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描写江阔的经典句子

  ●(冬)
一夜盈花满枝头
盐若白雪,故风仍烈
何处为家园?
(秋)
金杏又满旧长安
江阔云低,断雁南归
煮酒叹兴亡
(夏)
青柳不解栽人情,
树蝉初鸣,池荷如新
风凉月仍明
(春)
临安初雨夜落红
佳人倚窗,又添新装
暖风送屠苏

  ●空帐幽鸾镜,宛若惊鸿歌舞声。陌上嫩柳枝遮径,醉里多逢迎,自相生。

薄雾泛清波,樵人归去虫鸟默。似闻天际离声迫,舟头泪吹落。楚江阔。

来路草木遮,暮卷愁云祭战歌。半残剑纵横捭阖,赤血染墨泽。风瑟瑟。

  ●《将进酒》

宋浩浩

慰我心者,良辰今日之美酒。
知我琴者,流水昨日之长愁。
我笑浮名散烟霞,对饮一忘百年忧。
世间谁人同我怀,海内知己且尽樽中酒!
君不见万山喷壑五云飞,清辉踏浪东海走。
君不见霓旌璀错浮玉阙,云梯卷幔沉碧流。
雷扇紫电射长空,鹏穷江山映画轴。
阆风万里衔瀛海,照水明月逝飞舟。
不笑洛阳轻薄子,长安贤达几人留!
为我引来流霞杯,壮士登高不悲秋。
仲连谈笑可却秦,豫让佩剑难复仇。
子胥无怨楚江阔,五湖范蠡逍遥游。
高才不用剑,千觞为君流。
古来慷慨多名士,惟有饮者解其忧! ----宋浩浩《宋浩浩诗歌选》

  ●《虞美人·听雨》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蒋捷

  ●虞美人·听雨
(476人评分) 8.7
朝代:宋代
作者:蒋捷
原文: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蒋捷

  ●逆旅舟,从别后, 江阔云低楚江末。
海棠无依,浮萍若生。问流霞,何事惹尘梦?

  ●人一旦累了,就会进入一个叫做历史的空间里,那些褪色泛黄的画面,透着落寞。然而,我如黑暗的歌者穿街走巷,唱尽梦魇,唱尽繁华,唱断所有回忆的来路,倚楼听雨,细数曾经的点点滴滴。 雨,这位穿梭天地之间的精灵,不论是红烛罗帐的歌楼上,还是江阔云低的客舟中,抑或是青灯般若的僧庐下,都是最唯美的过客。

  ●他在夜里把灯点 四书五经读几遍 是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守一边\她在灯下把墨研 荆钗布裙一双眼 看他寒窗苦读十年誓要上得金殿\送良人到渡口 她说一生也为你守候\ 他说等我金榜题名 定不辜负你温柔
十八年守候 她站在小渡口 十八年温柔 他睡在明月楼 \看春花开又落 秋风吹着那夏月走 冬雪纷纷又是一年 她等到 人比黄花瘦 她在夜里把灯点 江阔云低望几遍 云里几声断雁西风吹散多少思念\想他灯下把墨研 一字千金是状元 等他衣锦还乡等过一年又是一年\谁打马渡前过 回身唤取酒喝一口 低声问是谁家姑娘 如花似玉为谁留
听醒木一声收 故事里她还在等候 说书人合扇说从头 谁低眼 泪湿了衣袖\她走过堤上柳 夕阳西下的小渡口 风景还像旧时温柔 ----河图《歌曲》

  ●一打少年听雨,红烛昏沉。再打中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三打白头听雨的僧庐下,这便是亡宋之痛,一颗敏感心灵的一生:楼上,江上,庙里,用冷冷的雨珠子串成。他曾在一场摧心折骨的鬼雨中迷失了自己。雨,该是一滴湿漓漓的灵魂,在窗外喊谁。 ----余光中《听听那冷雨》

  ●他在夜里把灯点,四书五经读几遍,是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守在一边。她在灯下把墨研,荆钗布裙一双眼,看他寒窗苦读十年誓要上得金殿。
她在夜里把灯点,江阔云低望几遍,云里几声断雁西风吹散多少思念。想他灯下把墨研,一字千金是状元,等他衣锦还乡等过一年又是一年。 ----河图《如花》

  ●长沙千里平,胜地犹在险。况当江阔处,斗起势匪渐。
深林高玲珑,青山上琬琰。路穷台殿辟,佛事焕且俨。
剖竹走泉源,开廊架崖广。是时秋之残,暑气尚未敛。
群行忘后先,朋息弃拘检。客堂喜空凉,华榻有清簟。
涧蔬煮蒿芹,水果剥菱芡。伊余夙所慕,陪赏亦云忝。
幸逢车马归,独宿门不掩。山楼黑无月,渔火灿星点。
夜风一何喧,杉桧屡磨飐。犹疑在波涛,憷惕梦成魇。
静思屈原沈,远忆贾谊贬。椒兰争妒忌,绛灌共谗谄。
谁令悲生肠,坐使泪盈脸。翻飞乏羽翼,指摘困瑕玷。
珥貂藩维重,政化类分陕。礼贤道何优,奉己事苦俭。
大厦栋方隆,巨川楫行剡。经营诚少暇,游宴固已歉。
旅 ----韩愈《陪杜侍御游湘西两寺独宿有题一首,因献杨常》

  ●他江阔云低,身似流水;涛生潮落,情随事迁。一切宠辱不惊,生死与共,末了化为一声至简单轻叹,好象未曾发生过,都是幻觉错觉。 ----月华《龙泉》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蒋捷《虞美人·听雨》

  ●对着雨景、对着大山、对着远处的虎穴寺,谁还舍得说话,我想大家都在咀嚼龙哥诗里的意境。这是宋代词人蒋捷的《听雨》,这何尝不是我内心的写照。“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那些年在台湾拍戏拍得火红火绿的。“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立之年,孤身在香港拍戏,一待就是十年,曾经试过,独自守着窗儿,对着美丽绚烂的夜景,寂寞得哭泣。“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而今真是鬓已星星也,到了耳顺之年,历尽人生的甜酸苦辣、生离死别,接受了这些人生必经的过程,心境渐能平和,如今能够看本好书,与朋友交换写作心得,已然满足。 ----林青霞《云去云来》

  ●他在夜里把灯点
四书五经读几遍
是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守在一边
她在灯下把墨研
荆钗布裙一双眼
看他寒窗苦读十年誓要上得金殿

送良人到渡口
她说一生也为你守候
他说等我金榜题名
定不辜负你温柔

十八年守候 她站在小渡口
十八年温柔 他睡在明月楼

那孤帆去悠悠
把她悲喜全都带走
千丝万缕堤上的柳
挽不住江水奔流

看春花开又落
秋风吹着那夏月走
冬雪纷纷又是一年
她等到 人比黄花瘦

她在夜里把灯点
江阔云低望几遍
云里几声断雁西风吹 ----河图《如花》

  ●他在夜里把灯点
四书五经读几遍
是她青梅竹马
两小无猜守在一边
她在灯下把墨研
荆钗布裙一双眼
看他寒窗苦读十年
誓要上得金殿
送良人到渡口
她说一生也为你守候
他说等我金榜题名
定不辜负你温柔

十八年守候 她站在小渡口
十八年温柔 他睡在明月楼
那孤帆去悠悠
把她悲喜全都带走
千丝万缕堤上的柳
挽不住江水奔流
看春花开又落
秋风吹着那夏月走
冬雪纷纷又是一年
她等到 人比黄花瘦

她在夜里把灯点
江阔云低望几遍
云里几声断雁
西风吹散多少思念
想他灯下把墨研
一字千金是状元
等他衣锦还乡
等过一年又是一年
谁打马渡前过
回身唤取酒 ----河图《歌词》

  ●虞美人

江阔烟云笼灞桥,雾深故舟邈。青石板上柳萧萧,过眼多少聚散到今朝。
千载人过百代空,自古情如旧。背囊踽行岸边走,几场秋雨几处人漂流。

  ●半屡斜阳挂晴天,江阔浓云入眸帘
但响莺啼前门外,枯枝老柳问何年

  ●江阔人渡 描你眉目

  ●眉头与心头的距离有多远?应该就是从少年到壮年。江阔云低,断续寒雨断续风。哀哀雁鸣落在客舟篷顶,我看见它们驮着雨声,一如黄昏的暮鸦驮着日色,虔诚却匆然地前行。日色总是被暮鸦在彼岸抖落,我定定凝望渐行渐远的雁群,想象它们在彼岸放下雨声,再抖落翅膀里的水珠是颤颤的高鸣。

  ●品茶,品山品水品人生,蕴含了丰富的人生哲理。初品“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再品“中年听雨江舟上,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三品“老年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亮。”品茶可以品出《锁麟囊》中薛湘灵的否极泰来,“这才是今生难预料,不想团圆在今朝”;《武家坡》中王宝钏的苦尽甘来,“谢罢万岁龙恩典,今日才得凤衣穿”种种人生,样样心思,都沉淀在云雾缭绕的一杯茶中。

  ●静伫亭阶,凭栏望月。蓬莱仙宫,彩云深处。玉殿珠箔,古筝笙歌。瑶池举杯,群仙同酌。银蟾清冷,桂树飘香。素娥玉兔,痛了心扉。牛郎织女,澄练相隔。龙舟难度,水幽江阔。含情脉脉,凝眸泪落。 ----梦忆月下伤

  ●危楼空阁,琉璃金屋。庭院深深,紧锁转亭。清辉滋露,夜莺幽咽,倩影蹁跹蹙。自别后,尺素难寄,忧离久如初。池畔依冷浸罗袜,倩影销魂蹙娥眉。梦中谁人自泣?思愁断肠, 泪化成殇。
静伫亭阶,凭栏望月。蓬莱仙宫,彩云深处。玉殿珠箔,古筝笙歌。瑶池举杯,群仙同酌。银蟾清冷,桂树飘香。素娥玉兔,痛了心扉。牛郎织女,澄练相隔。龙舟难度,水幽江阔。含情脉脉,凝眸泪落。
雄风未绝,清华映照。落红满地,双鱼嬉戏。独依秋千旁,揽月不盈湿襟。摇曳一季冷秋,芳华尽逝。昔时几许繁华,已成柯然。唯留一滴璀璨泪!

  ●江阔水茫忧泊处,天旷云浮失初心。远岸景旧人心陌,孤船默思守流水。沧桑何须怨岁月,天若有情天亦老。

  ●若是可以,就让我我重重的心事,都化作江南细细的雨。而若你愿意,打伞走过我花木深深的心底,能不能如莲出水,相思之泥,不染你的白衣?而我惟愿,此后天高地迥,江阔云低,一路都有你春风遍染的痕迹。 ----《梦若心莲心若梦》

  ●红尘哀彻,愁情涓涓。心头纷绪,拨乱琴弦。遥问君卿几时返?梦转千回痛心扉.凭栏独倚,凝眸泪落,水幽江阔,兰心悠悠。两地离愁,思问谁诉?

  ●柳暗凌波路。送春归猛风暴雨,一番新绿。
千里潇湘葡萄涨,人解扁舟欲去。
又樯燕留人相语。艇子飞来生尘步,唾花寒唱我新番句。
波似箭,催鸣橹。黄陵祠下山无数。
听湘娥、泠泠曲罢,为谁情苦?
行到东吴春已暮,正江阔潮平稳渡。
望金雀觚棱翔舞。
前度刘郎今重到,问玄都千树花存否?
愁为倩,么弦诉。 ----辛弃疾《贺新郎》

  ●若能写出诸如花鸟风月这样的词 大概也就不枉此生了罢

诺言是人许下的最轻浮的决定 何言 人随事变 情随事迁

用三秒揭开故事帷幕
用一生来润色这个结局

那些説不出口的话 再给一次机会 还是会说不出
那些说不出口的话 再给一次眼神 也许会读的出

内里心潮澎湃 外边一副不干己事的样子
嘴里説著你走吧 心里却说留下来

谢谢你和对不起在拒绝的时候没什么区别
再见和再也不见在分别的时候也没什么区别
这几个词的组合 无论那种 说出口都是残忍的

冷袖拂绿箐 暖香罩红尘

听雨客舟中 江阔云低 断雁叫西风
相思南国豆 春来几隻 惆怅还依旧

  ●一打少年听雨,红烛昏沉。再打中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三打白头听雨的僧庐下,这便是亡宋之痛,一颗敏感心灵的一生:楼上,江上,庙里,用冷冷的雨珠子串成。 ----余光中《听听那冷雨》

  ●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蒋捷《虞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