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恐怖故事之恶有恶报

恐怖故事之恶有恶报

  從前有個盜墓俳型趺停已Y祖傳三代盜墓,他是家裏獨生子,從小就跟着父親進進出出很多墓地,對于盜墓的方法和技巧也算銘記在心。十歲的時候,父親因病去世了,母親對王猛是百般寵溺,什麽也舍不得叫他幹,母子倆靠着父親多年盜墓積攢的一些财産過日子。可是隻出不進,錢财終會用光的。王猛二十歲的時候家裏的日子就過不下去了,母親也因爲沒錢治病死了。沒人管的王猛迷上了賭博,欠下了不少債。他整天想着怎麽弄點錢。

  有一天,城裏李大财主家的獨生女兒不知什麽原因死了,李大财主愛女心切,他爲女兒舉辦了一場超級豪華的葬禮,而且把一半的家産作爲陪葬品一起埋進了墳墓。這件事被人們當做茶餘飯後的談資,一傳十十傳百飄飄悠悠就傳進了王猛的耳朵裏。此時的王猛正在爲錢發愁,聽到這個消息他立時兩眼放光,馬上就想到了祖傳的老本行。

  王猛找到陳皮、狗子、趙五幾個平時一起賭博喝酒的狐朋狗友,幾個人一商量就定下了盜墓計劃。

  那是一個銀月高挂的夜晚,王猛幾個人拿了麻袋、火把、鐵鍬等工具來到李家小姐的墓地。這是李财主花重金爲女兒修建的墓地,更像一個地下室,大概十來平米的空間,一個深紅色的棺材擺在中間,周圍放了大大小小的陪葬品,有花瓶,銀元寶,珍珠,翡翠,還有許多泥人泥馬。王猛幾人經過一番捶打鑿挖終于進入了墓室,他們瘋狂的把值錢的陪葬品裝進麻袋,臉上露出掩蓋不住的笑容。王猛看看周圍的陪葬品裝的差不多了,他把目光轉向棺材,他摸着棺材轉了兩圈,心想裏面可能還有好東西。

  “兄弟們,你們說這棺材裏邊會不會還有寶貝?”王猛望着幾個兄弟問。

  “說的對,肯定有”趙五用力點點頭。

  “咱們打開看看不就知道了”狗子也停下來看着棺材說。

  幾個人湊過來圍着棺材敲敲打打,把釘在棺材上的釘子拔出,他們把棺材蓋移開,一股迷人的香氣撲鼻而來。

  “哇哇……”一聲聲驚歎從幾人口中情不自禁的發出。棺材中的李家小姐穿一身紅色壽衣,她膚若凝脂,眉如墨畫,櫻桃小口,一雙纖纖玉手端正的搭在肚子上,就像睡着了一樣,沒有一點死人的氣色。幾個人見了都眼放綠光,口水直流。

  “真美啊,咱可從來沒見過這麽美的女人”王猛咽了口口水擡頭看了看四周的兄弟說。

  “是啊,是”幾人一緻的點點頭。

  王猛伸出一隻手摸了摸李小姐的手,“還是軟的!”

  幾個人也都紛紛下手一通亂摸,李小姐的衣服被扯得亂七八糟,露出一雙雪白的腿。幾個人再也忍不住了,他們竟然把李小姐抱出棺材輪流奸污了李小姐的屍身。完事後,幾人又把李小姐身上的金銀珠寶一一摘下,當王猛把李小姐胸前挂的一顆水晶球取下後,李小姐的屍體一下子就變成了青紫色,然後身體慢慢變得幹癟,最後成爲一具幹屍。

  王猛看看手中的水晶球:“這個東西看來是個寶貝啊!”然後他迅速放進了麻袋裏。幾個人收拾了一下背起麻袋退出了墓室,天還沒亮,幾人打算悄悄的回到王猛住處把東西分分。來的時候還是銀月高挂,現在卻刮起了狂風,下起了大雨。幾人在墓室口等了半天雨也沒停的意思,一個個凍得瑟瑟發抖。

  “我說哥幾個,咱别在這傻站着了,不如去墓室躲躲雨,我看見裏面還有幾壇好酒,咱們喝點怎麽樣?”王猛給了個好建議,幾人紛紛點頭同意。

  回到墓室點起火把,他們拿了兩壇酒圍坐在一起,邊喝邊聊。狗子喝多了想去方便一下,當他起身往身後看了一眼,立馬就不自禁的尿到褲子上。

  “哥,哥,哥幾個别聊了”狗子結結巴巴的大聲吼着。尿順着褲子流到地上。

  另外三個人見狀立馬安靜下來朝着狗子眼睛的方向看過去,天呐,幹屍竟然靠在了牆上站着,眼睛正死死地盯着四人所在的方向,雙手像僵屍一樣向前伸着。

  “鬼啊!”王猛大叫一聲,幾人連滾帶爬的趕緊往外跑,麻袋都沒敢拿。跑到墓室外面一看,路面竟然是幹幹的,根本沒有下過雨的痕迹。幾人慌慌張張的互相看了一眼,然後用飛一樣的速度向家跑。四人一直跑回村裏才敢停下來,回頭看看後面什麽也沒有才松了口氣。累了一夜,天都亮了,幾人紛紛商量着先各自回家休息,還要找機會再去取回财物。

  由于沒有拿到錢,王猛爲了躲債幾天都沒敢出門。一天傍晚,王猛喝的醉醺醺的正在床上休息,陳皮慌慌張張的就推門進來了,

  “猛子,别睡了,出大事了,猛子……”陳皮搖晃着正在微醺的王猛。

  “什麽事啊,等我睡醒再說”王猛翻了個身,慢吞吞的吐出幾句話。

  “狗子,狗子死了!”陳皮湊在王猛耳邊大聲說。

  “什麽?怎麽死的?”王猛一下子驚醒了,他坐起來盯着陳皮。

  “我剛才去他家找他,發現他穿着一件紅衣服,低着頭跪在地上,我叫他沒反應,一推他就倒了,一雙眼睛也被挖出來仍在地上,太可怕了。”陳皮說完擦了擦頭上的冷汗。

  王猛聽完若有所思,許久他說:“會不會和那晚的事有關?”

  陳皮瞪大雙眼看着王猛用力的點點頭。王猛摸了摸頭,嘴裏還不時發出歎氣的聲音,最後他和陳皮商量等明天一起去趙五家,三個人在一起商量個對付女鬼的方法。陳皮走了,王猛睜着眼睛躺在炕上,一夜未眠,天剛亮他就起床出門了。來到趙五家門外,王猛打算伸手敲門,沒想到輕輕一碰門就開了,王猛沒多想就進去了,院子裏靜悄悄的,地上的草又深又高,好像很久沒人住的閑院子。窗戶和房門都大開着,王猛站在院子裏叫了幾聲都沒人回應,他以爲趙五不在家,剛打算轉身出門,突然聽見屋裏傳來東西倒地的聲音,很響。王猛立馬沖進去,眼前的景象差點把他吓死:一個青面獠牙的紅衣女鬼正站在趙五身後,一手掐在趙五脖子上,一手穿通了趙五的前心後背,趙五的雙手下垂,眼睛、嘴巴和鼻子都已經流出了鮮血,他的一雙眼珠也快爆出來。王猛吓得抱着腦袋就往外跑,剛跑出門口就撞在了陳皮身上。看到王猛如此慌張,陳皮知道趙五肯定也出事了,兩人一起逃離了這恐怖之地。

  王猛和陳皮一溜煙跑到了王猛家,陳皮問是不是趙五死了,王猛驚魂未定,大口的呼吸着,過了許久他才結結巴巴地說:“我,我看見那女鬼了,趙五被她殺了,我看很快就輪到咱倆了。”陳皮聽完吓傻了,抖抖索索癱在椅子上,兩人沉默良久。突然王猛想起小時候和父親盜墓的時候經常看見父親帶着一把桃木劍,說是可驅魔殺鬼,王猛匆匆起身出門,陳皮也緊跟着,兩人來到雜物房,東搜西翻了好久才找到,王猛臉上終于露出笑容,陳皮看了也松懈不少。

  陳皮由于害怕也不敢回家了,就和王猛住在一起,想着有這把桃木劍防身應該安全了。睡覺的時候這把桃木劍放在王猛和陳皮中間,倆人都不敢放手,就像抓着救命稻草一般。

  半夜時分,陳皮感覺臉上癢癢的,好像有什麽東西在臉上,他不情願的睜開眼睛,立刻就大叫了一聲“啊——”然後吓暈了過去,那女鬼正倒挂在房梁上,青面獠牙的臉正好和陳皮對着,頭發垂下來落在了陳皮臉上。王猛睡的正香,聽到陳皮大叫被吓醒了,他坐了起來,可周圍什麽也沒有。王猛晃醒了陳皮問清楚情況,倆人吓得靠在一起再也不敢睡覺了,眼睛直直的盯着四周,生怕有一點風吹草動。

  天快亮的時候陳皮再也忍不住了,他要去茅房,憋了半夜了。王猛也是一樣,兩人一人握着一頭桃木劍顫顫巍巍的下了炕。來到茅房,王猛很快就解決了,可陳皮拉肚子,王猛就在外面等他,兩人還時不時的說句話。突然院子裏傳來敲門聲,王猛就去開門了,可是門外卻什麽也沒有,王猛喊了幾聲也沒人應,就關上了門。回來和陳皮說話,可陳皮沒有回答,叫了兩聲也沒反應,王猛趕緊沖進茅房,可是陳皮不見了,王猛以爲陳皮趁自己開門的時候已經回屋裏了,他又趕緊跑到屋裏找,可是到處沒有陳皮的影子,王猛滿頭冒冷汗,他知道肯定出事了。此時敲門聲又響了,王猛迅速去開門,這一開門他立時吓癱在地上,陳皮的頭吊在門上,屍身躺在地上,鮮血到處都是,而那女鬼正站在屍體旁發笑,那笑聲陰森恐怖。王猛癱坐着一回頭也突然大笑起來,他拿起身邊的桃木劍站起身,三步變兩步沖到女鬼面前一劍刺中女鬼的胸部,可是女鬼沒有任何變化,王猛呆住了,女鬼此時擡起右手把劍輕松的拔出,然後劍頭對準王猛的心髒用力刺下,王猛口中流出鮮血一下子跪在地上,他看着自己的血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知道自己死定了,臨死前他口中用力擠出三個字“對不起”,然後就倒在了地上。女鬼看着眼前的一起,她的青面獠牙慢慢消失了,變成一個膚白勝雪的美麗女子,就是李家小姐原來的模樣,最後她化作一縷青煙消失了。

  死了四個潑皮無賴沒有人會在意,人們很快也會淡忘,但是這件事發生後村裏再也沒人敢做盜墓的勾當,也再沒人敢侮辱死屍。

  種惡因得惡果,什麽時候也不要作惡,否則報應早晚會來!

  从前有个盗墓贼叫王猛,家里祖传三代盗墓,他是家里独生子,从小就跟着父亲进进出出很多墓地,对于盗墓的方法和技巧也算铭记在心。十岁的时候,父亲因病去世了,母亲对王猛是百般宠溺,什么也舍不得叫他干,母子俩靠着父亲多年盗墓积攒的一些财产过日子。可是只出不进,钱财终会用光的。王猛二十岁的时候家里的日子就过不下去了,母亲也因为没钱治病死了。没人管的王猛迷上了赌博,欠下了不少债。他整天想着怎么弄点钱。

  有一天,城里李大财主家的独生女儿不知什么原因死了,李大财主爱女心切,他为女儿举办了一场超级豪华的葬礼,而且把一半的家产作为陪葬品一起埋进了坟墓。这件事被人们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一传十十传百飘飘悠悠就传进了王猛的耳朵里。此时的王猛正在为钱发愁,听到这个消息他立时两眼放光,马上就想到了祖传的老本行。

  王猛找到陈皮、狗子、赵五几个平时一起赌博喝酒的狐朋狗友,几个人一商量就定下了盗墓计划。

  那是一个银月高挂的夜晚,王猛几个人拿了麻袋、火把、铁锹等工具来到李家小姐的墓地。这是李财主花重金为女儿修建的墓地,更像一个地下室,大概十来平米的空间,一个深红色的棺材摆在中间,周围放了大大小小的陪葬品,有花瓶,银元宝,珍珠,翡翠,还有许多泥人泥马。王猛几人经过一番捶打凿挖终于进入了墓室,他们疯狂的把值钱的陪葬品装进麻袋,脸上露出掩盖不住的笑容。王猛看看周围的陪葬品装的差不多了,他把目光转向棺材,他摸着棺材转了两圈,心想里面可能还有好东西。

  “兄弟们,你们说这棺材里边会不会还有宝贝?”王猛望着几个兄弟问。

  “说的对,肯定有”赵五用力点点头。

  “咱们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狗子也停下来看着棺材说。

  几个人凑过来围着棺材敲敲打打,把钉在棺材上的钉子拔出,他们把棺材盖移开,一股迷人的香气扑鼻而来。

  “哇哇……”一声声惊叹从几人口中情不自禁的发出。棺材中的李家小姐穿一身红色寿衣,她肤若凝脂,眉如墨画,樱桃小口,一双纤纤玉手端正的搭在肚子上,就像睡着了一样,没有一点死人的气色。几个人见了都眼放绿光,口水直流。

  “真美啊,咱可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女人”王猛咽了口口水抬头看了看四周的兄弟说。

  “是啊,是”几人一致的点点头。

  王猛伸出一只手摸了摸李小姐的手,“还是软的!”

  几个人也都纷纷下手一通乱摸,李小姐的衣服被扯得乱七八糟,露出一双雪白的腿。几个人再也忍不住了,他们竟然把李小姐抱出棺材轮流奸污了李小姐的尸身。完事后,几人又把李小姐身上的金银珠宝一一摘下,当王猛把李小姐胸前挂的一颗水晶球取下后,李小姐的尸体一下子就变成了青紫色,然后身体慢慢变得干瘪,最后成为一具干尸。

  王猛看看手中的水晶球:“这个东西看来是个宝贝啊!”然后他迅速放进了麻袋里。几个人收拾了一下背起麻袋退出了墓室,天还没亮,几人打算悄悄的回到王猛住处把东西分分。来的时候还是银月高挂,现在却刮起了狂风,下起了大雨。几人在墓室口等了半天雨也没停的意思,一个个冻得瑟瑟发抖。

  “我说哥几个,咱别在这傻站着了,不如去墓室躲躲雨,我看见里面还有几坛好酒,咱们喝点怎么样?”王猛给了个好建议,几人纷纷点头同意。

  回到墓室点起火把,他们拿了两坛酒围坐在一起,边喝边聊。狗子喝多了想去方便一下,当他起身往身后看了一眼,立马就不自禁的尿到裤子上。

  “哥,哥,哥几个别聊了”狗子结结巴巴的大声吼着。尿顺着裤子流到地上。

  另外三个人见状立马安静下来朝着狗子眼睛的方向看过去,天呐,干尸竟然靠在了墙上站着,眼睛正死死地盯着四人所在的方向,双手像僵尸一样向前伸着。

  “鬼啊!”王猛大叫一声,几人连滚带爬的赶紧往外跑,麻袋都没敢拿。跑到墓室外面一看,路面竟然是干干的,根本没有下过雨的痕迹。几人慌慌张张的互相看了一眼,然后用飞一样的速度向家跑。四人一直跑回村里才敢停下来,回头看看后面什么也没有才松了口气。累了一夜,天都亮了,几人纷纷商量着先各自回家休息,还要找机会再去取回财物。

  由于没有拿到钱,王猛为了躲债几天都没敢出门。一天傍晚,王猛喝的醉醺醺的正在床上休息,陈皮慌慌张张的就推门进来了,

  “猛子,别睡了,出大事了,猛子……”陈皮摇晃着正在微醺的王猛。

  “什么事啊,等我睡醒再说”王猛翻了个身,慢吞吞的吐出几句话。

  “狗子,狗子死了!”陈皮凑在王猛耳边大声说。

  “什么?怎么死的?”王猛一下子惊醒了,他坐起来盯着陈皮。

  “我刚才去他家找他,发现他穿着一件红衣服,低着头跪在地上,我叫他没反应,一推他就倒了,一双眼睛也被挖出来仍在地上,太可怕了。”陈皮说完擦了擦头上的冷汗。

  王猛听完若有所思,许久他说:“会不会和那晚的事有关?”

  陈皮瞪大双眼看着王猛用力的点点头。王猛摸了摸头,嘴里还不时发出叹气的声音,最后他和陈皮商量等明天一起去赵五家,三个人在一起商量个对付女鬼的方法。陈皮走了,王猛睁着眼睛躺在炕上,一夜未眠,天刚亮他就起床出门了。来到赵五家门外,王猛打算伸手敲门,没想到轻轻一碰门就开了,王猛没多想就进去了,院子里静悄悄的,地上的草又深又高,好像很久没人住的闲院子。窗户和房门都大开着,王猛站在院子里叫了几声都没人回应,他以为赵五不在家,刚打算转身出门,突然听见屋里传来东西倒地的声音,很响。王猛立马冲进去,眼前的景象差点把他吓死:一个青面獠牙的红衣女鬼正站在赵五身后,一手掐在赵五脖子上,一手穿通了赵五的前心后背,赵五的双手下垂,眼睛、嘴巴和鼻子都已经流出了鲜血,他的一双眼珠也快爆出来。王猛吓得抱着脑袋就往外跑,刚跑出门口就撞在了陈皮身上。看到王猛如此慌张,陈皮知道赵五肯定也出事了,两人一起逃离了这恐怖之地。

  王猛和陈皮一溜烟跑到了王猛家,陈皮问是不是赵五死了,王猛惊魂未定,大口的呼吸着,过了许久他才结结巴巴地说:“我,我看见那女鬼了,赵五被她杀了,我看很快就轮到咱俩了。”陈皮听完吓傻了,抖抖索索瘫在椅子上,两人沉默良久。突然王猛想起小时候和父亲盗墓的时候经常看见父亲带着一把桃木剑,说是可驱魔杀鬼,王猛匆匆起身出门,陈皮也紧跟着,两人来到杂物房,东搜西翻了好久才找到,王猛脸上终于露出笑容,陈皮看了也松懈不少。

  陈皮由于害怕也不敢回家了,就和王猛住在一起,想着有这把桃木剑防身应该安全了。睡觉的时候这把桃木剑放在王猛和陈皮中间,俩人都不敢放手,就像抓着救命稻草一般。

  半夜时分,陈皮感觉脸上痒痒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脸上,他不情愿的睁开眼睛,立刻就大叫了一声“啊——”然后吓晕了过去,那女鬼正倒挂在房梁上,青面獠牙的脸正好和陈皮对着,头发垂下来落在了陈皮脸上。王猛睡的正香,听到陈皮大叫被吓醒了,他坐了起来,可周围什么也没有。王猛晃醒了陈皮问清楚情况,俩人吓得靠在一起再也不敢睡觉了,眼睛直直的盯着四周,生怕有一点风吹草动。

  天快亮的时候陈皮再也忍不住了,他要去茅房,憋了半夜了。王猛也是一样,两人一人握着一头桃木剑颤颤巍巍的下了炕。来到茅房,王猛很快就解决了,可陈皮拉肚子,王猛就在外面等他,两人还时不时的说句话。突然院子里传来敲门声,王猛就去开门了,可是门外却什么也没有,王猛喊了几声也没人应,就关上了门。回来和陈皮说话,可陈皮没有回答,叫了两声也没反应,王猛赶紧冲进茅房,可是陈皮不见了,王猛以为陈皮趁自己开门的时候已经回屋里了,他又赶紧跑到屋里找,可是到处没有陈皮的影子,王猛满头冒冷汗,他知道肯定出事了。此时敲门声又响了,王猛迅速去开门,这一开门他立时吓瘫在地上,陈皮的头吊在门上,尸身躺在地上,鲜血到处都是,而那女鬼正站在尸体旁发笑,那笑声阴森恐怖。王猛瘫坐着一回头也突然大笑起来,他拿起身边的桃木剑站起身,三步变两步冲到女鬼面前一剑刺中女鬼的胸部,可是女鬼没有任何变化,王猛呆住了,女鬼此时抬起右手把剑轻松的拔出,然后剑头对准王猛的心脏用力刺下,王猛口中流出鲜血一下子跪在地上,他看着自己的血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知道自己死定了,临死前他口中用力挤出三个字“对不起”,然后就倒在了地上。女鬼看着眼前的一起,她的青面獠牙慢慢消失了,变成一个肤白胜雪的美丽女子,就是李家小姐原来的模样,最后她化作一缕青烟消失了。

  死了四个泼皮无赖没有人会在意,人们很快也会淡忘,但是这件事发生后村里再也没人敢做盗墓的勾当,也再没人敢侮辱死尸。

  种恶因得恶果,什么时候也不要作恶,否则报应早晚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