓毒藥,亂了味覺,模糊了眼界,恍惚了聽覺,侵冷了肌膚。獨自隐忍的表情。

夜幕吞噬了微光,空洞的無形膨脹。悲傷,亦是如此,順了血液流動的方向,在心中紮根,蔓生。默默的不安和無奈,還是流淚和苦笑,沒有人看得見。

一直是這樣的吧。習慣了呢。真的,忍着,不想大吵大鬧,不能大聲哭泣。無奈的眼神,咒罵時的尖酸刻薄語氣。即使每一次,努力不想讓這樣的場景出現,可是無法避免。

這麽多年來,一直是這樣,從未讓你們開心過,滿意過。伴随你們的眼神流淌着我失望落寞的悲傷,倔強地不願展示一絲軟弱。

像一頑石,沉默不語,固執死板。除了被踩,被踏。一無是處。你們開心了吧?洩氣了吧?

女生還是一貫的沉默,像個啞巴。媽媽的話無形讓自己麻木的表情陰沉下來。隐忍,我以爲是所謂的長大。不會孩子氣的大哭小鬧。

起先呢?餐桌上多了一碗粥。小胃口的姐姐不願意要,媽媽又嫌吃多了發胖。于是一家人推讓着。蘇君看着這一切,還是埋頭默不作聲地吃飯。

下午換了一身長袖長褲,忐忑地經過媽媽犀利的眼神,竟然相安無事。還以爲這樣子,媽媽一定會罵着自己不會穿衣服。什麽在家就穿些随便的衣服之類的哲理,可是,背心,短褲麽?秋天了,很冷了。一下午還默默地抽鼻子抹鼻涕的,而且自己真的不喜歡穿成那樣,卻還是要乖乖聽話,不能有反抗。可笑的是,即使這樣聽話卻也換不回滿意的眼神。

下午時候,又被媽媽嘲諷像球一樣胖的自己,晚飯時卻又很順從地端走最大碗的粥。胃口大,愛吃。爸媽總這樣想自己的。

而此時,默默吃飯的蘇君隐約感到不安。但還是希望大人們快把粥分掉,結束了,就好了,與自己不要有任何相幹。

把粥分些阿君那吧,媽媽總是把自己推到餐桌話題上。

嘴唇嗫嚅,似乎許久未開口說話似的。艱難的,聽不清的糊音,還是補充了一句我的粥夠了。

無效的,卻還是堅持着。隻有這麽一句話,平平淡淡的倔強倏爾就了無聲息了。

反正她都這麽胖了,多吃點,不礙事的。胖,這件事情,我天天念叨,她在意過麽?人家高三,去學校都是瘦下來的,阿君倒好,非但沒瘦,反而越來越胖。伴了幾聲有意識的幹笑。諷刺的意味,不知是說給爸爸聽,還是特意拔高音調在自己耳邊念叨着。

一直是這樣的,從來沒有,沒有在意我的感受。到底來,全盤皆輸,全部的填滿,重重的失望。從小到大,一直是這樣吧。反抗的氣力是殆盡的。事實不過如此,那般不令人如意。

女生的臉板着,沒再發出聲音。媽媽奪過自己的碗,加了粥。無力的服從,向來如此。

晚飯後,爸爸把零花錢遞給蘇君,又夾帶了一句在學校不要亂吃東西。沒有音調的平靜,卻也沒有溫和的意味。沒有的。沒有亂吃,怎麽會這麽胖沒有媽媽的諷刺語氣,卻也浸漬了滿滿的失望。或許曽經以爲爸爸是自己在媽媽面前最好的避風港。可自己努力想改變的一切,又是不置可否地把自己投入深深的,無可自拔的失望中。

每次餐桌上,即使自己向來沉默,卻也難免成爲話題中心。風口浪尖?多麽希望是相安無事。舊事,似乎過去的每一寸記憶都蔓生了罪惡感;缺點。抱怨起現在,單薄得沒有氣力辯解,不堪。就這樣,聽着聽着習慣了沉默吧。是我的自我保護,沒有人看得見。

曽經也是委屈地辯解過。聲音的微弱與不安,勝利總是被對面故意拔高音調的媽媽奪了去,更加忿忿的咒罵辯解是無力的,再也不會了。沒有舉動,似乎一切都不曾發生,而心跳動的不安,失望像病魔一樣肆意的,奪取我所謂的快樂。一點一點,血幹淚枯。

好像說她,跟不說她似的。頑石一個。叫嚣的表情,你當你不說話很了不起啊。聽見沒有女人氣憤地抄起筷子,想向女生砸去,被一旁沉默的男人擋住了。女生再也忍不住委屈,淚水在眼眶打轉,拼命地吃飯,拼命德想逃離這樣的情景。可是,反反複複在自己的生活中出現無地自容。這隻是記憶,可怕而無助的記憶。好像,哪次自己又做錯事,于是就悄無聲息地從世界消失似的。好幾次,女生總這樣想,倘若自己消失了,他們最讨厭的累贅再也不在了,他們會更幸福吧?

如果,快樂是需要代價的,是不是因爲我還沒有認真地放手,或是以爲所謂的努力來卻都是不值要求。一直不快樂呢?

從小到大,先是矮小的個子。小時候,每次放假回家,害怕極了那樣失望的眼神。除了無助地躲在被子裏哭泣,沒有什麽可以把那時幼小的自己脫離悲傷。家中的一切卻又有無形的控制。就像小時候的玩具熊。還沒計劃好怎樣一起遊戲。到家時,剛買來的玩具熊就被規規矩矩地塞進櫃子裏,再也沒有被允許碰過。小時候。喜歡喋喋不休,問個不停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第一次嘗到尴尬的味道。數年後,終于學會了沉默不語。卻換回一句小孩子一天說的話,阿君一個月都講不完,不屑的眼神,似乎從未離開過自己。

我忘不了,那樣的,深深的,不可自拔的失望,一點點的吞噬着,血幹淚枯。

你懂那樣的悲涼麽?

记忆里隐隐作痛,浮现的是阴沉着的,无奈的,男人的表情;高调的,挖苦的,女人的语气。不屑的,投下的眼神。无地自容的女生。

以为成长是所谓的学会坚强的隐忍。自我保护,只是学会了沉默不语,不动声色。不像曾经的自己,受了半点委屈,讽刺便止不住落泪,博得不了对面犀利眼神的半点同情。渐渐的,不再无力又固执地为自己所谓的正确,作丝毫解释。无力的,总是在对方高声中夺去所谓的自尊。

失望是一泓毒药,乱了味觉,模糊了眼界,恍惚了听觉,侵冷了肌肤。独自隐忍的表情。

夜幕吞噬了微光,空洞的无形膨胀。悲伤,亦是如此,顺了血液流动的方向,在心中扎根,蔓生。默默的不安和无奈,还是流泪和苦笑,没有人看得见。

一直是这样的吧。习惯了呢。真的,忍着,不想大吵大闹,不能大声哭泣。无奈的眼神,咒骂时的尖酸刻薄语气。即使每一次,努力不想让这样的场景出现,可是无法避免。

这么多年来,一直是这样,从未让你们开心过,满意过。伴随你们的眼神流淌着我失望落寞的悲伤,倔强地不愿展示一丝软弱。

像一顽石,沉默不语,固执死板。除了被踩,被踏。一无是处。你们开心了吧?泄气了吧?

女生还是一贯的沉默,像个哑巴。妈妈的话无形让自己麻木的表情阴沉下来。隐忍,我以为是所谓的长大。不会孩子气的大哭小闹。

起先呢?餐桌上多了一碗粥。小胃口的姐姐不愿意要,妈妈又嫌吃多了发胖。于是一家人推让着。苏君看着这一切,还是埋头默不作声地吃饭。

下午换了一身长袖长裤,忐忑地经过妈妈犀利的眼神,竟然相安无事。还以为这样子,妈妈一定会骂着自己不会穿衣服。什么在家就穿些随便的衣服之类的哲理,可是,背心,短裤么?秋天了,很冷了。一下午还默默地抽鼻子抹鼻涕的,而且自己真的不喜欢穿成那样,却还是要乖乖听话,不能有反抗。可笑的是,即使这样听话却也换不回满意的眼神。

下午时候,又被妈妈嘲讽像球一样胖的自己,晚饭时却又很顺从地端走最大碗的粥。胃口大,爱吃。爸妈总这样想自己的。

而此时,默默吃饭的苏君隐约感到不安。但还是希望大人们快把粥分掉,结束了,就好了,与自己不要有任何相干。

把粥分些阿君那吧,妈妈总是把自己推到餐桌话题上。

嘴唇嗫嚅,似乎许久未开口说话似的。艰难的,听不清的糊音,还是补充了一句我的粥够了。

无效的,却还是坚持着。只有这么一句话,平平淡淡的倔强倏尔就了无声息了。

反正她都这么胖了,多吃点,不碍事的。胖,这件事情,我天天念叨,她在意过么?人家高三,去学校都是瘦下来的,阿君倒好,非但没瘦,反而越来越胖。伴了几声有意识的干笑。讽刺的意味,不知是说给爸爸听,还是特意拔高音调在自己耳边念叨着。

一直是这样的,从来没有,没有在意我的感受。到底来,全盘皆输,全部的填满,重重的失望。从小到大,一直是这样吧。反抗的气力是殆尽的。事实不过如此,那般不令人如意。

女生的脸板着,没再发出声音。妈妈夺过自己的碗,加了粥。无力的服从,向来如此。

晚饭后,爸爸把零花钱递给苏君,又夹带了一句在学校不要乱吃东西。没有音调的平静,却也没有温和的意味。没有的。没有乱吃,怎么会这么胖没有妈妈的讽刺语气,却也浸渍了满满的失望。或许曽经以为爸爸是自己在妈妈面前最好的避风港。可自己努力想改变的一切,又是不置可否地把自己投入深深的,无可自拔的失望中。

每次餐桌上,即使自己向来沉默,却也难免成为话题中心。风口浪尖?多么希望是相安无事。旧事,似乎过去的每一寸记忆都蔓生了罪恶感;缺点。抱怨起现在,单薄得没有气力辩解,不堪。就这样,听着听着习惯了沉默吧。是我的自我保护,没有人看得见。

曽经也是委屈地辩解过。声音的微弱与不安,胜利总是被对面故意拔高音调的妈妈夺了去,更加忿忿的咒骂辩解是无力的,再也不会了。没有举动,似乎一切都不曾发生,而心跳动的不安,失望像病魔一样肆意的,夺取我所谓的快乐。一点一点,血干泪枯。

好像说她,跟不说她似的。顽石一个。叫嚣的表情,你当你不说话很了不起啊。听见没有女人气愤地抄起筷子,想向女生砸去,被一旁沉默的男人挡住了。女生再也忍不住委屈,泪水在眼眶打转,拼命地吃饭,拼命德想逃离这样的情景。可是,反反复复在自己的生活中出现无地自容。这只是记忆,可怕而无助的记忆。好像,哪次自己又做错事,于是就悄无声息地从世界消失似的。好几次,女生总这样想,倘若自己消失了,他们最讨厌的累赘再也不在了,他们会更幸福吧?

如果,快乐是需要代价的,是不是因为我还没有认真地放手,或是以为所谓的努力来却都是不值要求。一直不快乐呢?

从小到大,先是矮小的个子。小时候,每次放假回家,害怕极了那样失望的眼神。除了无助地躲在被子里哭泣,没有什么可以把那时幼小的自己脱离悲伤。家中的一切却又有无形的控制。就像小时候的玩具熊。还没计划好怎样一起游戏。到家时,刚买来的玩具熊就被规规矩矩地塞进柜子里,再也没有被允许碰过。小时候。喜欢喋喋不休,问个不停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第一次尝到尴尬的味道。数年后,终于学会了沉默不语。却换回一句小孩子一天说的话,阿君一个月都讲不完,不屑的眼神,似乎从未离开过自己。

我忘不了,那样的,深深的,不可自拔的失望,一点点的吞噬着,血干泪枯。

你懂那样的悲凉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