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所谓命运,是无可奈何

所谓命运,是无可奈何

愛上你,我用了很久。

那年是新學期的開始。面對一個個我不熟悉,又活潑的同學,腼腆的我有點不知所措。在喧鬧的教室我發現了你,或許這是必然的發現。因爲那時你的眼睛那麽野性,你的活潑那麽出校屛覡懼畟饶浚瑥拇宋冶阌涀×四恪H绻隻是這樣,而我們也隻是同學,那麽我或許該高興。

想來命呤菦]有如果的,該來的快樂始終會來。我已經想不起來那時怎麽和你說上第一句話,但我們的世界還是碰撞了,而且擦出了火花,那刻我的内心變的極端快樂和不知所措。那時我們會天天在網上聊天,而從來不表白自己的想法,雖然我們都知道我們彼此吸引。我現在也不明白,我們吸引對方的是什麽,或許也不需要理由吧。在同一個學校的最後一學期,我們最終還是在一起了。

而快樂是有限的,我們的分離來臨的那麽快,我甚至感覺那不過是一瞬間。初中畢業的我們都很彷徨,我們開始憧憬未來,同時我們也畏懼。我們信誓旦旦地許諾,最後的結果隻能定義爲年少無知。

我内心是自卑的,我不敢說出心聲。畢業後就去了湖北打工,面對現實的社會我開始懷疑我擁有的,而我唯一擁有的就是你。我們的愛情若隐若現,你覺得我對你忽冷忽熱。但我知道那時我是内心太過浮躁,工作的勞累和對社會的初步認識都讓我不安,後來被比自己大幾歲的工友說服,他說你現在那麽小,要錢也沒錢,談什麽女朋友

我是個要強的人,我開始暗自下定決心。那晚的風很涼,大馬路上也很蕭條,我很平靜的發信息向你提出了分手,如果我知道未來的我的感受,或許就不會平靜了。你無力挽留我,或許你太了解我的固執。那麽愛你的我,就這樣和你分道揚镳。

那時,我是那麽單純,竟然以爲我有錢了就可以再次得到你,而我的單純也是建立在你的痛苦之上的,我對此愧疚。如果我有腦子我就不該這樣傷害你,因爲你那時候那麽需要我的安慰。在醫院你獨自面對手術和可能毀容的結果,那刻你的無助和難過,現在的我想起之餘還心疼。但錯已經糧成,我無力改正,不可能改正,也無能彌補,更不可能彌補,因爲你已經不再信任我。你對我的愛從此散落在記憶裏,我再不能拾起。

現在我們都混迹在社會,我知道你很堅強,也知道你很脆弱。我想過爲你做一切,也想過我們會有美好的未來,但現在我又可以做什麽呢。我還能祈叮矶你得到幸福,祈赌憬】怠?

千千萬萬的字都無法表達我對你的感情,那是多少個日日夜夜的魂牽夢繞。我放不下對你的感情,也許出于愧疚,也可能隻是因爲初戀,更可能是我依然愛你,但我現在不知道。

命甙。蚁M拼K悄趋崦利悾稚屏肌?

爱上你,我用了很久。

那年是新学期的开始。面对一个个我不熟悉,又活泼的同学,腼腆的我有点不知所措。在喧闹的教室我发现了你,或许这是必然的发现。因为那时你的眼睛那么野性,你的活泼那么出众,让我为之侧目,从此我便记住了你。如果命运只是这样,而我们也只是同学,那么我或许该高兴。

想来命运是没有如果的,该来的快乐始终会来。我已经想不起来那时怎么和你说上第一句话,但我们的世界还是碰撞了,而且擦出了火花,那刻我的内心变的极端快乐和不知所措。那时我们会天天在网上聊天,而从来不表白自己的想法,虽然我们都知道我们彼此吸引。我现在也不明白,我们吸引对方的是什么,或许也不需要理由吧。在同一个学校的最后一学期,我们最终还是在一起了。

而快乐是有限的,我们的分离来临的那么快,我甚至感觉那不过是一瞬间。初中毕业的我们都很彷徨,我们开始憧憬未来,同时我们也畏惧。我们信誓旦旦地许诺,最后的结果只能定义为年少无知。

我内心是自卑的,我不敢说出心声。毕业后就去了湖北打工,面对现实的社会我开始怀疑我拥有的,而我唯一拥有的就是你。我们的爱情若隐若现,你觉得我对你忽冷忽热。但我知道那时我是内心太过浮躁,工作的劳累和对社会的初步认识都让我不安,后来被比自己大几岁的工友说服,他说你现在那么小,要钱也没钱,谈什么女朋友

我是个要强的人,我开始暗自下定决心。那晚的风很凉,大马路上也很萧条,我很平静的发信息向你提出了分手,如果我知道未来的我的感受,或许就不会平静了。你无力挽留我,或许你太了解我的固执。那么爱你的我,就这样和你分道扬镳。

那时,我是那么单纯,竟然以为我有钱了就可以再次得到你,而我的单纯也是建立在你的痛苦之上的,我对此愧疚。如果我有脑子我就不该这样伤害你,因为你那时候那么需要我的安慰。在医院你独自面对手术和可能毁容的结果,那刻你的无助和难过,现在的我想起之余还心疼。但错已经粮成,我无力改正,不可能改正,也无能弥补,更不可能弥补,因为你已经不再信任我。你对我的爱从此散落在记忆里,我再不能拾起。

现在我们都混迹在社会,我知道你很坚强,也知道你很脆弱。我想过为你做一切,也想过我们会有美好的未来,但现在我又可以做什么呢。我还能祈祷,祈祷你得到幸福,祈祷你健康。

千千万万的字都无法表达我对你的感情,那是多少个日日夜夜的魂牵梦绕。我放不下对你的感情,也许出于愧疚,也可能只是因为初恋,更可能是我依然爱你,但我现在不知道。

命运啊,我希望您善待她。她是那么美丽,而又善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