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口述:我错爱渣男不自知,幸好有备胎守护才免遭骗

口述:我错爱渣男不自知,幸好有备胎守护才免遭骗

  認識王川的時候,我正讀高二,處在愛的頭昏腦脹期,可是對于總向我大獻殷勤的蔣振卻并無好感。認識王川後,我更看不上蔣振這個小混混。王川是學遊泳的,人高大精壯,還酷酷的,很有男子氣概,讓我很着迷。而蔣振明顯是個小混混,卻總假裝成斯文公子。可他卻總在我面前說,王川不是好東西,讓我離他遠點。

  我沒把蔣振的話當回事,甚至還挑釁般地故意把王川帶來他跟前晃了一圈。至此他再沒出現在學校門口,我爲此還高興了好久。

  和王川戀愛很開心,他帶我見了許多朋友,去了許多我沒去過的地方,新鮮和刺激是随時會蹦出來的禮物,這同學校裏繁重的課業相比實在是有趣得多。

  不過,哪些可以嘗試哪些不能嘗試我還是分得清的。就比如男女之間偷嘗禁果吧,這個就完全不行。有時他會纏着、讨好着、想方設法地越雷池,我都會堅決回絕。他倒也不再強硬,很尊重我,這點讓我對他愈加傾心。

  有天他帶我逃課去酒吧,說是看一個樂隊的演出,在包間裏他遞過來一杯飲料,我剛好當時口渴,就想都沒想仰脖灌了下去。起初也沒什麽異常,過了一會兒就開始口渴,感覺臉上、身上都有些發熱,于是拼命喝飲料。可是越喝越渴,并且熱得厲害,燥熱的情緒開始有些激動,恨不得馬上扯開衣服,找個地方躺下來。

  我猜自己一定被這無名火折磨得像隻煮熟的螃蟹,全身通紅。我不想被王川看到我的窘态,打算用冷水洗把臉。起身之後卻腿腳發軟,整個人栽倒在王川懷裏。看到他臉上那抹詭異的、不可察覺的笑,我才意識到,自己被下了藥。

  就在我拼命掙紮,卻動彈不得的時候,蔣振突然破門而入,他打倒了糾纏我的王川,像扛木樁那樣把我扛出去。蔣振說,我早說過他不是好東西,要不是我看到他進小藥店,你今天就毀了。他憤怒地朝我喊着,似乎我才是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他把我帶進了洗手間,鎖上了門。他說,你得冷靜冷靜,清醒清醒。

  那個晚上,是蔣振保全了我的清白。他不斷用冷水拍打着我的臉、不斷地搖晃着我,對我說着“你醒一醒”,他一直陪到我清醒後才把我送回家。這個愛我的男人,始終在用真心待我。或許我早已愛上他,隻是不願與一個混混談戀愛的虛榮使我一直拒絕他。

  現在我已經回到學校全力備戰高考了,我和蔣振有個約定,考試過後的那個假期我要好好改造他,若成果顯著,嘻嘻,那時我就收了他。

  认识王川的时候,我正读高二,处在爱的头昏脑胀期,可是对于总向我大献殷勤的蒋振却并无好感。认识王川后,我更看不上蒋振这个小混混。王川是学游泳的,人高大精壮,还酷酷的,很有男子气概,让我很着迷。而蒋振明显是个小混混,却总假装成斯文公子。可他却总在我面前说,王川不是好东西,让我离他远点。

  我没把蒋振的话当回事,甚至还挑衅般地故意把王川带来他跟前晃了一圈。至此他再没出现在学校门口,我为此还高兴了好久。

  和王川恋爱很开心,他带我见了许多朋友,去了许多我没去过的地方,新鲜和刺激是随时会蹦出来的礼物,这同学校里繁重的课业相比实在是有趣得多。

  不过,哪些可以尝试哪些不能尝试我还是分得清的。就比如男女之间偷尝禁果吧,这个就完全不行。有时他会缠着、讨好着、想方设法地越雷池,我都会坚决回绝。他倒也不再强硬,很尊重我,这点让我对他愈加倾心。

  有天他带我逃课去酒吧,说是看一个乐队的演出,在包间里他递过来一杯饮料,我刚好当时口渴,就想都没想仰脖灌了下去。起初也没什么异常,过了一会儿就开始口渴,感觉脸上、身上都有些发热,于是拼命喝饮料。可是越喝越渴,并且热得厉害,燥热的情绪开始有些激动,恨不得马上扯开衣服,找个地方躺下来。

  我猜自己一定被这无名火折磨得像只煮熟的螃蟹,全身通红。我不想被王川看到我的窘态,打算用冷水洗把脸。起身之后却腿脚发软,整个人栽倒在王川怀里。看到他脸上那抹诡异的、不可察觉的笑,我才意识到,自己被下了药。

  就在我拼命挣扎,却动弹不得的时候,蒋振突然破门而入,他打倒了纠缠我的王川,像扛木桩那样把我扛出去。蒋振说,我早说过他不是好东西,要不是我看到他进小药店,你今天就毁了。他愤怒地朝我喊着,似乎我才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他把我带进了洗手间,锁上了门。他说,你得冷静冷静,清醒清醒。

  那个晚上,是蒋振保全了我的清白。他不断用冷水拍打着我的脸、不断地摇晃着我,对我说着“你醒一醒”,他一直陪到我清醒后才把我送回家。这个爱我的男人,始终在用真心待我。或许我早已爱上他,只是不愿与一个混混谈恋爱的虚荣使我一直拒绝他。

  现在我已经回到学校全力备战高考了,我和蒋振有个约定,考试过后的那个假期我要好好改造他,若成果显著,嘻嘻,那时我就收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