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爱情最初的样子

爱情最初的样子

眼見着兒子的年齡線一天天的拉長,母親變得越發的唠叨了,那種想要見到兒子結婚的熱度,常常壓得他喘不過氣來。他從家裏逃也是的跑了出來,不知覺的走向了附近的一個公園。

他見到她的時候,她正在和一個小男孩在公園的時代廣場一起喂養鴿子。齊肩的短發幹練清爽,穿那種寬松的背帶裝,白球鞋,素面朝天,說不上漂亮,周身卻仿佛積聚着磁場,吸引着大片大片的陽光。

就是這輕輕的一望,他的眼睛再也無法轉換頻道。那時候的她,真像一個小孩子,和小男孩圍着鴿群追來蕩去,開懷的大笑,臉上抹了黑也渾然不覺。這是他第一次見到她,不是她最漂亮的時候,卻是最真實的她。就是這樣一個她,令他怦然心動。

公司的一個電話招走了他的一半靈魂,而剩下的一半遠遠的追随着她。他終于知道,喜歡一個人,也就在刹那,從那以後,他心裏一直想着她。

想不到他還會見到她,在公司生意往來的談判桌上,她的表情有點嚴肅,卻始終遮蓋不住她那孩子氣的心靈,依然一身休閑,不笑的時候,臉上還依戀着笑意,像音樂停止後袅袅空中的餘音。那麽嚴肅的場合,一雙眼睛左顧右盼,像貪玩的少年等待下課的那種期盼。

下了會之後,他婉轉的要了她的電話,順便還借了她随身攜帶的《非你莫屬》的書。他記得朋友曾告訴他,男女戀愛的必然初步就是借書,借了要還的,這一借一還,一本書可以做兩次接觸的借口,而且不着痕迹,一借書,這問題就大了。

他們相戀了。

都說擁有愛情會讓女人滋潤的像天使,這話一點都不假。她開始留長頭發,微卷的披在肩上,窄口的黑色短裙,着素色的襯衣,穿上高高的高跟鞋,化淡淡的妝。她變得優雅而妩媚。

是的,她是爲了他而改變的。最初他給她打來電話的時候,她興奮的一夜沒合眼。他是多麽優秀的一個人,無論前途、談吐、氣質都是那樣的與胁煌约捍蟮蛛b是個灰姑娘。于是她覺得讓自己變成公主,這樣在心裏才能配的上他。

而他眼中的風景卻變了味,他再也沒看到那天在公園裏她那樣純真、毫不掩飾的笑容了。她連笑都變得那麽優雅,笑不露齒,小口小口的吃飯。

他想或許女孩子第一次有男朋友的心境應該像是開水裏面兌了紅酒,說不上愛情,隻是一種溫淡的興奮,而這種興奮讓她們極力想表達什麽,想展示什麽。所以,她的變化,他也就由着她去。

終于,她成功轉型了,她變得越來越自信,心裏徹底覺得在愛情的天平上和他有了對等的籌碼。但是這樣的改變和膨脹,初衷是好的,卻導向了一條分叉路。

他想了很久,終于還是向她提出了分手。

她茫然,詫異,恐慌,她問他爲什麽,我爲了你幾乎改變了自己。

他隻是搖搖頭,不肯說,他不想直接告訴她,因爲她的改變,讓他失去了愛她的熱情和願望。他知道她已經完全丢失了以前的自己,而現在的這個她并不能被他的心所接受,唯有離開。而這種尋找就是他一直還沒結婚的最大因素,那種純粹的情感怎麽能消逝的那麽痛快。

他原本做出這個決定,心裏還有七上八下的感覺,因爲對結局還有點不安,但是現在卻又有終于跨出一步的喜悅。

渴望,回憶,恐慌和向往,組成了一座座迷宮。令她迷失其中,失而複得,得而複失。她看着鏡中幾乎完美的自己,疑惑的雲卻始終徽衷谛念^。她不明白爲什麽他喜歡當初那個灰姑娘,而灰姑娘變成公主的時候,他卻要離開呢?其實,她一直不明白的是,是她丢失了愛情最初的樣子。

愛情最初的樣子,是本真而自由的,不需要任何華麗的外衣。而那顆最真的心,才能照出愛情最初的樣子,而那些頗有心機的改變,像飯裏的沙粒或魚片裏的刺,會給人一種不期待的傷痛。

眼见着儿子的年龄线一天天的拉长,母亲变得越发的唠叨了,那种想要见到儿子结婚的热度,常常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从家里逃也是的跑了出来,不知觉的走向了附近的一个公园。

他见到她的时候,她正在和一个小男孩在公园的时代广场一起喂养鸽子。齐肩的短发干练清爽,穿那种宽松的背带装,白球鞋,素面朝天,说不上漂亮,周身却仿佛积聚着磁场,吸引着大片大片的阳光。

就是这轻轻的一望,他的眼睛再也无法转换频道。那时候的她,真像一个小孩子,和小男孩围着鸽群追来荡去,开怀的大笑,脸上抹了黑也浑然不觉。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她,不是她最漂亮的时候,却是最真实的她。就是这样一个她,令他怦然心动。

公司的一个电话招走了他的一半灵魂,而剩下的一半远远的追随着她。他终于知道,喜欢一个人,也就在刹那,从那以后,他心里一直想着她。

想不到他还会见到她,在公司生意往来的谈判桌上,她的表情有点严肃,却始终遮盖不住她那孩子气的心灵,依然一身休闲,不笑的时候,脸上还依恋着笑意,像音乐停止后袅袅空中的余音。那么严肃的场合,一双眼睛左顾右盼,像贪玩的少年等待下课的那种期盼。

下了会之后,他婉转的要了她的电话,顺便还借了她随身携带的《非你莫属》的书。他记得朋友曾告诉他,男女恋爱的必然初步就是借书,借了要还的,这一借一还,一本书可以做两次接触的借口,而且不着痕迹,一借书,这问题就大了。

他们相恋了。

都说拥有爱情会让女人滋润的像天使,这话一点都不假。她开始留长头发,微卷的披在肩上,窄口的黑色短裙,着素色的衬衣,穿上高高的高跟鞋,化淡淡的妆。她变得优雅而妩媚。

是的,她是为了他而改变的。最初他给她打来电话的时候,她兴奋的一夜没合眼。他是多么优秀的一个人,无论前途、谈吐、气质都是那样的与众不同,而自己大抵只是个灰姑娘。于是她觉得让自己变成公主,这样在心里才能配的上他。

而他眼中的风景却变了味,他再也没看到那天在公园里她那样纯真、毫不掩饰的笑容了。她连笑都变得那么优雅,笑不露齿,小口小口的吃饭。

他想或许女孩子第一次有男朋友的心境应该像是开水里面兑了红酒,说不上爱情,只是一种温淡的兴奋,而这种兴奋让她们极力想表达什么,想展示什么。所以,她的变化,他也就由着她去。

终于,她成功转型了,她变得越来越自信,心里彻底觉得在爱情的天平上和他有了对等的筹码。但是这样的改变和膨胀,初衷是好的,却导向了一条分叉路。

他想了很久,终于还是向她提出了分手。

她茫然,诧异,恐慌,她问他为什么,我为了你几乎改变了自己。

他只是摇摇头,不肯说,他不想直接告诉她,因为她的改变,让他失去了爱她的热情和愿望。他知道她已经完全丢失了以前的自己,而现在的这个她并不能被他的心所接受,唯有离开。而这种寻找就是他一直还没结婚的最大因素,那种纯粹的情感怎么能消逝的那么痛快。

他原本做出这个决定,心里还有七上八下的感觉,因为对结局还有点不安,但是现在却又有终于跨出一步的喜悦。

渴望,回忆,恐慌和向往,组成了一座座迷宫。令她迷失其中,失而复得,得而复失。她看着镜中几乎完美的自己,疑惑的云却始终笼罩在心头。她不明白为什么他喜欢当初那个灰姑娘,而灰姑娘变成公主的时候,他却要离开呢?其实,她一直不明白的是,是她丢失了爱情最初的样子。

爱情最初的样子,是本真而自由的,不需要任何华丽的外衣。而那颗最真的心,才能照出爱情最初的样子,而那些颇有心机的改变,像饭里的沙粒或鱼片里的刺,会给人一种不期待的伤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