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论布莱希特《四川好人》中“好”的倒置

摘要:《四川好人》是布莱希特“史诗剧”代表作品之一。对此剧“间离”效果的研究多集中于该剧中的中国元素和戏剧结构。本文聚焦《四川好人》中的“好”,从“好”的角度考察《四川好人》的间离效果,指出剧中好人(沈黛)与坏人(隋达)界限分明,但道德上的好坏却界限不清,导致《四川好人》中“好”的倒置与解构,引起观众深刻的“间离”感,促使观众重新思索“好”的内涵。
  关键词:《四川好人》 布莱希特 间离 史诗剧
  中图分类号:J82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3359(2019)15-0138-03
   加斯内(John Gassner)在《戏剧大师》(Masters of the Drama)中写道,德国最有才干的诗人布莱希特,“其戏剧才华在《四川好人》中达到顶峰”①。此类的评价性话语常常充满争议,但是它依然能够表明《四川好人》在布莱希特作品中的重要位置。
   《四川好人》向观众和读者展示了“在堕落的世界里,做好人是不可能的”(Mccullough 125)。剧中,四川是一个堕落的城市,对它的抱怨上达天庭,所以天庭派三位神仙下凡考察,寻找堕落城市中的好人。妓女沈黛是神仙在四川找到的好人,然而,作为好人,她却无法在一个充满威胁和堕落的城市生存。沈黛被压榨,被欺凌,被逼入绝境。为了生存,她换上男装,假扮成隋达——沈黛想象中的表兄,戴上冷漠,世俗的面具,以冷酷的算计来面对这个世界,她由好人沈黛变成坏人隋达,然后危机解除,事业风生水起。
   与《四川好人》紧密相关的一个术语就是“间离”。布莱希特这样定义“间离”:间离是指事件或人物剥离显而易见的,熟悉的,明显的特质,创造一种惊奇的效果”(Brooker 215)。《四川好人》是间离理论付诸实践的一个例证。本文聚焦《四川好人》中“好”的倒置,揭示该剧如何通过对“好”的多重阐释达到间离效果。
   对《四川好人》的间离效果的研究很丰富②,但多集中于文本内容,前言或者戏剧中中国元素,同时相关研究批判资本主义的残酷剥削和道德堕落。本研究认为《四川好人》并非简单的谴责堕落的社会或者表达对好人沈黛的同情。剧中发人深省的是布莱希特对“好”的处理。如麦卡洛所说“怎么才算是‘好’是一个复杂的问题”(122)。布莱希特对“好”的处理引发我们对“好”的重新思考。
   《四川好人》以“好”命名,貌似指剧中好人沈黛。但是细读文本,我们会发现故事的另一面:沈黛真的是好人吗?沈黛的好是堕落的四川人和三位神仙建构的好,是顺从大众所得的“好”,是“三位神仙强加的抽象道德”(Maccullough 127)。这种好,没有带来实际益处,还毁了沈黛自己的事業。而被称为坏人的隋达却建立烟厂,为失业的众人提供就业机会。不仅如此,隋达替沈黛还债,挽救地板店老夫妇(沈黛拿地板店老夫妇投资的钱供情人挥霍,以致于老夫妇生病破产)。但是沈黛被认为是四川好人,隋达却被认为是坏人,甚至要被审判。 如此,《四川好人》这部剧迫使我们重新审视我们习以为常的道德标准。通过好坏颠倒,好坏倒置,《四川好人》解构了“好”的宏大叙事,同时“通过改变阐释,引发可能的现实改变”(Brooker 210),这正是布莱希特史诗剧所追求的间离效果。
  一、《四川好人》中“好”的建构
   “好”在《四川好人》中的异常重要,剧本开头就突出了“好”字。三位神仙到四川寻找“好”人。如果神仙们在四川找不到好人的话,这座城市就要被毁灭。这与《圣经》中罪恶之城所多玛的故事相对应。在《圣经》创世纪18和19,三位天使被派往罪恶之城所多玛探查这个城市是否如传闻那般罪恶,以决定是否毁灭它。亚伯拉罕向上帝祈求,如果“城中有五十个无辜的人”,就赦免这座城市(Bible 18),上帝答应了。在《四川好人》中,圣经故事被挪移,改编,出现在遥远的东方。这种熟悉故事的挪移,带给西方观众奇异感。但是无论如何,“好”人必须被找到,以挽救整座城市。这表明四川是另一个所多玛,里面充斥着堕落之人,沈黛是众多堕落之人中的好人。
   沈黛为什么是好人呢?“好人”是按照什么标准来定义?在《四川好人》中,只要愿意为三位神仙提供住所,就是好人。这种标准的客观性和可靠性令人质疑。其实最初的时候沈黛不愿意让三位神仙入住其家宅过夜,她对前来请求她帮助的老王说,“老王,不行的,我待会有客人来”(Brecht)。是老王说服沈黛接纳三位神仙。尽管因此,沈黛依然成了三位神仙眼中的好人,老王却不是。老王对三位神仙恭敬,在城门口等着他们,迎接他们,免费送他们水喝,又四处为他们寻找住处,神仙们却不认为老王是好人。因为老王给他们喝水的杯子是双层底的。沈黛是妓女,她的道德缺失比老王用双层底杯子更严重,神仙们却不以为意。因为他们认为沈黛要养活自己才这么做,却不考虑老王也是被迫无奈,要养家糊口才用双层底的杯子。我们可以看出,三位神仙对“好”的定义非常主观,任意。但如果我们细查文本,会发现神仙们有时候又遵循极严格的价值判断标准。比如当他们听说沈黛没有付给木匠200银元时,他们暴跳如雷。他们认为“欠债还钱,天经地义”(Brecht 20),欠钱不还是违反道德的。他们要沈黛付钱,因为好人总是会付钱的。却不管这钱该不该还。木匠对沈黛的敲诈勒索,因为沈黛根本不欠木匠200银元,欠钱的是申夫人,并且欠的也不是200银元。在三位神仙的逻辑里,无论谁说沈黛欠钱,沈黛就得还,否则她就违背了神的规则,变成了坏人。但是另一方面,他们有时候又会弃规则于不顾。他们无法容忍老王用双层底的杯子来赚点小钱,却赞美沈黛打破神的谕令,当妓女赚钱,认为这是 “好人的小错”(5)。实际上沈黛对神谕的破坏比老王严重多了,三位神仙却视而不见,只顾谴责老王。 我们可以看到,神仙的规则很随意,并且他们总是本末倒置,以至于善恶混淆。因此,神仙定义的“好”并不能令人信服。所以我们要怀疑成为神仙眼中好人的沈黛,她真的是好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