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帮人不图回报

    法律纠纷,如果找出对方有违约之处,已经赢了一半了。2002年,记得是五月初,正是春暖花开之时,懒洋洋的坐在院子里欣赏着各种熬过了寒冷的冬天,终于可以大胆地茂牙,预示要奔放新的生命时,电话铃打断了我美好的思绪。一位平时不太联系的朋友来电,说他有一位来德国不久的开...

    2020-01-16 38
  • 门卫老孙

    老孙是我们学校的门卫,学校搬迁之前没有门岗,他的工作是敲钟。听说,最初老孙是接他爸的班当老师的,早些年实行接班制,这很正常。关键是老孙没有经过正式培训,上讲台有困难,学校就把敲钟的活儿派给他。老孙很认真,也做些杂役,门窗掉了钉子、螺丝,他都义不容辞。学校的小花...

    2020-01-15 28
  • 犀牛角

    有一位老太太宣称会看鬼怪邪魔之病。凡是去找她看外病者,她燃香供奉后是外病就用犀牛角在后背刮三下。三下后多数人都能好。有人问我何故犀牛角刮几下就好。记的《晋书温峤传》记载:复以京邑荒残,资用不给,峤借资蓄,具器用,而后旋于武昌,至牛渚矶,水深不可测,世云其下多怪...

    2020-01-15 23
  • 此情必可成追忆

    三月,惰了身心;三月,落了深情。高考后的三月对于很多的人来说并没有让自己更进一步,反而让人乱了心神。所以我们才有了大学第一课的军训,我认为这叫做回炉重做,目的是让自己更好的适应大学生活。大家都知道,不苦不累,军训白费,没有人生来坚强。军训的前几天,有好几次想退...

    2020-01-15 25
  • 爱就这样错过

    在我们胶东老家,称呼父亲的兄弟都叫爹,二爹是我父亲的二哥,这样称呼感觉很亲近。二爹家里人口多,大哥和大姐结婚走了,家里还有堂哥堂弟堂妹七口人,本来不宽敞的屋子,我来了显得更加拥挤。那时北京还有待业青年等待街道安排工作,像我这样的外地人更不好找工作,来北京二十多...

    2020-01-15 28
  • 最后是你好不好

    故事就从这里开头吧。吴小姐是一个在偏远城镇实习的数学师范生,这里离自己的大学不近,离自己的家乡更远。还好,她还有几个非常之交经常给她打电话,每次学校发什么通知的时候,都会有朋友来再通知她一遍,生怕她会错过什么重要消息。吴小姐对自己的朋友很忠诚,朋友在每遇到难题...

    2020-01-15 18
  • 操心是一种病,得治

    操心这个词,在我们的印象里,应该是对父母这一辈子最好的诠释了。他们含辛茹苦把我们拉扯大,操心着我们的成长,然后操心着我们的终身大事,等到儿女们都成家了,又操心起儿女们的儿女了。父母的这种操心对于我们来说,除了感恩就剩珍惜了。关于父母对子女的操心,我听过一句话叫...

    2020-01-15 20
  • 那个明媚的少女

    室外的天,我一转头就可以看得到,那是一种似雾霾般的颜色。我突然想起了那明媚的少女,那温暖了我学生时代的挚友。是她,在无数个如今天一般的日子里,伴我走过。我觉得,我们是命中注定的相遇,而你将会是我一生的伙伴。有时候,不得不承认,确实存在命中注定的缘分。那是个阳光...

    2020-01-15 12
  • 我的傻瓜闺蜜

    早晨六点多手机突然响起来,我睡眼朦胧地摸起了手机,只听手机里传来急促的声音:文梦,快帮帮我!我听出来了,这是玉兰的声音。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我睡意朦胧地问道,连续几天的赶货熬得我精疲力尽。你的手头上有钱吗?玉兰着急地问我。我突然警觉起来:你要钱干什么?玉兰的...

    2020-01-15 20
  • 意识

    窗外,雨在不停的下着,送走了最后一个小朋友的蕾蕾老师又坐到了教室里的钢琴旁,弹奏着那首《独处》,又想起了那个让自己心碎的男人。为了上大洋彼岸挖掘那一桶洋金子相处了三年的男友离开了蕾蕾,只留下了让蕾雷铭记一生的记忆,九点钟了,雨是越下越大,天空还时不时的划过几道...

    2020-01-15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