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张立宪的句子

  ●“立水桥修通了。如今上班只需二十六分钟就能到达,而原来需要四十六分钟,这样我想你的时间就少了二十分钟。要知道那是一天中最好的时间,我从街道上滑过,对你的思念像水一样漫过这个城市,如同清晨的阳光。所以我不喜欢不拥挤的街道,只有在人最多的时候,我才知道你是我的唯一,和长久。新的一天就这么开始了。我为自己安排了许多事情,来把时间填满,好让对你的思念不至于那么悠长。” ----张立宪《闪开,让我歌唱八十年代》

  ●打架的成功率越来越低,是因为打架的后果越来越重,谁都承受不起。小时候的架,恨不得断条胳膊都能像壁虎一样再长出来,而长大了的架,手稍稍重点儿可能就是终身印记,大家都感觉越来越玩不起,于是找台阶下就成了一致的心愿。 ----张立宪《闪开,让我歌唱八十年代》

  ●你把头歪过去,看着竖起来的世界。是的,你失去了她,是一件永远不能修复的瓷器,是一阕再也唱不下去的歌曲,是一副听了豪华七对却被劫和的牌局。 ----张立宪《闪开,让我歌唱八十年代》

  ●这就像我们的梦,提供了生活的无限种可能,而真正付诸实现的就是可怜巴巴的几种。
你说人为什么要做梦?
因为现实实在是太过单调乏味。你努力努力地过啊,最多也只能活出六种花样来,而在想像中,你可以经历至少六十六种。
你深爱却不能相爱的女人,你迈脚却无从下脚的道路,你酿出却释放不出的激情,全跟你会合在梦想中。
上帝就是这么仁慈,让你至少还有梦,不至于在现实中窒死。 ----张立宪《闪开,让我歌唱八十年代》

  ●无法不看见张立宪、何书光这帮子精锐,在发了狂的火力,在我们还从未见识过的密集射界中抽搐,摔倒,南天门的每一个火力点都以每分钟数百发的速度喷吐着弹丸,年青人洒尽自己的血,但甚至无缘踏上西岸的土地。 ----兰晓龙《我的团长我的团》

  ●亲爱的,我没有未来,也不能保有记忆,而现在,也将转瞬即逝。明天,我将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 ----张立宪《闪开,让我歌唱八十年代》

  ●娘的,打架的成本越来越高,无论从时间上,还是从金钱上,打架的成功率却越来越低,于是只能过过干瘾了,比如在想像中把别人捅个血直冒、在吹牛中把别人打个满地找牙。 ----张立宪《闪开,让我歌唱八十年代》

  ●会打架的人,首先应该是会退缩的人,这便是经验之谈。
至少,三种人你别惹:一是喝多的人,一是失恋的人,前者不知道疼,后者在努力作秀糟蹋自己,你打他越狠,他就越有快感,咱可别给人家当枪使。还有一种人,就是身边有孩子的男人,不管那人如何逞能,你都要忍下那口气,不为别的,一定要在孩子面前为父亲留下尊严。 ----张立宪《关于打架的记忆碎片》

  ●一个小兄弟跟我说,他最思春的时候,只要看到带女字旁的汉字,都要产生性冲动。他是中文系的,难怪对文字敏感。 ----张立宪《闪开,让我歌唱八十年代》

  ●哪怕你觉得自己是个杂碎,那也是大熊猫身上的杂碎,尊贵又受保护。 ----张立宪《闪开,让我歌唱八十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