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关于校园欺凌

关于校园欺凌

校園欺淩,一種長時間持續的、并對個人心理、身體和言語遭受惡意的攻擊,而且因爲受害者與施害方之間的權力,體型等不平等因素,而不敢進行有效的反抗。近年來,校園欺淩的問題越來越嚴重,不得不引起學校、教育部門等相關部門的重視。

校園暴力無處不在,有校園的地方就會有暴力。21世紀的小孩子崇尚暴力遊戲,總以爲紋個紋身,叼根煙,沒事欺負欺負别人,在大家眼裏很酷。所以産生越來越多的暴力事件,我們會在網絡上看到一些校園暴力事件,施暴者不過是一群不到十六歲的小孩子。他們不懂,他們一次又一次的欺淩會給他們的同齡人帶來嚴重的心理傷害,可能一次很小的傷害,卻給受害者心裏留下無法掩飾的陰影。

上次《奇葩說》有一個話題,如果小孩子被人打了,是該打回去還是該告老師。其中柏邦妮有一個觀點很吸引我:如果我被人欺負了,我該狠狠地打回去。也許我打不過他,但是我會把他拖着,讓他覺得欺負我沒有什麽可得意的,即使我打不過他,也要和他在泥裏打滾。柏邦妮講述了她在小時候上體育課被人欺負的事,當時她去告訴體育老師,沒想到在老師面前,那個比自己高大的男生比她還要哭得兇,于是老師懲罰了他們。但是,這并不是結尾,那一年每節體育課,那個男生都會欺負她,導緻柏邦妮從小到大都害怕上體育課。

也許,小時候的我們是被欺負的那一個,當别人打我們的時候。一次兩次,我們選擇了忍氣吞聲。老師告訴我們,大家要好好相處,不能打架。家長反複說,在學校裏,要和大家好好玩,不能打架。于是,面對突然的拳頭,我們手足無措,隻能選擇忍受。

也或許,我們是欺負人的那一個。我看見了一個小姑娘特别好玩,可是我跟她說話她都不理我,我打她一下,她也不還手。慢慢地,我喜歡上了看着她被打得鼻青臉腫的感覺,越來越多的人喜歡欺負她。也許,施害方隻是覺得好玩而已,但他們不知道,那是淩駕在别人痛苦之上的玩鬧。

有一天,我和朋友悅悅在讨論這個問題的時候,她給我講了一個自己小時候的故事。

十五年前,悅悅還是一個七歲的孩子。他們班來了一個比她小一點的男孩,男孩很調皮,連老師也管不住他。

男孩愛欺負悅悅,當時的悅悅很瘦小,不愛說話。男孩不僅自己欺負悅悅,還讓全班同學去欺負悅悅。男孩惡狠狠地告訴悅悅,你要是敢告訴你爸媽,我見你一面打你一次。

莫名其妙丢失的鉛筆是悅悅偷的,桌子下面的垃圾是悅悅扔的,每次回去褲子都是濕的,媽媽總會問一句:悅悅,你怎麽又尿濕褲子了?至今,悅悅還能想起他們嘲笑的話語。

悅悅很怕那個男孩子,在學校裏受了欺負不敢告訴老師,回家也不敢告訴父母。就這樣過了一個月,他們欺負悅悅的時候,被悅悅的嬸嬸知道了。當時悅悅的父母剛好要參加一個親戚的葬禮,這件事悅悅的班主任也知道了,班主任隻是批評了那個男生,用很官方的話當着悅悅父母的面說,你們要關愛同學,不能再欺負悅悅了。

一年級結束後,那個男孩轉走了,同學們也不欺負悅悅了。

悅悅像往常一樣,笑着說完這個故事。可是我知道她其實不像表面上那麽平靜。

後來,我變得更加内向了,有時做夢都會夢見别人都在欺負我。後來還是會有人欺負我,可是我已經不在乎了,因爲我遇到了更加難以啓齒的欺辱。當年小學離我們家一百米,可是每次我走到學校門口都害怕進去。

其實到現在我還是會恨那個男生,他隻是被老師批評了幾句,而我才是那個受傷最深的。每當我看見我那群小學同學,我都會想起他們朝我身上撒尿的場景,雖然他們隻是幫兇。

直到現在,她還害怕上學,可是我知道她有多麽恐懼上學嗎?每次看到有關校園暴力的文章,我都不會點進去看。

這是我第一次對别人說這件事。我以爲這件事我一輩子也不會說出口。我這輩子最恥辱的事情是在童年,那是我永遠不想觸及的傷疤。

可是我知道事情遠遠沒有這麽簡單,當年的事會永遠在悅悅心裏留下一個疤,這個傷疤不會癢,不會痛,可是它依然存在。就像悅悅說的那樣,他們以爲我忘記了,其實我一直都記得。

當遇到校園暴力的時候,很多小孩子會選擇去忍讓。他們不敢告訴家人,不敢告訴老師,以緻于造成嚴重的後果。讓我們驚奇的是,那些施暴者不是家長,也不是某個道德淪喪的老師,而是跟他們一樣大的同齡人。而且作案者有可能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群人。中國有句話,叫法不責?,當一個人欺負你時,你可以選擇跟他單打獨鬥,即使你們的實力懸殊很大,也要用行動告訴他,你不是好欺負的。可如果對象是一群人,很多人沉默了。就算學校經常打架的小混混,也未必能一個人打得過一群人,何況我們這些從來沒有打過架的。

所以,當你覺得實力相差過大時,這時候要學會哂弥腔廴ヅc惡勢力爲敵。校園欺淩已經不止是兩個小孩打架那麽簡單了,它是一股新興的惡勢力,你一個人根本解決不了,這時候你應該學會向成年人尋求幫助,以免造成更大的損害。

面對校園欺淩,教育部門、學校更不能放松警惕。學校、教育部門要定期給孩子們做心理疏導,必要時可采用模拟訓練,告訴他們校園欺淩的危害性,以及當我們面對相似的事件時,應該怎樣規避風險,而不是僅僅提高他們的學習成績。

人之初,性本善。每一個施暴者在最開始的時候都不是大惡之人,有的僅僅是爲了兄弟情誼,卻參加了一次欺淩案件,斷送自己的前途。毫無疑問,受害者是最無辜的,他們的傷痛需要時間去安撫。可是不管怎樣,當面對校園欺淩時,不要無所作爲,要學會保護自己。

校园欺凌,一种长时间持续的、并对个人心理、身体和言语遭受恶意的攻击,而且因为受害者与施害方之间的权力,体型等不平等因素,而不敢进行有效的反抗。近年来,校园欺凌的问题越来越严重,不得不引起学校、教育部门等相关部门的重视。

校园暴力无处不在,有校园的地方就会有暴力。21世纪的小孩子崇尚暴力游戏,总以为纹个纹身,叼根烟,没事欺负欺负别人,在大家眼里很酷。所以产生越来越多的暴力事件,我们会在网络上看到一些校园暴力事件,施暴者不过是一群不到十六岁的小孩子。他们不懂,他们一次又一次的欺凌会给他们的同龄人带来严重的心理伤害,可能一次很小的伤害,却给受害者心里留下无法掩饰的阴影。

上次《奇葩说》有一个话题,如果小孩子被人打了,是该打回去还是该告老师。其中柏邦妮有一个观点很吸引我:如果我被人欺负了,我该狠狠地打回去。也许我打不过他,但是我会把他拖着,让他觉得欺负我没有什么可得意的,即使我打不过他,也要和他在泥里打滚。柏邦妮讲述了她在小时候上体育课被人欺负的事,当时她去告诉体育老师,没想到在老师面前,那个比自己高大的男生比她还要哭得凶,于是老师惩罚了他们。但是,这并不是结尾,那一年每节体育课,那个男生都会欺负她,导致柏邦妮从小到大都害怕上体育课。

也许,小时候的我们是被欺负的那一个,当别人打我们的时候。一次两次,我们选择了忍气吞声。老师告诉我们,大家要好好相处,不能打架。家长反复说,在学校里,要和大家好好玩,不能打架。于是,面对突然的拳头,我们手足无措,只能选择忍受。

也或许,我们是欺负人的那一个。我看见了一个小姑娘特别好玩,可是我跟她说话她都不理我,我打她一下,她也不还手。慢慢地,我喜欢上了看着她被打得鼻青脸肿的感觉,越来越多的人喜欢欺负她。也许,施害方只是觉得好玩而已,但他们不知道,那是凌驾在别人痛苦之上的玩闹。

有一天,我和朋友悦悦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她给我讲了一个自己小时候的故事。

十五年前,悦悦还是一个七岁的孩子。他们班来了一个比她小一点的男孩,男孩很调皮,连老师也管不住他。

男孩爱欺负悦悦,当时的悦悦很瘦小,不爱说话。男孩不仅自己欺负悦悦,还让全班同学去欺负悦悦。男孩恶狠狠地告诉悦悦,你要是敢告诉你爸妈,我见你一面打你一次。

莫名其妙丢失的铅笔是悦悦偷的,桌子下面的垃圾是悦悦扔的,每次回去裤子都是湿的,妈妈总会问一句:悦悦,你怎么又尿湿裤子了?至今,悦悦还能想起他们嘲笑的话语。

悦悦很怕那个男孩子,在学校里受了欺负不敢告诉老师,回家也不敢告诉父母。就这样过了一个月,他们欺负悦悦的时候,被悦悦的婶婶知道了。当时悦悦的父母刚好要参加一个亲戚的葬礼,这件事悦悦的班主任也知道了,班主任只是批评了那个男生,用很官方的话当着悦悦父母的面说,你们要关爱同学,不能再欺负悦悦了。

一年级结束后,那个男孩转走了,同学们也不欺负悦悦了。

悦悦像往常一样,笑着说完这个故事。可是我知道她其实不像表面上那么平静。

后来,我变得更加内向了,有时做梦都会梦见别人都在欺负我。后来还是会有人欺负我,可是我已经不在乎了,因为我遇到了更加难以启齿的欺辱。当年小学离我们家一百米,可是每次我走到学校门口都害怕进去。

其实到现在我还是会恨那个男生,他只是被老师批评了几句,而我才是那个受伤最深的。每当我看见我那群小学同学,我都会想起他们朝我身上撒尿的场景,虽然他们只是帮凶。

直到现在,她还害怕上学,可是我知道她有多么恐惧上学吗?每次看到有关校园暴力的文章,我都不会点进去看。

这是我第一次对别人说这件事。我以为这件事我一辈子也不会说出口。我这辈子最耻辱的事情是在童年,那是我永远不想触及的伤疤。

可是我知道事情远远没有这么简单,当年的事会永远在悦悦心里留下一个疤,这个伤疤不会痒,不会痛,可是它依然存在。就像悦悦说的那样,他们以为我忘记了,其实我一直都记得。

当遇到校园暴力的时候,很多小孩子会选择去忍让。他们不敢告诉家人,不敢告诉老师,以致于造成严重的后果。让我们惊奇的是,那些施暴者不是家长,也不是某个道德沦丧的老师,而是跟他们一样大的同龄人。而且作案者有可能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中国有句话,叫法不责众,当一个人欺负你时,你可以选择跟他单打独斗,即使你们的实力悬殊很大,也要用行动告诉他,你不是好欺负的。可如果对象是一群人,很多人沉默了。就算学校经常打架的小混混,也未必能一个人打得过一群人,何况我们这些从来没有打过架的。

所以,当你觉得实力相差过大时,这时候要学会运用智慧去与恶势力为敌。校园欺凌已经不止是两个小孩打架那么简单了,它是一股新兴的恶势力,你一个人根本解决不了,这时候你应该学会向成年人寻求帮助,以免造成更大的损害。

面对校园欺凌,教育部门、学校更不能放松警惕。学校、教育部门要定期给孩子们做心理疏导,必要时可采用模拟训练,告诉他们校园欺凌的危害性,以及当我们面对相似的事件时,应该怎样规避风险,而不是仅仅提高他们的学习成绩。

人之初,性本善。每一个施暴者在最开始的时候都不是大恶之人,有的仅仅是为了兄弟情谊,却参加了一次欺凌案件,断送自己的前途。毫无疑问,受害者是最无辜的,他们的伤痛需要时间去安抚。可是不管怎样,当面对校园欺凌时,不要无所作为,要学会保护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