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在潮湿的日子里

在潮湿的日子里

  我總是忽略自己的存在。那雲海峰巒、青竹翠林、那名山大川、大漠孤煙,永遠都值得我敬畏、贊歎,卻從未自己的存在奏響自己心愛的心曲。直到有一天結識了文清。

  與文清的相知相遇實在不能不說是一種緣分。那個陰雨蒙蒙的天,其本身就塑造了一個潮濕的人,注定要有一顆潮濕的心。那樣的季節,那樣的天氣,那樣的人,那樣的心,實在不能不說是一種巧合。我把所有的心情都寄托在這種巧合裏站在一方小小的草坪上,閉上眼睛,伸出雙手搜尋雨珠落在手心裏的緣字上的感覺。心裏默默數著一,二,三,我想:如果在我數到六十六之前(因六是吉祥數字)如果有一個人面帶笑容地主動過來爲我撐一把傘,那麽這個人肯定是我論吹呐笥押椭覍嵉膬A聽者。

  六十,六十一如果說我是荒唐的話,那麽上天也隻好讓荒唐對荒唐了。終于在我剛數完六十五之後,睜開雙眼,簡直就是奇迹:那甜甜的笑,那火紅的傘,那可愛的女孩!

  哇噻!六十六!我終于狂歡不已。

  那個帶給我永遠的激動的女孩就是文清。

  天降機緣,天注定。文清真的是我論吹呐笥押椭覍嵉膬A聽者。

  我們都相信緣分。

  于是,每每天下雨,我們就撐着那把火紅的傘漫步在潮濕的空氣裏。我們在雨中談理想、談人生、談命?當談到學習時,我說我是一個不喜歡ABC和不懂得離子方程式的學生,不喜歡在擁攘的人群中尋找自己的身影。我,一直都是一個桀骜自負的冷色女子。文清說,就像這雨滴,一開始就着自由落體邉樱磕遣豢赡堋1鹜?人之初,性本善。文清笑了,我也笑了。

  我們仍舊是在散步,在這潮濕的日子裏。仍舊是談理想、談人生、談學習。我才發現,文清不但喜歡ABC而且知道離子方程式,更懂得直線方程。我不禁景慕起她來。同時也爲自己的少知而感到羞愧。一刹時,我忽然感覺到自己的存在竟是那麽的渺小,無足輕重。

  仍舊是在散步,仍舊是在談理想、談人生、談學習,在這潮濕的日子裏。

  文清告訴我,她是很怕下雨的。因爲她曾在報紙上見過一些貧困山區的住房,多處是露天的。一下雨,就有倒塌的危險。于是,她總是在下雨的時候,撐一把傘一把火紅的傘,遮出一片晴空,給需要幫助的人。我這才明白:初識文清原來并非是天降機緣,天注定。

  終于,我也敢獨自撐一把火紅的傘走在潮濕的日子裏了。靜聽呼吸,我第一次感覺到自己存在的真正意義并不是永遠隻敬畏名山大川、贊歎大漠孤煙,更重要的是要爲自己的存在奏自己心愛的曲。

  我想,我将是一個不光喜歡ABC,還知道離子方程式,更懂得直線方程的。

  我总是忽略自己的存在。那云海峰峦、青竹翠林、那名山大川、大漠孤烟,永远都值得我敬畏、赞叹,却从未自己的存在奏响自己心爱的心曲。直到有一天结识了文清。

  与文清的相知相遇实在不能不说是一种缘分。那个阴雨蒙蒙的天,其本身就塑造了一个潮湿的人,注定要有一颗潮湿的心。那样的季节,那样的天气,那样的人,那样的心,实在不能不说是一种巧合。我把所有的心情都寄托在这种巧合里站在一方小小的草坪上,闭上眼睛,伸出双手搜寻雨珠落在手心里的缘字上的感觉。心里默默数著一,二,三,我想:如果在我数到六十六之前(因六是吉祥数字)如果有一个人面带笑容地主动过来为我撑一把伞,那么这个人肯定是我诚挚的朋友和忠实的倾听者。

  六十,六十一如果说我是荒唐的话,那么上天也只好让荒唐对荒唐了。终于在我刚数完六十五之后,睁开双眼,简直就是奇迹:那甜甜的笑,那火红的伞,那可爱的女孩!

  哇噻!六十六!我终于狂欢不已。

  那个带给我永远的激动的女孩就是文清。

  天降机缘,天注定。文清真的是我诚挚的朋友和忠实的倾听者。

  我们都相信缘分。

  于是,每每天下雨,我们就撑着那把火红的伞漫步在潮湿的空气里。我们在雨中谈理想、谈人生、谈命运当谈到学习时,我说我是一个不喜欢ABC和不懂得离子方程式的学生,不喜欢在拥攘的人群中寻找自己的身影。我,一直都是一个桀骜自负的冷色女子。文清说,就像这雨滴,一开始就着自由落体运动?那不可能。别忘了人之初,性本善。文清笑了,我也笑了。

  我们仍旧是在散步,在这潮湿的日子里。仍旧是谈理想、谈人生、谈学习。我才发现,文清不但喜欢ABC而且知道离子方程式,更懂得直线方程。我不禁景慕起她来。同时也为自己的少知而感到羞愧。一刹时,我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存在竟是那么的渺小,无足轻重。

  仍旧是在散步,仍旧是在谈理想、谈人生、谈学习,在这潮湿的日子里。

  文清告诉我,她是很怕下雨的。因为她曾在报纸上见过一些贫困山区的住房,多处是露天的。一下雨,就有倒塌的危险。于是,她总是在下雨的时候,撑一把伞一把火红的伞,遮出一片晴空,给需要帮助的人。我这才明白:初识文清原来并非是天降机缘,天注定。

  终于,我也敢独自撑一把火红的伞走在潮湿的日子里了。静听呼吸,我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存在的真正意义并不是永远只敬畏名山大川、赞叹大漠孤烟,更重要的是要为自己的存在奏自己心爱的曲。

  我想,我将是一个不光喜欢ABC,还知道离子方程式,更懂得直线方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