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皮亚杰与维果斯基的建构主义比较

提要:建构主义认为知识是人类的主动建构。皮亚杰的个人建构主义更多地强调个人的选择和认知,而维果斯基的社会建构主义则重视社会文化在心理发展过程中的作用。从个体走向群体,从主体性走向主体间性,这是人类认识活动发展的必然。
  关键词:皮亚杰;维果斯基;个人建构主义;社会建构主义
  中图分类号:H0-0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0-0100(2009)05-0117-4
  
  1 引言
  
  建构主义是解释“知识是什么”和“知识是如何获得”的一种理论模式。它是集哲学的语言意义建构主义、人本主义心理学、认知主义的信息加工理论和社会学的社会互动理论为一体的主流教育学说。建构主义认为,知识不是独立于个体之外的客观存在,而是由个人主动建构的。这种个人具有的主观知识本质上是内化了的、再建构了的客观知识,即是客观知识的主观内在表现。建构主义的流派有传统建构主义、个人建构主义、激进建构主义和社会建构主义之分,但一般都把以皮亚杰为代表的个人建构主义和以维果斯基为代表的社会建构主义看作是建构主义的两大基本流派。本文将对这两大流派进行对比分析。
  
  2 皮亚杰的个人建构主义
  
  皮亚杰是认知发展领域里最有影响的一位心理学家,也是建构主义最重要的奠基人。他所创立的关于学习者认知发展的理论被称为发生认识论,其核心就是研究人的一生中自然逻辑的发展过程。“要充分解释学习是什么,则必须首先解释个体学习者是怎样进行建构和创造的,而不仅仅是怎样重复和复制的。”(Piaget 1970:704)皮亚杰认为,学习者是在与周围环境相互作用的过程中,逐步建构起关于外部世界的知识,从而使自身认知结构得到发展的。
  皮亚杰对建构主义理论的贡献可以归纳为:
  (1)在皮亚杰之前,学习者一般被看作是没有长大的成年人,只不过是缺乏知识而已。皮亚杰通过研究证明,学习者在思维和认知方法上和成年人有着本质的区别。
  (2)皮亚杰的研究目标是自然逻辑,即知识的起源和推理能力的发展。例如,在认知发展的过程中,学习者在不借助直观物体的前提下,从A大于B、B大于C中,认识到A大于c,这就使逻辑思维得到了发展。
  (3)皮亚杰从哲学、生物学和心理学三个角度人手来研究学习者认知的发展。在哲学上,皮亚杰认为知识就是自然逻辑,所以研究知识就是研究智能。在生物学上,皮亚杰认为,智能就是适应环境的能力。心理学则给皮亚杰提供了基本的研究方法。
  (4)皮亚杰对学习者认知发展研究的广度和深度是前所未有的。他通过大量精心设计的实验,对学习者逻辑思维的诸方面,如前逻辑思维、语言思维、婴儿认知发展阶段、因果关系、数理推理、顺应特征等等,进行了深入的研究,给后人留下了丰厚的遗产(Gredler 1997)。
  皮亚杰建构主义理论中最基本的观点是,人的智能和生物有机体有许多相似之处,都是有组织的系统,而且都在不断地与环境发生互动。在互动的过程中,都要建构必要的结构,以便适应周围的环境。因此,智能(认知结构)不是先天就存在于人脑之中,也不是存在于外部世界里,而是等待我们去发现。智能不是可以量化的、静态的东西,智能是动态的、积极活跃的,永远处在不断的变化与发展之中。人只有通过自身的活动才可能建构自己的认识,并改进自己的智能(Bringuier 1980)。
  智能(认知结构)的发展取决于4个基本因素:物理环境、成熟程度、社会影响以及平衡过程。其中平衡过程是皮亚杰研究的重心。平衡的作用就是在认知结构发生改变的时候使它保持正常的功能。
  平衡在学习者与环境的相互作用中涉及两个基本过程:“同化”与“顺应”。同化指学习个体把外界刺激所提供的信息整合到自己原有认知结构内的过程;顺应指个体的认知结构因外部刺激的影响而发生改变的过程。同化是认知结构数量的扩充,而顺应则是认知结构性质的改变。认知个体通过同化和顺应来达到与周围环境的平衡:当学习者能用现有图式去同化新信息时,他处于一种平衡的认知状态;而当现有图式不能同化新信息时,平衡则被破坏,而修改或创造新图式(顺应)的过程就是寻找新的平衡的过程。学习者的认知结构就是通过同化与顺应过程逐步建构起来,并在“平衡一不平衡一新的平衡”的循环中得到不断丰富、提高和发展的。
  学习者智力的发展阶段可以分为4个阶段:感知运动阶段、前运算阶段、具体运算阶段和形式运算阶段。“运算”是皮亚杰理论的主要概念之一,指的是内化了的、可逆的、有守恒前提的、有逻辑结构的动作,因此,这是一种心理活动,称为“心理运算”。所谓“内化”,就是一种由外在动作内化而成的思维,比如做某件事,对到了一定年龄的学习者来说,可以不用实际去做这个动作,而在头脑里想象完成这一动作并预见它的结果。“可逆性”指心理运算是一种可逆的内化动作。这是动作成为运算的又一个条件。一个学习者如果在思维中具有了可逆性,就可以认为其智能达到了运算水平。一个动作除了是内化的、可逆的之外,它同时还必定具有守恒性前提。所谓“守恒性”,是指物质尽管以不同的方式或不同的形式呈现,但保持不变。守恒性与可逆性内在联系、互相依存,是同一过程的两种表现形式。可逆性指过程的转变方向可以为正或为逆,而守恒性表示过程中量的关系不变。学习者思维必须同时具备可逆性和守恒性,否则两者都不具备。心理运算的最后一个特征是“逻辑结构”。智能是有结构基础的,即图式。学习者的智能发展到运算水平,也就是动作已具备内化、可逆性和守恒性特征时,智力结构便演变成运算图式。运算图式存在于一个有组织的运算系统之中,故心理运算又是有逻辑结构的动作。
  形式运算思维是学习者智能发展的最高阶段。当学习者智能进入形式运算阶段后,思维就可以不必从具体事物和过程开始,而可以利用语言文字,通过想象、思维来重建事物和过程。除此之外,形式运算阶段的学习者还可以根据概念、假设等为前提,进行假设演绎推理,得出结论。因此,形式运算也往往被称为“假设演绎运算”。皮亚杰认为,处于形式运算阶段的学习者还能够进行一切科学技术所需要的一些最基本运算。这些基本运算包括:考虑一切可能性,分离和控制变量,排除一切无关因素,观察变量之间的函数关系,将有关原理组织成有机整体等。
  综上所述,在皮亚杰看来,认知个体能动地与周围环境交互作用,从而变革、建构认知结构(知识结构),这就是学习和发展。然而,尽管个体是在同外部世界的交互作用中获得发展,但终究个体是通过自我控制和变换认知结构,自发性地形成自己内部的认识体系的。所以,皮亚杰的个人建构主义强调的是个体和个体的知识建构活动,其主要关注点在于个体的心理过程以及他们从内部建构世界知识的方式。这就导向了激进建构主义所强调的“内源性”(钟启泉2006)。