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哭泣的脚后跟

哭泣的脚后跟

臨近冬至的早晨,天色總是很暗,還有零下幾度的氣溫相伴。人們即使穿得不能再厚的厚,也會感覺很寒冷,沒事一般不願意出門。行走在路上的人們,大多是睡眼惺惺的學生,爲了趕時間,一陣風似的過了。其他的是小部分買菜的農民,因爲家在郊外,路程遠,市場裏又沒有固定的攤位,所以一般夜裏三四點就得出門,到市場占個好位置,賣個好價錢。

帶着不同目的的人們讓黑暗的馬路熱鬧起來,随後也開始有三三兩兩的路人經過,過往車輛開始大聲鳴笛,預示天快亮了。而我,因爲要送孩子,所以,每天也會很早出門,加入早行的行列。我曾戲說天蒙蒙亮時便于看清本真的人,看得都很真實,也很純粹,而天完全亮了就會看到色彩,看到面具。

今天早上跟往常一樣,天氣重複着它的寒冷,我也重複着昨天的故事,隻是路上多了一串結冰的水滴。有很長的一段路程,結冰的水滴珍珠似的滾落着,隻是都沾滿了灰塵。我猜着它的形成,漫不經心的看向前方,前方有一個老人,背着剛出地菜,手上還拿了兩把,向人兜售。老人的鞋很特别,鞋後跟的顔色比前面的深,是一雙拼色鞋,我猜想。又太相信老人有那麽潮,于是走上去看個究竟。

當我走近老人,仔細看着她的鞋後跟,确實比其它地方深,而且老人褲腳也跟其它地方顔色不同。我還發現老人的背簍裏在向外滴水,更有三五個冰柱挂在背簍底面。瞬間,我明白了,老人的鞋後跟和褲腿都是濕的。我打了個楞,一陣寒冷掃遍全身,設想她停下來時的那種冷,想着都很難受,她怎麽受得了。

老人發現了我,向我展示她手裏兩把同樣滴着水的蒲公英。其實我吃不了那個,太苦了,卻沒力量拒絕,就讓老人賣給我三把

老人繼續走在前面,背上繼續流着水,水滴繼續滴在她本已很濕的鞋後跟上,路上也繼續滾落着帶灰的珍珠。那雙濕濕的鞋後跟像是一個受傷的人,哭得很傷心。那個時候,真的不會去研究她給菜澆水的目的,還有她澆了多少水,隻是在想她咋就不怕冷?

哭泣的腳後跟繼續着它的路程,我默默祈叮矶天下老人晚年健康平安!溫暖幸福!

临近冬至的早晨,天色总是很暗,还有零下几度的气温相伴。人们即使穿得不能再厚的厚,也会感觉很寒冷,没事一般不愿意出门。行走在路上的人们,大多是睡眼惺惺的学生,为了赶时间,一阵风似的过了。其他的是小部分买菜的农民,因为家在郊外,路程远,市场里又没有固定的摊位,所以一般夜里三四点就得出门,到市场占个好位置,卖个好价钱。

带着不同目的的人们让黑暗的马路热闹起来,随后也开始有三三两两的路人经过,过往车辆开始大声鸣笛,预示天快亮了。而我,因为要送孩子,所以,每天也会很早出门,加入早行的行列。我曾戏说天蒙蒙亮时便于看清本真的人,看得都很真实,也很纯粹,而天完全亮了就会看到色彩,看到面具。

今天早上跟往常一样,天气重复着它的寒冷,我也重复着昨天的故事,只是路上多了一串结冰的水滴。有很长的一段路程,结冰的水滴珍珠似的滚落着,只是都沾满了灰尘。我猜着它的形成,漫不经心的看向前方,前方有一个老人,背着刚出地菜,手上还拿了两把,向人兜售。老人的鞋很特别,鞋后跟的颜色比前面的深,是一双拼色鞋,我猜想。又太相信老人有那么潮,于是走上去看个究竟。

当我走近老人,仔细看着她的鞋后跟,确实比其它地方深,而且老人裤脚也跟其它地方颜色不同。我还发现老人的背篓里在向外滴水,更有三五个冰柱挂在背篓底面。瞬间,我明白了,老人的鞋后跟和裤腿都是湿的。我打了个楞,一阵寒冷扫遍全身,设想她停下来时的那种冷,想着都很难受,她怎么受得了。

老人发现了我,向我展示她手里两把同样滴着水的蒲公英。其实我吃不了那个,太苦了,却没力量拒绝,就让老人卖给我三把

老人继续走在前面,背上继续流着水,水滴继续滴在她本已很湿的鞋后跟上,路上也继续滚落着带灰的珍珠。那双湿湿的鞋后跟像是一个受伤的人,哭得很伤心。那个时候,真的不会去研究她给菜浇水的目的,还有她浇了多少水,只是在想她咋就不怕冷?

哭泣的脚后跟继续着它的路程,我默默祈祷,祈祷天下老人晚年健康平安!温暖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